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失踪一个月

作者:言旨  发布时间:2017-04-20 22:35  字数:3007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有理,孩儿他妈,我觉得儿子说的有理,就让他下来活动下吧。再说了他是医生,他不必咱们懂的多?”老石思考了一下,认为自己的儿子说的在理。
  “失踪?她失踪了?你确定?”
  没问题,甚至还有可能是高智商犯罪,果然高智商人的世界不是我这种平庸的人能理解的。
  石耀妈妈表情立刻变的严肃起来:“下来干什么?好好的躺着不行么?”
  老石看到石耀的眼睛一直不停的转着于是问道:“看你小子的眼睛,说吧你心里又存着什么坏水呢。”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周潇给的资料很详细,于是从这份详细的资料上,石耀得到一串不知道能不能打通的手机号码,还有一个不知道还有人没的住址,根据上面写的,这个地址是在本市的一所大学里面。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得像个办法——提前离开医院,被动转主动我还就不信了,一个老太太我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孙红娟?大学老师?一个大学老师竟然这么可怕,你的学生知道么?
  “我老是这么躺着也不是个办法,下来活动一下说不定会好的更快呢?”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这件事毕竟和他没什么关系,所以还是不告诉他了。
  他的前女友是学艺术的,人很漂亮,因为毕业要去不同的地方所以就分手了。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
  “不可能,这不可能!”
  “我老是这么躺着也不是个办法,下来活动一下说不定会好的更快呢?”
  没错,石耀忍不住将自己的这个发现分享给了张山,因为他是绝对信任张山的,至于他不让告诉别人……
  石耀伸出手准备敲门,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门时,他停了下来。要敲门么?她不在还好说,要是她在我这么一敲门不就是打草惊蛇了么?是要收回了自己准备敲门的手。
  石耀妈妈表情立刻变的严肃起来:“下来干什么?好好的躺着不行么?”
  大约是解决了自己的一块心病直到出院,石耀再也没做过噩梦。
  “他哪是什么医生啊,精神病又不断胳膊断腿的。医生都说了让你好好的休息,不是还有那句话的么——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就好好的躺着吧。”
  ……
  “有,但是她的去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刚才顺着你给我的地址去找,结果正好的遇到一个老师,还是人家告诉我的!”
  得像个办法——提前离开医院,被动转主动我还就不信了,一个老太太我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现在该怎么办?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
  ……
  “有,但是她的去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当天出院后,石耀送走父母后就迫不及待的打的去了目的地。去之前,石耀对那所大学进行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它是本省排名的一所设计类的大学。老太太孙红娟是该大学设计学院的一名老师。
  “别敲了,跟你说的,孙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石耀伸出手准备敲门,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门时,他停了下来。要敲门么?她不在还好说,要是她在我这么一敲门不就是打草惊蛇了么?是要收回了自己准备敲门的手。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你妈也是为你好的。”黄嘉在一旁帮腔。
  走在大学里面,石耀开始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光——偶尔翘课,睡觉,兼职,谈恋爱,旅游,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但是也不算是没有意义的度过,要说遗憾的话,大概就是石耀的前女友了。
  “出院?他伤得挺严重的吧,怎么这么快就出院?”张山告诉刘召南石耀这个周末出院,刘召南有点不敢相信。
  “别敲了,跟你说的,孙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你妈也是为你好的。”黄嘉在一旁帮腔。
  石耀想是炫耀般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看医生都说没问题了。”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最后,在石耀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的父母同意后天离开。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石耀进了大学以后随手抓了一个学生样子的人问道,学生给他指完路后,石耀又拿出了他查到的那个地址:“你好同学请这个地方你知道在哪么?”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
  石耀进了大学以后随手抓了一个学生样子的人问道,学生给他指完路后,石耀又拿出了他查到的那个地址:“你好同学请这个地方你知道在哪么?”
  “别敲了,跟你说的,孙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一个月?你确定?!”
  老石在一边插嘴道:“医生说的哪是没问题,他是说你皮厚呢!”
  “出院?他伤得挺严重的吧,怎么这么快就出院?”张山告诉刘召南石耀这个周末出院,刘召南有点不敢相信。
  “有,但是她的去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有,但是她的去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躺在操场上,闭上眼,沐浴着阳光,再加上周遭嘈杂的人声,是要生出一种自己还未毕业的错觉。那个时候前女友就喜欢带着他躺在操场上晒太阳。石耀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宿舍或者宾馆躺着不更舒服么?但是他从来没问过,如今,这居然也成为了自己美好回忆之一,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石耀点点头。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老太太原本有两个儿子,那个杀人犯金言是她的大儿子,她的小儿子在四岁的时候就不见了,她的丈夫,也就是杀人犯的父亲在杀人犯十岁的时候死了,上面写的是出车祸。石耀心里本来要同情一把,但是他一想到自己被老太太的伤成这样,同情心立马就烟消云散。
  “你妈也是为你好的。”黄嘉在一旁帮腔。
  他的前女友是学艺术的,人很漂亮,因为毕业要去不同的地方所以就分手了。
  孙红娟?大学老师?一个大学老师竟然这么可怕,你的学生知道么?
  “有理,孩儿他妈,我觉得儿子说的有理,就让他下来活动下吧。再说了他是医生,他不必咱们懂的多?”老石思考了一下,认为自己的儿子说的在理。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谢谢你同学。”
  最后,在石耀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的父母同意后天离开。
  “这是教师公寓,你到了艺术学院后顺着前面门朝东走,路过然后路过一个操场和篮球场就到了。”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出院?他伤得挺严重的吧,怎么这么快就出院?”张山告诉刘召南石耀这个周末出院,刘召南有点不敢相信。
  “哦,你回去吧。”
  最后,在石耀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的父母同意后天离开。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大学操场上坐着呢!”
  “失踪?她失踪了?你确定?”
  石耀妈妈表情立刻变的严肃起来:“下来干什么?好好的躺着不行么?”
  大约是解决了自己的一块心病直到出院,石耀再也没做过噩梦。
  “这是教师公寓,你到了艺术学院后顺着前面门朝东走,路过然后路过一个操场和篮球场就到了。”
  当天出院后,石耀送走父母后就迫不及待的打的去了目的地。去之前,石耀对那所大学进行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它是本省排名的一所设计类的大学。老太太孙红娟是该大学设计学院的一名老师。
  “好我知道了。”
  “他皮厚啊,医生都说他伤口愈合能力很强,所以对他出院也没什么问题的。”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没错,石耀忍不住将自己的这个发现分享给了张山,因为他是绝对信任张山的,至于他不让告诉别人……
  “喂,周警官有结果了么?”
  “妈!你看我爸,我就是想点东西,都能被我爸说成这样!我真是冤枉啊。”
  异地恋,真是可怕。
  这件事毕竟和他没什么关系,所以还是不告诉他了。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走在大学里面,石耀开始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光——偶尔翘课,睡觉,兼职,谈恋爱,旅游,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但是也不算是没有意义的度过,要说遗憾的话,大概就是石耀的前女友了。
  得像个办法——提前离开医院,被动转主动我还就不信了,一个老太太我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我刚才顺着你给我的地址去找,结果正好的遇到一个老师,还是人家告诉我的!”
  “我滴乖乖!”张山看到手机上的信息忍住不惊呼起来,而旁边的刘召南连头都没抬一下,因为他并不感兴趣。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石耀的回忆。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石耀的回忆。
  “妈,你看看我爸。”
  石耀妈妈刚想训诫老石,老石立马说道:“我就是这么一说,开玩笑呢。傻儿子就会跟你妈告状!”
  “你听谁说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
  “出院?他伤得挺严重的吧,怎么这么快就出院?”张山告诉刘召南石耀这个周末出院,刘召南有点不敢相信。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至少,他们不会受到那个老太太的威胁了,后天,好像是周末。正好,后天去老太太所在的大学走一趟。
  石耀又摇摇头:“不是,我是她的一个学生。今天路过学校所以想来看看。”
  “好我知道了。”
  老石看到石耀的眼睛一直不停的转着于是问道:“看你小子的眼睛,说吧你心里又存着什么坏水呢。”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你还跟我装?那个老太太都失踪一个月了!你是警察你会不知道?”石耀是真的不相信周潇会不知道这件事。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出院?他伤得挺严重的吧,怎么这么快就出院?”张山告诉刘召南石耀这个周末出院,刘召南有点不敢相信。
  异地恋,真是可怕。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老太太原本有两个儿子,那个杀人犯金言是她的大儿子,她的小儿子在四岁的时候就不见了,她的丈夫,也就是杀人犯的父亲在杀人犯十岁的时候死了,上面写的是出车祸。石耀心里本来要同情一把,但是他一想到自己被老太太的伤成这样,同情心立马就烟消云散。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没问题,甚至还有可能是高智商犯罪,果然高智商人的世界不是我这种平庸的人能理解的。

  周潇给的资料很详细,于是从这份详细的资料上,石耀得到一串不知道能不能打通的手机号码,还有一个不知道还有人没的住址,根据上面写的,这个地址是在本市的一所大学里面。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得像个办法——提前离开医院,被动转主动我还就不信了,一个老太太我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老石看到石耀的眼睛一直不停的转着于是问道:“看你小子的眼睛,说吧你心里又存着什么坏水呢。”

  ……

  “妈!你看我爸,我就是想点东西,都能被我爸说成这样!我真是冤枉啊。”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石耀妈妈刚想训诫老石,老石立马说道:“我就是这么一说,开玩笑呢。傻儿子就会跟你妈告状!”

  石耀伸出手准备敲门,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门时,他停了下来。要敲门么?她不在还好说,要是她在我这么一敲门不就是打草惊蛇了么?是要收回了自己准备敲门的手。

  石耀摆了一个鬼脸出来:“爸妈,我觉得我现在能走动了,能不能让我下地活动活动?”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石耀妈妈表情立刻变的严肃起来:“下来干什么?好好的躺着不行么?”

  “喂?周潇?那老太太已经失踪你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

  “我老是这么躺着也不是个办法,下来活动一下说不定会好的更快呢?”

  “有理,孩儿他妈,我觉得儿子说的有理,就让他下来活动下吧。再说了他是医生,他不必咱们懂的多?”老石思考了一下,认为自己的儿子说的在理。

  得像个办法——提前离开医院,被动转主动我还就不信了,一个老太太我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他哪是什么医生啊,精神病又不断胳膊断腿的。医生都说了让你好好的休息,不是还有那句话的么——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就好好的躺着吧。”

  这时,老石偷偷给石耀递了一个眼神,那样子仿佛是再说:不是老子不帮你,是你妈不让你下来。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有,但是她的去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妈,这样吧,你们把医生叫来,问问他看看我能不能下地活动。”

  “好我知道了。”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你妈也是为你好的。”黄嘉在一旁帮腔。

  “哎呦我去,你说的倒轻巧,我现在躺都躺烦了,看见床我就睡不着。”

  “你是来找孙老师的么?”

  “那你厉害,给你厉害的!等着我去给你喊医生过来。”老石见石耀是真的不想在床上躺着,所以把医生找来看看能不能下床了。

  老石在一边插嘴道:“医生说的哪是没问题,他是说你皮厚呢!”

  “妈,你看看我爸。”

  “看看看,看什么看?你就嫌弃你妈我管的多吧,以后我不管你了行吧?”石耀妈妈佯装生气。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很快老石找来医生,医生给石耀做了一个简单检查后嘴里开始感叹道:“你这个年龄段伤口愈合能力我见过最好的,小伙子很不错啊。”

  石耀想是炫耀般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看医生都说没问题了。”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当天出院后,石耀送走父母后就迫不及待的打的去了目的地。去之前,石耀对那所大学进行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它是本省排名的一所设计类的大学。老太太孙红娟是该大学设计学院的一名老师。

  老石在一边插嘴道:“医生说的哪是没问题,他是说你皮厚呢!”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在一边的黄嘉忍不住笑了。石耀愣了一下:“妈!你看我爸!这是他这个当爹说的话么?”

  这下就连在一边的医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最后,在石耀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的父母同意后天离开。

  至少,他们不会受到那个老太太的威胁了,后天,好像是周末。正好,后天去老太太所在的大学走一趟。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

  “我滴乖乖!”张山看到手机上的信息忍住不惊呼起来,而旁边的刘召南连头都没抬一下,因为他并不感兴趣。

  ‘你确定么?’

  ‘我确定,我专门找了周警官问的,这个周末我出院,所以我一定要要去一趟。你先不要告诉别人。’

  异地恋,真是可怕。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

  ‘我确定,我专门找了周警官问的,这个周末我出院,所以我一定要要去一趟。你先不要告诉别人。’

  周潇给的资料很详细,于是从这份详细的资料上,石耀得到一串不知道能不能打通的手机号码,还有一个不知道还有人没的住址,根据上面写的,这个地址是在本市的一所大学里面。

  没错,石耀忍不住将自己的这个发现分享给了张山,因为他是绝对信任张山的,至于他不让告诉别人……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他哪是什么医生啊,精神病又不断胳膊断腿的。医生都说了让你好好的休息,不是还有那句话的么——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就好好的躺着吧。”

  ……

  这件事毕竟和他没什么关系,所以还是不告诉他了。

  孙红娟?大学老师?一个大学老师竟然这么可怕,你的学生知道么?

  “妈!你看我爸,我就是想点东西,都能被我爸说成这样!我真是冤枉啊。”

  ……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出院?他伤得挺严重的吧,怎么这么快就出院?”张山告诉刘召南石耀这个周末出院,刘召南有点不敢相信。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他皮厚啊,医生都说他伤口愈合能力很强,所以对他出院也没什么问题的。”

  “我刚才顺着你给我的地址去找,结果正好的遇到一个老师,还是人家告诉我的!”

  最后,在石耀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的父母同意后天离开。

  “愈合能力?回头我可要好好的研究研究他了。”

  自愈能力强?这倒是个好消息啊。刘召南在心里说道的。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

  大约是解决了自己的一块心病直到出院,石耀再也没做过噩梦。

  最后,在石耀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的父母同意后天离开。

  老石看到石耀的眼睛一直不停的转着于是问道:“看你小子的眼睛,说吧你心里又存着什么坏水呢。”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当天出院后,石耀送走父母后就迫不及待的打的去了目的地。去之前,石耀对那所大学进行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它是本省排名的一所设计类的大学。老太太孙红娟是该大学设计学院的一名老师。

  ……

  “这是教师公寓,你到了艺术学院后顺着前面门朝东走,路过然后路过一个操场和篮球场就到了。”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石耀进了大学以后随手抓了一个学生样子的人问道,学生给他指完路后,石耀又拿出了他查到的那个地址:“你好同学请这个地方你知道在哪么?”

  “这是教师公寓,你到了艺术学院后顺着前面门朝东走,路过然后路过一个操场和篮球场就到了。”

  “谢谢你同学。”

  “你听谁说的?”

  “失踪?她失踪了?你确定?”

  走在大学里面,石耀开始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光——偶尔翘课,睡觉,兼职,谈恋爱,旅游,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但是也不算是没有意义的度过,要说遗憾的话,大概就是石耀的前女友了。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他的前女友是学艺术的,人很漂亮,因为毕业要去不同的地方所以就分手了。

  ……

  异地恋,真是可怕。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

  根据那个学生的描述,石耀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老太太的地址。

  石耀伸出手准备敲门,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门时,他停了下来。要敲门么?她不在还好说,要是她在我这么一敲门不就是打草惊蛇了么?是要收回了自己准备敲门的手。

  至少,他们不会受到那个老太太的威胁了,后天,好像是周末。正好,后天去老太太所在的大学走一趟。

  现在该怎么办?

  “哦,你回去吧。”

  “你是来找孙老师的么?”

  石耀一转身看到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站在楼梯拐角处,他点点头。

  “别敲了,跟你说的,孙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石耀妈妈表情立刻变的严肃起来:“下来干什么?好好的躺着不行么?”

  “一个月?你确定?!”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石耀又摇摇头:“不是,我是她的一个学生。今天路过学校所以想来看看。”

  石耀点点头。

  “哦,你回去吧。”

  石耀点点头。

  离开了教师公寓后,石耀立马掏出手机。

  “喂?周潇?那老太太已经失踪你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你妈也是为你好的。”黄嘉在一旁帮腔。

  “失踪?她失踪了?你确定?”

  石耀又摇摇头:“不是,我是她的一个学生。今天路过学校所以想来看看。”

  “你还跟我装?那个老太太都失踪一个月了!你是警察你会不知道?”石耀是真的不相信周潇会不知道这件事。

  “你听谁说的?”

  “我刚才顺着你给我的地址去找,结果正好的遇到一个老师,还是人家告诉我的!”

  “那你现在在哪?”

  “你听谁说的?”

  现在该怎么办?

  “大学操场上坐着呢!”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扣掉电话的,周潇的表情凝重无比。老太太失踪?如果是失踪的话,他不应该不知道的,不对先去查一下。

  ……

  周潇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

  “好我知道了。”

  “有,但是她的去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扣掉电话,周潇立刻找来纸和笔,然后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不知过了过久,周潇终于停下了手中笔,但是当他看了一眼纸上错乱的图案时,他的表情开始变的惊恐,身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不可能,这不可能!”

  ……

  石耀进了大学以后随手抓了一个学生样子的人问道,学生给他指完路后,石耀又拿出了他查到的那个地址:“你好同学请这个地方你知道在哪么?”

  躺在操场上,闭上眼,沐浴着阳光,再加上周遭嘈杂的人声,是要生出一种自己还未毕业的错觉。那个时候前女友就喜欢带着他躺在操场上晒太阳。石耀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宿舍或者宾馆躺着不更舒服么?但是他从来没问过,如今,这居然也成为了自己美好回忆之一,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石耀的回忆。

  “喂,周警官有结果了么?”

  “有,但是她的去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错,石耀忍不住将自己的这个发现分享给了张山,因为他是绝对信任张山的,至于他不让告诉别人……
  异地恋,真是可怕。
  周潇给的资料很详细,于是从这份详细的资料上,石耀得到一串不知道能不能打通的手机号码,还有一个不知道还有人没的住址,根据上面写的,这个地址是在本市的一所大学里面。
  他的前女友是学艺术的,人很漂亮,因为毕业要去不同的地方所以就分手了。
  异地恋,真是可怕。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妈!你看我爸,我就是想点东西,都能被我爸说成这样!我真是冤枉啊。”
  “这是教师公寓,你到了艺术学院后顺着前面门朝东走,路过然后路过一个操场和篮球场就到了。”
  石耀摆了一个鬼脸出来:“爸妈,我觉得我现在能走动了,能不能让我下地活动活动?”
  “有,但是她的去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好我知道了。”
  “哦,你回去吧。”
  “这是教师公寓,你到了艺术学院后顺着前面门朝东走,路过然后路过一个操场和篮球场就到了。”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至少,他们不会受到那个老太太的威胁了,后天,好像是周末。正好,后天去老太太所在的大学走一趟。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没错,石耀忍不住将自己的这个发现分享给了张山,因为他是绝对信任张山的,至于他不让告诉别人……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喂?周潇?那老太太已经失踪你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喂,周警官有结果了么?”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老石在一边插嘴道:“医生说的哪是没问题,他是说你皮厚呢!”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异地恋,真是可怕。
  “出院?他伤得挺严重的吧,怎么这么快就出院?”张山告诉刘召南石耀这个周末出院,刘召南有点不敢相信。
  “失踪?她失踪了?你确定?”
  石耀又摇摇头:“不是,我是她的一个学生。今天路过学校所以想来看看。”
  ……
  孙红娟?大学老师?一个大学老师竟然这么可怕,你的学生知道么?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妈,这样吧,你们把医生叫来,问问他看看我能不能下地活动。”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
  ‘我确定,我专门找了周警官问的,这个周末我出院,所以我一定要要去一趟。你先不要告诉别人。’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不可能,这不可能!”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
  石耀妈妈表情立刻变的严肃起来:“下来干什么?好好的躺着不行么?”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最后,在石耀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的父母同意后天离开。
  躺在操场上,闭上眼,沐浴着阳光,再加上周遭嘈杂的人声,是要生出一种自己还未毕业的错觉。那个时候前女友就喜欢带着他躺在操场上晒太阳。石耀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宿舍或者宾馆躺着不更舒服么?但是他从来没问过,如今,这居然也成为了自己美好回忆之一,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喂,周警官有结果了么?”
  “你是来找孙老师的么?”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老石看到石耀的眼睛一直不停的转着于是问道:“看你小子的眼睛,说吧你心里又存着什么坏水呢。”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石耀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老太太一直跟踪他但是不一定知道自己认识警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她的地址。石耀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要不要去先杀过去,但是自己现在这样,说起来,石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可他的爸爸妈妈并不这么认为。
  “喂?周潇?那老太太已经失踪你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走在大学里面,石耀开始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光——偶尔翘课,睡觉,兼职,谈恋爱,旅游,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但是也不算是没有意义的度过,要说遗憾的话,大概就是石耀的前女友了。
  石耀摆了一个鬼脸出来:“爸妈,我觉得我现在能走动了,能不能让我下地活动活动?”
  躺在操场上,闭上眼,沐浴着阳光,再加上周遭嘈杂的人声,是要生出一种自己还未毕业的错觉。那个时候前女友就喜欢带着他躺在操场上晒太阳。石耀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宿舍或者宾馆躺着不更舒服么?但是他从来没问过,如今,这居然也成为了自己美好回忆之一,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周潇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周潇?那老太太已经失踪你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别敲了,跟你说的,孙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
  没错,石耀忍不住将自己的这个发现分享给了张山,因为他是绝对信任张山的,至于他不让告诉别人……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得像个办法——提前离开医院,被动转主动我还就不信了,一个老太太我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老是这么躺着也不是个办法,下来活动一下说不定会好的更快呢?”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石耀一转身看到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站在楼梯拐角处,他点点头。
  ……
  “我滴乖乖!”张山看到手机上的信息忍住不惊呼起来,而旁边的刘召南连头都没抬一下,因为他并不感兴趣。
  杀人犯金言,根据上面资料显示,他在校成绩很好,并且曾经还留过学,至少知道了杀人犯的智商起码没问题。
  石耀一转身看到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站在楼梯拐角处,他点点头。
  至少,他们不会受到那个老太太的威胁了,后天,好像是周末。正好,后天去老太太所在的大学走一趟。
  ……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很快老石找来医生,医生给石耀做了一个简单检查后嘴里开始感叹道:“你这个年龄段伤口愈合能力我见过最好的,小伙子很不错啊。”
  ……
  最后,在石耀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他的父母同意后天离开。
  “这是教师公寓,你到了艺术学院后顺着前面门朝东走,路过然后路过一个操场和篮球场就到了。”
  ‘你确定么?’
  周潇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
  石耀进了大学以后随手抓了一个学生样子的人问道,学生给他指完路后,石耀又拿出了他查到的那个地址:“你好同学请这个地方你知道在哪么?”
  石耀又摇摇头:“不是,我是她的一个学生。今天路过学校所以想来看看。”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石耀进了大学以后随手抓了一个学生样子的人问道,学生给他指完路后,石耀又拿出了他查到的那个地址:“你好同学请这个地方你知道在哪么?”
  ……
  ‘我确定,我专门找了周警官问的,这个周末我出院,所以我一定要要去一趟。你先不要告诉别人。’
  石耀又摇摇头:“不是,我是她的一个学生。今天路过学校所以想来看看。”
  “妈!你看我爸,我就是想点东西,都能被我爸说成这样!我真是冤枉啊。”
  “看看看,看什么看?你就嫌弃你妈我管的多吧,以后我不管你了行吧?”石耀妈妈佯装生气。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
  “那好,你等会儿我去查一下。”
  “妈,你看看我爸。”
  “有,但是她的去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哎呦我去,你说的倒轻巧,我现在躺都躺烦了,看见床我就睡不着。”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那你厉害,给你厉害的!等着我去给你喊医生过来。”老石见石耀是真的不想在床上躺着,所以把医生找来看看能不能下床了。
  “别敲了,跟你说的,孙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根据那个学生的描述,石耀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老太太的地址。
  石耀妈妈表情立刻变的严肃起来:“下来干什么?好好的躺着不行么?”
  老石看到石耀的眼睛一直不停的转着于是问道:“看你小子的眼睛,说吧你心里又存着什么坏水呢。”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别敲了,跟你说的,孙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在一边的黄嘉忍不住笑了。石耀愣了一下:“妈!你看我爸!这是他这个当爹说的话么?”
  离开了教师公寓后,石耀立马掏出手机。
  石耀妈妈刚想训诫老石,老石立马说道:“我就是这么一说,开玩笑呢。傻儿子就会跟你妈告状!”
  “他哪是什么医生啊,精神病又不断胳膊断腿的。医生都说了让你好好的休息,不是还有那句话的么——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就好好的躺着吧。”
  “你是来找孙老师的么?”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喂,周警官有结果了么?”
  老石在一边插嘴道:“医生说的哪是没问题,他是说你皮厚呢!”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
  老石在一边插嘴道:“医生说的哪是没问题,他是说你皮厚呢!”
  “看看看,看什么看?你就嫌弃你妈我管的多吧,以后我不管你了行吧?”石耀妈妈佯装生气。
  “这是教师公寓,你到了艺术学院后顺着前面门朝东走,路过然后路过一个操场和篮球场就到了。”
  ‘我确定,我专门找了周警官问的,这个周末我出院,所以我一定要要去一趟。你先不要告诉别人。’
  老石看到石耀的眼睛一直不停的转着于是问道:“看你小子的眼睛,说吧你心里又存着什么坏水呢。”
  根据那个学生的描述,石耀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老太太的地址。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当天出院后,石耀送走父母后就迫不及待的打的去了目的地。去之前,石耀对那所大学进行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它是本省排名的一所设计类的大学。老太太孙红娟是该大学设计学院的一名老师。
  “他哪是什么医生啊,精神病又不断胳膊断腿的。医生都说了让你好好的休息,不是还有那句话的么——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就好好的躺着吧。”
  扣掉电话,周潇立刻找来纸和笔,然后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不知过了过久,周潇终于停下了手中笔,但是当他看了一眼纸上错乱的图案时,他的表情开始变的惊恐,身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对啊,我确定。她儿子之前被抓了么?那个时候,她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里面了,再后来,她就彻底不见了。学校也报警了,但就是找不到人。你是她的亲戚么?”
  “你妈也是为你好的。”黄嘉在一旁帮腔。
  “你好同学,请问艺术学院在哪?”
  石耀伸出手准备敲门,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门时,他停了下来。要敲门么?她不在还好说,要是她在我这么一敲门不就是打草惊蛇了么?是要收回了自己准备敲门的手。
  “这是教师公寓,你到了艺术学院后顺着前面门朝东走,路过然后路过一个操场和篮球场就到了。”
  ‘放心我又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
  “别敲了,跟你说的,孙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石耀知道如果自己想早点出院,那就必须过自己老妈这一关。
  老石看到石耀的眼睛一直不停的转着于是问道:“看你小子的眼睛,说吧你心里又存着什么坏水呢。”
  “出院?他伤得挺严重的吧,怎么这么快就出院?”张山告诉刘召南石耀这个周末出院,刘召南有点不敢相信。
  电话一接通,石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
  当天出院后,石耀送走父母后就迫不及待的打的去了目的地。去之前,石耀对那所大学进行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它是本省排名的一所设计类的大学。老太太孙红娟是该大学设计学院的一名老师。
  ‘我确定,我专门找了周警官问的,这个周末我出院,所以我一定要要去一趟。你先不要告诉别人。’
  石耀伸出手准备敲门,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门时,他停了下来。要敲门么?她不在还好说,要是她在我这么一敲门不就是打草惊蛇了么?是要收回了自己准备敲门的手。
  ……
  “别敲了,跟你说的,孙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他的前女友是学艺术的,人很漂亮,因为毕业要去不同的地方所以就分手了。
  现在该怎么办?
  石耀赶紧赔礼道歉,并再三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希望老妈不要误会,最后在石耀多次表示自己错了后,石耀妈妈终于不再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谢谢你同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我的妖怪自行车

为什么我的自行车、拳套、手机都特么变成妖怪啦!

作者:阿光太师
标签:都市

愿你青春无悔

灰暗色的青春,这是一个在隐忍与反抗中挣扎成长的故事。

作者:银色贝壳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让我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修真世界,领略不同的天地。

作者:暗修兰
标签:悬疑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