上一章

第26章 变身的怪物

作者:亘古传说  发布时间:2017-04-20 22:50  字数:3176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定下心一看,哪里是似乎啊,自己被那人一扔,竟然真的被仍到了空中好几米高,他赶忙借着这股力量调整姿势,最后稳稳当当的降落在了树干上。
  “这是谁?力量竟然和这怪物相等!”刚刚和怪物交过手的他,当然知道怪物力量有多大,毕竟自己也是用那刚棍也怪物对撞了一下,结果却是自己被打飞老远。
  毕竟追梦者队伍是一个久经考验的队伍,那种该撤不撤,非要和别人一起的脑残行为不可能发生。
  这一下可不得了,本来以怪物的体重,黑衣人也撞不动它的,可是谁让它现在正腾空扑过来呢,空中无处借力,它就像一片落叶似的被撞开一小段距离。
  他紧握着钢棍,尽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在怪物的侧面全力一击,争取把它打下岩浆。
  可是也没有造成太大伤害。那子弹就镶嵌在它脑袋上的鳞片上,流了一点血,可是相对它庞大的体形而言,这点伤口这点血又算什么呢!
  还好姬正阳没有发呆,在余正武抓到傀儡手的瞬间,姬正阳就知道不好,当时就朝余正武跑了过去。
  而反观那怪物只是抬起被敲打的爪子甩了甩,很明显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他紧握着钢棍,尽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在怪物的侧面全力一击,争取把它打下岩浆。
  这时怪物也扑到了姬正阳身边,余正武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
  忽然眼前冒出一个人影,他向上伸出的手被抓住,随后一股巨大的仿佛足以把他仍上天空的力量传了过来。
  它恼怒的朝余正武一抓挥去,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余正武根本闪避不了,只能双手持棍一档,他只觉一股大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滚了出去……
  滚了几圈之后,忽然他觉得背后一空,整个人开始下坠……“没想到自己想把那怪物打下岩浆没成功,自己却反而被打了下去……真是不甘心呐!”
  而反观那怪物只是抬起被敲打的爪子甩了甩,很明显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而以传说表现出来的对神秘知识的了解,说他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弟子,或者有个厉害的师父也很正常,这些人会派人保护他们的传人也不出奇。
  姬正阳这一枪,似乎激怒了它,它摇了摇头,把弹头甩了出去,然后愤怒的朝姬正阳扑过来!
  “小心!”余正武正想得出神,忽然听见姬正阳着急的朝他大喊。他猛然回头,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只见那怪物一边朝岩浆下面吐着气,一边不停的缩小,延缓了掉下去的速度,同时向小岛方向飘去,就仿佛一个漏气的气球似的。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他紧握着钢棍,尽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在怪物的侧面全力一击,争取把它打下岩浆。
  如果他不调整姿势也会掉在树干上,不过那姿势可就难看了。
  而以传说表现出来的对神秘知识的了解,说他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弟子,或者有个厉害的师父也很正常,这些人会派人保护他们的传人也不出奇。
  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那怪物闪了闪想躲,可是因为距离太近,并没有躲掉。
  传说赶紧过去拉住余正武的腿,这时方今雨他们见我们打败怪物,也赶紧来帮忙拉人。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仿佛一场精彩的杂技表演。
  如果他不调整姿势也会掉在树干上,不过那姿势可就难看了。
  
  这时怪物也扑到了姬正阳身边,余正武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一下可不得了,本来以怪物的体重,黑衣人也撞不动它的,可是谁让它现在正腾空扑过来呢,空中无处借力,它就像一片落叶似的被撞开一小段距离。
  毕竟追梦者队伍是一个久经考验的队伍,那种该撤不撤,非要和别人一起的脑残行为不可能发生。
  一般的野兽如何会有这种戏谑和高傲的眼神这种复杂的情感只会出现在高级生物上啊!
  姬正阳这一枪,似乎激怒了它,它摇了摇头,把弹头甩了出去,然后愤怒的朝姬正阳扑过来!
  “这是谁?力量竟然和这怪物相等!”刚刚和怪物交过手的他,当然知道怪物力量有多大,毕竟自己也是用那刚棍也怪物对撞了一下,结果却是自己被打飞老远。
  只见那怪物一边朝岩浆下面吐着气,一边不停的缩小,延缓了掉下去的速度,同时向小岛方向飘去,就仿佛一个漏气的气球似的。
  但是那个叫传说的新人却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在一联想到他们和知识殿堂都有联系,他就觉得,传说肯定是知情.人,说不定这个黑衣人就是来保护他的。
  可是也没有造成太大伤害。那子弹就镶嵌在它脑袋上的鳞片上,流了一点血,可是相对它庞大的体形而言,这点伤口这点血又算什么呢!
  姬正阳这一枪,似乎激怒了它,它摇了摇头,把弹头甩了出去,然后愤怒的朝姬正阳扑过来!
  “抓住!”余正武手疾眼快一把抓住黑衣人的一只手,由于冲撞的力量实在太大,即使因为撞到了怪物身上,被缓冲了一下,失去了大部分的动能,可是剩下的动能仍然让余正武被拉倒在地上,被拖出老远,整个身体的一半都探出了树干外面。
  它恼怒的朝余正武一抓挥去,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余正武根本闪避不了,只能双手持棍一档,他只觉一股大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滚了出去……
  传说赶紧过去拉住余正武的腿,这时方今雨他们见我们打败怪物,也赶紧来帮忙拉人。
  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那怪物闪了闪想躲,可是因为距离太近,并没有躲掉。
  “抓住!”余正武手疾眼快一把抓住黑衣人的一只手,由于冲撞的力量实在太大,即使因为撞到了怪物身上,被缓冲了一下,失去了大部分的动能,可是剩下的动能仍然让余正武被拉倒在地上,被拖出老远,整个身体的一半都探出了树干外面。
  滚了几圈之后,忽然他觉得背后一空,整个人开始下坠……“没想到自己想把那怪物打下岩浆没成功,自己却反而被打了下去……真是不甘心呐!”
  姬正阳摸了摸手枪,想要给它一枪,这时候给它一枪说不定会造成意外的战果,可是摸了半天才想起,子弹早已打完,手枪也丢了出去。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仿佛一场精彩的杂技表演。
  “这怎么可能?”余正武睁大着眼睛喊道,做为和怪物有过实际接触的人,他敢保证那怪物全身都是实心的,至少好几吨重,就靠向下吹风身体就能飘起来?
  “梆!”仿佛敲在了钢铁之上一样,鳞片的硬度,怪物的体重出乎余正武的预料,怪物完全没有动弹,他反而被反震之力震了个趔趄。
  怪物已经近在眼前,他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动作,“这怪物体形跟大象差不多,怎么也得有个四五吨重吧,它这一扑过来,就算不抓不咬,光是坐也坐死我了”。余正武不禁苦笑一下,“没想到自己还是逃不脱在这里死亡的命运。”
  做为经验丰富的战斗人员,看见这怪物上树之后的第一时间,他就衡量了一下战胜它的可能,得出了和传说一样的结论,唯有利用岩浆才有可能杀死它、
  只见那怪物一边朝岩浆下面吐着气,一边不停的缩小,延缓了掉下去的速度,同时向小岛方向飘去,就仿佛一个漏气的气球似的。
  姬正阳顾不得节约子弹,双手持双枪连连发射,不一会就把所有的子弹全部发射了出去,可是完全没用,那怪物伸出爪子护住双眼,子弹全部击打在它爪子上或者身上,就和前面一样,造出一个浅浅的伤口,随着它的运动,子弹纷纷自动弹出。
  传说情急之下大喊:“放开他!”那傀儡而已,掉下去再招一个就是了,可是这一点他们偏偏不知道!
  他们惊慌之下想加快速度把鼎拉走,可是拉着这鼎根本快不起来,正犹豫要不要放弃这个鼎,这时姬正阳的喊声传来,他们果断丢掉这个鼎,朝岸边跑去。
  本来这撞飞一小段距离也不算什么,可是谁让余正武刚从下面爬上来,整个人就站在树干边缘部位呢,这一小段距离可就要了怪物的命咯。
  那怪物一边斜下吐着气,一边斜着眼睛看着我们,那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而反观那怪物只是抬起被敲打的爪子甩了甩,很明显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这一下可不得了,本来以怪物的体重,黑衣人也撞不动它的,可是谁让它现在正腾空扑过来呢,空中无处借力,它就像一片落叶似的被撞开一小段距离。
  “他怎么在这里?”他不禁朝后面望去,姬正阳正吃惊的看着前面那人和怪物交战,看来他也不明白。
  滚了几圈之后,忽然他觉得背后一空,整个人开始下坠……“没想到自己想把那怪物打下岩浆没成功,自己却反而被打了下去……真是不甘心呐!”
  然后在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用力,整个身体就翻上了树干。
  它恼怒的朝余正武一抓挥去,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余正武根本闪避不了,只能双手持棍一档,他只觉一股大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滚了出去……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做为经验丰富的战斗人员,看见这怪物上树之后的第一时间,他就衡量了一下战胜它的可能,得出了和传说一样的结论,唯有利用岩浆才有可能杀死它、
  姬正阳摸了摸手枪,想要给它一枪,这时候给它一枪说不定会造成意外的战果,可是摸了半天才想起,子弹早已打完,手枪也丢了出去。
  “这怎么可能?”余正武睁大着眼睛喊道,做为和怪物有过实际接触的人,他敢保证那怪物全身都是实心的,至少好几吨重,就靠向下吹风身体就能飘起来?
  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那怪物闪了闪想躲,可是因为距离太近,并没有躲掉。
  在最后关头终于拉住了余正武的脚,“快来帮忙!”
  没一会,就看见那怪物几乎缩小成了原来的大小,但也已经快飘到了小岛上。
  “他怎么在这里?”他不禁朝后面望去,姬正阳正吃惊的看着前面那人和怪物交战,看来他也不明白。
  他紧握着钢棍,尽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在怪物的侧面全力一击,争取把它打下岩浆。
  姬正阳大喊:“小心!”余正武刚才为了攻击怪物的侧面,本就站在树干靠边的位置,这一滚不由自主的就滚向了树干边缘——那下面可是岩浆!
  等把人拉回来,大家朝下面一看。
  传说情急之下大喊:“放开他!”那傀儡而已,掉下去再招一个就是了,可是这一点他们偏偏不知道!
  姬正阳大喊:“小心!”余正武刚才为了攻击怪物的侧面,本就站在树干靠边的位置,这一滚不由自主的就滚向了树干边缘——那下面可是岩浆!
  “梆!”仿佛敲在了钢铁之上一样,鳞片的硬度,怪物的体重出乎余正武的预料,怪物完全没有动弹,他反而被反震之力震了个趔趄。
  “抓住!”余正武手疾眼快一把抓住黑衣人的一只手,由于冲撞的力量实在太大,即使因为撞到了怪物身上,被缓冲了一下,失去了大部分的动能,可是剩下的动能仍然让余正武被拉倒在地上,被拖出老远,整个身体的一半都探出了树干外面。
  这不科学!
  “快撤!方今雨你们也撤,不要管那鼎了!”听着子弹打完撞针的声音,姬正阳恼怒的把手枪往怪物身上一砸,然后转身就跑。
  他朝拉他的那个人看去,发现那人早已和怪物纠.缠到了一起,自己手中的钢棍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的手上,而那个人手持钢棍和那怪物硬拼得正起劲。
  只见它随意攀爬两步来到了树中间位置,脚下再用力一踏,整个身体往上一扑,前面的爪子就摸到了大树树干。
  “小心!”余正武正想得出神,忽然听见姬正阳着急的朝他大喊。他猛然回头,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姬正阳顾不得节约子弹,双手持双枪连连发射,不一会就把所有的子弹全部发射了出去,可是完全没用,那怪物伸出爪子护住双眼,子弹全部击打在它爪子上或者身上,就和前面一样,造出一个浅浅的伤口,随着它的运动,子弹纷纷自动弹出。
  传说略微估计了一下怪物和大家的速度就知道,跑——并不是一个好注意,“我们跑不掉的!以这怪物上树的速度来看,我们根本不可能跑掉,唯有在这里一拼还有希望,把它打下岩浆还有点希望!”
  可是也没有造成太大伤害。那子弹就镶嵌在它脑袋上的鳞片上,流了一点血,可是相对它庞大的体形而言,这点伤口这点血又算什么呢!
  只见那怪物一边朝岩浆下面吐着气,一边不停的缩小,延缓了掉下去的速度,同时向小岛方向飘去,就仿佛一个漏气的气球似的。
  但是那个叫传说的新人却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在一联想到他们和知识殿堂都有联系,他就觉得,传说肯定是知情.人,说不定这个黑衣人就是来保护他的。
  滚了几圈之后,忽然他觉得背后一空,整个人开始下坠……“没想到自己想把那怪物打下岩浆没成功,自己却反而被打了下去……真是不甘心呐!”
  
  毕竟追梦者队伍是一个久经考验的队伍,那种该撤不撤,非要和别人一起的脑残行为不可能发生。
  还好姬正阳没有发呆,在余正武抓到傀儡手的瞬间,姬正阳就知道不好,当时就朝余正武跑了过去。
  等把人拉回来,大家朝下面一看。
  他下意识的向上伸出手,想要触摸上方的天空……
  一般的野兽如何会有这种戏谑和高傲的眼神这种复杂的情感只会出现在高级生物上啊!
  “小心!”余正武正想得出神,忽然听见姬正阳着急的朝他大喊。他猛然回头,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它恼怒的朝余正武一抓挥去,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余正武根本闪避不了,只能双手持棍一档,他只觉一股大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滚了出去……

  这时怪物也扑到了姬正阳身边,余正武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

  “快撤!方今雨你们也撤,不要管那鼎了!”听着子弹打完撞针的声音,姬正阳恼怒的把手枪往怪物身上一砸,然后转身就跑。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姬正阳顾不得节约子弹,双手持双枪连连发射,不一会就把所有的子弹全部发射了出去,可是完全没用,那怪物伸出爪子护住双眼,子弹全部击打在它爪子上或者身上,就和前面一样,造出一个浅浅的伤口,随着它的运动,子弹纷纷自动弹出。

  传说,姬正阳,余正武三人目瞪口呆——这怪物还会变身!

  以那怪物变身之后的体形,这区区五米高的树如何还能难到它。

  只见它随意攀爬两步来到了树中间位置,脚下再用力一踏,整个身体往上一扑,前面的爪子就摸到了大树树干。

  然后在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用力,整个身体就翻上了树干。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仿佛一场精彩的杂技表演。

  “这怎么可能?”余正武睁大着眼睛喊道,做为和怪物有过实际接触的人,他敢保证那怪物全身都是实心的,至少好几吨重,就靠向下吹风身体就能飘起来?

  翻上来后,它一边慢慢的一步一步朝三人踱过来,一边以戏谑和高傲的眼神盯着三人,仿佛胜券在握似的。

  可是也没有造成太大伤害。那子弹就镶嵌在它脑袋上的鳞片上,流了一点血,可是相对它庞大的体形而言,这点伤口这点血又算什么呢!

  “猫戏老鼠!”传说脑中闪现出这个念头,随后猛然惊觉“它居然有智慧!”

  

  只见它随意攀爬两步来到了树中间位置,脚下再用力一踏,整个身体往上一扑,前面的爪子就摸到了大树树干。

  姬正阳大喊:“小心!”余正武刚才为了攻击怪物的侧面,本就站在树干靠边的位置,这一滚不由自主的就滚向了树干边缘——那下面可是岩浆!

  一般的野兽如何会有这种戏谑和高傲的眼神这种复杂的情感只会出现在高级生物上啊!

  本来这会变身的怪物就够难缠了,居然还有智慧……

  “砰!”一声枪响,姬正阳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了,他一边开枪一边后退拉开距离。

  “竟然是他!那个知识殿堂的人!”哪怕只是侧面余正武也认出了这个人,毕竟以他的武功,能让他感觉到威胁的人实在不多,遇到的每一个他都印象深刻。

  姬正阳顾不得节约子弹,双手持双枪连连发射,不一会就把所有的子弹全部发射了出去,可是完全没用,那怪物伸出爪子护住双眼,子弹全部击打在它爪子上或者身上,就和前面一样,造出一个浅浅的伤口,随着它的运动,子弹纷纷自动弹出。

  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那怪物闪了闪想躲,可是因为距离太近,并没有躲掉。

  可是也没有造成太大伤害。那子弹就镶嵌在它脑袋上的鳞片上,流了一点血,可是相对它庞大的体形而言,这点伤口这点血又算什么呢!

  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那怪物闪了闪想躲,可是因为距离太近,并没有躲掉。

  姬正阳这一枪,似乎激怒了它,它摇了摇头,把弹头甩了出去,然后愤怒的朝姬正阳扑过来!

  姬正阳顾不得节约子弹,双手持双枪连连发射,不一会就把所有的子弹全部发射了出去,可是完全没用,那怪物伸出爪子护住双眼,子弹全部击打在它爪子上或者身上,就和前面一样,造出一个浅浅的伤口,随着它的运动,子弹纷纷自动弹出。

  姬正阳顾不得节约子弹,双手持双枪连连发射,不一会就把所有的子弹全部发射了出去,可是完全没用,那怪物伸出爪子护住双眼,子弹全部击打在它爪子上或者身上,就和前面一样,造出一个浅浅的伤口,随着它的运动,子弹纷纷自动弹出。

  “快撤!方今雨你们也撤,不要管那鼎了!”听着子弹打完撞针的声音,姬正阳恼怒的把手枪往怪物身上一砸,然后转身就跑。

  他紧握着钢棍,尽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在怪物的侧面全力一击,争取把它打下岩浆。

  方今雨她们在那怪物翻上树干的时候就发现了它,毕竟它那体形翻上树干不可能没发出声音。

  现在就是个好机会,怪物朝姬正阳扑去,似乎忽视了他

  他们惊慌之下想加快速度把鼎拉走,可是拉着这鼎根本快不起来,正犹豫要不要放弃这个鼎,这时姬正阳的喊声传来,他们果断丢掉这个鼎,朝岸边跑去。

  毕竟追梦者队伍是一个久经考验的队伍,那种该撤不撤,非要和别人一起的脑残行为不可能发生。

  传说略微估计了一下怪物和大家的速度就知道,跑——并不是一个好注意,“我们跑不掉的!以这怪物上树的速度来看,我们根本不可能跑掉,唯有在这里一拼还有希望,把它打下岩浆还有点希望!”

  姬正阳咬了咬牙留了下来,只是对方今雨他们四人喊道:“快跑出去打电话通知军队来,这里可能又是一个异界通道!”

  这时怪物也扑到了姬正阳身边,余正武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

  定下心一看,哪里是似乎啊,自己被那人一扔,竟然真的被仍到了空中好几米高,他赶忙借着这股力量调整姿势,最后稳稳当当的降落在了树干上。

  做为经验丰富的战斗人员,看见这怪物上树之后的第一时间,他就衡量了一下战胜它的可能,得出了和传说一样的结论,唯有利用岩浆才有可能杀死它、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他紧握着钢棍,尽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在怪物的侧面全力一击,争取把它打下岩浆。

  现在就是个好机会,怪物朝姬正阳扑去,似乎忽视了他

  “梆!”仿佛敲在了钢铁之上一样,鳞片的硬度,怪物的体重出乎余正武的预料,怪物完全没有动弹,他反而被反震之力震了个趔趄。

  “梆!”仿佛敲在了钢铁之上一样,鳞片的硬度,怪物的体重出乎余正武的预料,怪物完全没有动弹,他反而被反震之力震了个趔趄。

  而反观那怪物只是抬起被敲打的爪子甩了甩,很明显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它恼怒的朝余正武一抓挥去,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余正武根本闪避不了,只能双手持棍一档,他只觉一股大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滚了出去……

  可是也没有造成太大伤害。那子弹就镶嵌在它脑袋上的鳞片上,流了一点血,可是相对它庞大的体形而言,这点伤口这点血又算什么呢!

  姬正阳大喊:“小心!”余正武刚才为了攻击怪物的侧面,本就站在树干靠边的位置,这一滚不由自主的就滚向了树干边缘——那下面可是岩浆!

  本来这撞飞一小段距离也不算什么,可是谁让余正武刚从下面爬上来,整个人就站在树干边缘部位呢,这一小段距离可就要了怪物的命咯。

  余正武当然知道这样滚下去是什么下场,可是那怪物的力气实在太大,这一滚不管他怎么调整身形都没能停下来。

  滚了几圈之后,忽然他觉得背后一空,整个人开始下坠……“没想到自己想把那怪物打下岩浆没成功,自己却反而被打了下去……真是不甘心呐!”

  他下意识的向上伸出手,想要触摸上方的天空……

  忽然眼前冒出一个人影,他向上伸出的手被抓住,随后一股巨大的仿佛足以把他仍上天空的力量传了过来。

  滚了几圈之后,忽然他觉得背后一空,整个人开始下坠……“没想到自己想把那怪物打下岩浆没成功,自己却反而被打了下去……真是不甘心呐!”

  他只觉得自己似乎飞了起来。

  定下心一看,哪里是似乎啊,自己被那人一扔,竟然真的被仍到了空中好几米高,他赶忙借着这股力量调整姿势,最后稳稳当当的降落在了树干上。

  做为经验丰富的战斗人员,看见这怪物上树之后的第一时间,他就衡量了一下战胜它的可能,得出了和传说一样的结论,唯有利用岩浆才有可能杀死它、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仿佛一场精彩的杂技表演。

  如果他不调整姿势也会掉在树干上,不过那姿势可就难看了。

  他朝拉他的那个人看去,发现那人早已和怪物纠.缠到了一起,自己手中的钢棍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的手上,而那个人手持钢棍和那怪物硬拼得正起劲。

  等把人拉回来,大家朝下面一看。

  双方不停的棍抓相交,偏偏双发都力大无穷,力量不相上下,不停的发出梆梆金属相交声,却没有对双方造成任何威胁。

  “这是谁?力量竟然和这怪物相等!”刚刚和怪物交过手的他,当然知道怪物力量有多大,毕竟自己也是用那刚棍也怪物对撞了一下,结果却是自己被打飞老远。

  “梆!”仿佛敲在了钢铁之上一样,鳞片的硬度,怪物的体重出乎余正武的预料,怪物完全没有动弹,他反而被反震之力震了个趔趄。

  随着双方不停的移动交手,慢慢的那人终于不再是背对着他了,而是侧对着他。

  而以传说表现出来的对神秘知识的了解,说他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弟子,或者有个厉害的师父也很正常,这些人会派人保护他们的传人也不出奇。

  它恼怒的朝余正武一抓挥去,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余正武根本闪避不了,只能双手持棍一档,他只觉一股大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滚了出去……

  “竟然是他!那个知识殿堂的人!”哪怕只是侧面余正武也认出了这个人,毕竟以他的武功,能让他感觉到威胁的人实在不多,遇到的每一个他都印象深刻。

  “他怎么在这里?”他不禁朝后面望去,姬正阳正吃惊的看着前面那人和怪物交战,看来他也不明白。

  他朝拉他的那个人看去,发现那人早已和怪物纠.缠到了一起,自己手中的钢棍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的手上,而那个人手持钢棍和那怪物硬拼得正起劲。

  但是那个叫传说的新人却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在一联想到他们和知识殿堂都有联系,他就觉得,传说肯定是知情.人,说不定这个黑衣人就是来保护他的。

  就跟自己表面上是对追梦者感兴趣才加入队伍,而实际上却是姬正阳他父亲暗自聘请来保护姬正阳的一样,只不过经历了几场有趣的冒险后,自己也真正对追梦者感兴趣了而已。

  而以传说表现出来的对神秘知识的了解,说他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弟子,或者有个厉害的师父也很正常,这些人会派人保护他们的传人也不出奇。

  方今雨她们在那怪物翻上树干的时候就发现了它,毕竟它那体形翻上树干不可能没发出声音。

  “小心!”余正武正想得出神,忽然听见姬正阳着急的朝他大喊。他猛然回头,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在最后关头终于拉住了余正武的脚,“快来帮忙!”

  “那怪物朝我扑来了!”余正武瞬间反应过来,“可是为什么?黑衣人不是缠着他吗?黑衣人怎么了?”

  一般的野兽如何会有这种戏谑和高傲的眼神这种复杂的情感只会出现在高级生物上啊!

  怪物已经近在眼前,他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动作,“这怪物体形跟大象差不多,怎么也得有个四五吨重吧,它这一扑过来,就算不抓不咬,光是坐也坐死我了”。余正武不禁苦笑一下,“没想到自己还是逃不脱在这里死亡的命运。”

  传说情急之下大喊:“放开他!”那傀儡而已,掉下去再招一个就是了,可是这一点他们偏偏不知道!

  就在他认命之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猛的撞在怪物侧面——是黑衣人整个人撞在了怪物的身体侧面。

  滚了几圈之后,忽然他觉得背后一空,整个人开始下坠……“没想到自己想把那怪物打下岩浆没成功,自己却反而被打了下去……真是不甘心呐!”

  这一下可不得了,本来以怪物的体重,黑衣人也撞不动它的,可是谁让它现在正腾空扑过来呢,空中无处借力,它就像一片落叶似的被撞开一小段距离。

  “这是谁?力量竟然和这怪物相等!”刚刚和怪物交过手的他,当然知道怪物力量有多大,毕竟自己也是用那刚棍也怪物对撞了一下,结果却是自己被打飞老远。

  本来这撞飞一小段距离也不算什么,可是谁让余正武刚从下面爬上来,整个人就站在树干边缘部位呢,这一小段距离可就要了怪物的命咯。

  它一下朝岩浆区飞去……

  姬正阳这一枪,似乎激怒了它,它摇了摇头,把弹头甩了出去,然后愤怒的朝姬正阳扑过来!

  他紧握着钢棍,尽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在怪物的侧面全力一击,争取把它打下岩浆。

  可是这一飞并不止怪物一个飞了出去,由于黑衣人太过用力,也跟着飞了出去!

  “抓住!”余正武手疾眼快一把抓住黑衣人的一只手,由于冲撞的力量实在太大,即使因为撞到了怪物身上,被缓冲了一下,失去了大部分的动能,可是剩下的动能仍然让余正武被拉倒在地上,被拖出老远,整个身体的一半都探出了树干外面。

  大家都知道,这种姿势别说是还抓着一个人了,就算是没抓人,处于这种姿势都很容易栽下去……

  他下意识的向上伸出手,想要触摸上方的天空……

  传说情急之下大喊:“放开他!”那傀儡而已,掉下去再招一个就是了,可是这一点他们偏偏不知道!

  还好姬正阳没有发呆,在余正武抓到傀儡手的瞬间,姬正阳就知道不好,当时就朝余正武跑了过去。

  在最后关头终于拉住了余正武的脚,“快来帮忙!”

  双方不停的棍抓相交,偏偏双发都力大无穷,力量不相上下,不停的发出梆梆金属相交声,却没有对双方造成任何威胁。

  “噗!”这时一阵惊天动地的吐气声从余正武他们下面传来。

  传说赶紧过去拉住余正武的腿,这时方今雨他们见我们打败怪物,也赶紧来帮忙拉人。

  毕竟追梦者队伍是一个久经考验的队伍,那种该撤不撤,非要和别人一起的脑残行为不可能发生。

  等把人拉回来,大家朝下面一看。

  等把人拉回来,大家朝下面一看。

  只见那怪物一边朝岩浆下面吐着气,一边不停的缩小,延缓了掉下去的速度,同时向小岛方向飘去,就仿佛一个漏气的气球似的。

  “这怎么可能?”余正武睁大着眼睛喊道,做为和怪物有过实际接触的人,他敢保证那怪物全身都是实心的,至少好几吨重,就靠向下吹风身体就能飘起来?

  这不科学!

  姬正阳摸了摸手枪,想要给它一枪,这时候给它一枪说不定会造成意外的战果,可是摸了半天才想起,子弹早已打完,手枪也丢了出去。

  没一会,就看见那怪物几乎缩小成了原来的大小,但也已经快飘到了小岛上。

  

  那怪物一边斜下吐着气,一边斜着眼睛看着我们,那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那怪物一边斜下吐着气,一边斜着眼睛看着我们,那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他下意识的向上伸出手,想要触摸上方的天空……
  就在他认命之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猛的撞在怪物侧面——是黑衣人整个人撞在了怪物的身体侧面。
  他下意识的向上伸出手,想要触摸上方的天空……
  它恼怒的朝余正武一抓挥去,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余正武根本闪避不了,只能双手持棍一档,他只觉一股大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滚了出去……
  传说赶紧过去拉住余正武的腿,这时方今雨他们见我们打败怪物,也赶紧来帮忙拉人。
  他下意识的向上伸出手,想要触摸上方的天空……
  “砰!”一声枪响,姬正阳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了,他一边开枪一边后退拉开距离。
  他朝拉他的那个人看去,发现那人早已和怪物纠.缠到了一起,自己手中的钢棍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的手上,而那个人手持钢棍和那怪物硬拼得正起劲。
  “小心!”余正武正想得出神,忽然听见姬正阳着急的朝他大喊。他猛然回头,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姬正阳大喊:“小心!”余正武刚才为了攻击怪物的侧面,本就站在树干靠边的位置,这一滚不由自主的就滚向了树干边缘——那下面可是岩浆!
  这时怪物也扑到了姬正阳身边,余正武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
  只见那怪物一边朝岩浆下面吐着气,一边不停的缩小,延缓了掉下去的速度,同时向小岛方向飘去,就仿佛一个漏气的气球似的。
  而以传说表现出来的对神秘知识的了解,说他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弟子,或者有个厉害的师父也很正常,这些人会派人保护他们的传人也不出奇。
  只见它随意攀爬两步来到了树中间位置,脚下再用力一踏,整个身体往上一扑,前面的爪子就摸到了大树树干。
  翻上来后,它一边慢慢的一步一步朝三人踱过来,一边以戏谑和高傲的眼神盯着三人,仿佛胜券在握似的。
  可是这一飞并不止怪物一个飞了出去,由于黑衣人太过用力,也跟着飞了出去!
  传说略微估计了一下怪物和大家的速度就知道,跑——并不是一个好注意,“我们跑不掉的!以这怪物上树的速度来看,我们根本不可能跑掉,唯有在这里一拼还有希望,把它打下岩浆还有点希望!”
  滚了几圈之后,忽然他觉得背后一空,整个人开始下坠……“没想到自己想把那怪物打下岩浆没成功,自己却反而被打了下去……真是不甘心呐!”
  这不科学!
  他紧握着钢棍,尽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在怪物的侧面全力一击,争取把它打下岩浆。
  它恼怒的朝余正武一抓挥去,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余正武根本闪避不了,只能双手持棍一档,他只觉一股大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滚了出去……
  姬正阳顾不得节约子弹,双手持双枪连连发射,不一会就把所有的子弹全部发射了出去,可是完全没用,那怪物伸出爪子护住双眼,子弹全部击打在它爪子上或者身上,就和前面一样,造出一个浅浅的伤口,随着它的运动,子弹纷纷自动弹出。
  现在就是个好机会,怪物朝姬正阳扑去,似乎忽视了他
  毕竟追梦者队伍是一个久经考验的队伍,那种该撤不撤,非要和别人一起的脑残行为不可能发生。
  它一下朝岩浆区飞去……
  “梆!”仿佛敲在了钢铁之上一样,鳞片的硬度,怪物的体重出乎余正武的预料,怪物完全没有动弹,他反而被反震之力震了个趔趄。
  忽然眼前冒出一个人影,他向上伸出的手被抓住,随后一股巨大的仿佛足以把他仍上天空的力量传了过来。
  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那怪物闪了闪想躲,可是因为距离太近,并没有躲掉。
  可是这一飞并不止怪物一个飞了出去,由于黑衣人太过用力,也跟着飞了出去!
  他只觉得自己似乎飞了起来。
  他紧握着钢棍,尽力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在怪物的侧面全力一击,争取把它打下岩浆。
  只见它随意攀爬两步来到了树中间位置,脚下再用力一踏,整个身体往上一扑,前面的爪子就摸到了大树树干。
  翻上来后,它一边慢慢的一步一步朝三人踱过来,一边以戏谑和高傲的眼神盯着三人,仿佛胜券在握似的。
  它恼怒的朝余正武一抓挥去,这一下可谓是快如闪电,余正武根本闪避不了,只能双手持棍一档,他只觉一股大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滚了出去……
  只见它随意攀爬两步来到了树中间位置,脚下再用力一踏,整个身体往上一扑,前面的爪子就摸到了大树树干。
  等把人拉回来,大家朝下面一看。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仿佛一场精彩的杂技表演。
  如果他不调整姿势也会掉在树干上,不过那姿势可就难看了。
  等把人拉回来,大家朝下面一看。
  这不科学!
  姬正阳摸了摸手枪,想要给它一枪,这时候给它一枪说不定会造成意外的战果,可是摸了半天才想起,子弹早已打完,手枪也丢了出去。
  传说情急之下大喊:“放开他!”那傀儡而已,掉下去再招一个就是了,可是这一点他们偏偏不知道!
  方今雨她们在那怪物翻上树干的时候就发现了它,毕竟它那体形翻上树干不可能没发出声音。
  做为经验丰富的战斗人员,看见这怪物上树之后的第一时间,他就衡量了一下战胜它的可能,得出了和传说一样的结论,唯有利用岩浆才有可能杀死它、
  姬正阳咬了咬牙留了下来,只是对方今雨他们四人喊道:“快跑出去打电话通知军队来,这里可能又是一个异界通道!”

亘古传说说:

新书冲榜期间,看的各位能多多支持一下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我的妖怪自行车

为什么我的自行车、拳套、手机都特么变成妖怪啦!

作者:阿光太师
标签:都市

愿你青春无悔

灰暗色的青春,这是一个在隐忍与反抗中挣扎成长的故事。

作者:银色贝壳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让我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修真世界,领略不同的天地。

作者:暗修兰
标签:悬疑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