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六章:修炼星座爱情(3)

作者:浙江万里学院编辑2014  发布时间:2017-04-20 21:51  字数:6739 

  晕乎乎的叶淼睁眼就看到头顶的星空上有几道拖着细长身影的白光从她眼前划过,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这些星星这样的近。
 
 
  “陈默,你下次一定要来尝尝这儿的鸭头鸡爪,辣到味蕾爆炸。”
  两个人吃着饭,没有任何语言交流。“诶你一直这么不爱说话的吗?”韩金想要打破这份沉默,“第一次见你跟我争执星座爱情观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嘛。”叶淼停下在吃糖醋排骨的嘴巴,想起上次韩金否定她的星座爱情学,鼓着嘴瞪着他。“噗,这么看你还挺可爱的。能不能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叫韩金。”
  叶淼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告白中,眼前这个少年眼睛里的光芒似乎比今天的星星还要璀璨,让她挪不开眼。“好。”叶淼还没来得及思考什么,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概率这么微乎其微的流星雨都让我们遇到了,即便是最不契合的星座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陈默,你下次一定要来尝尝这儿的鸭头鸡爪,辣到味蕾爆炸。”
  “我妈帮我算过命,说我命里缺金,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虽然我觉得这也太简单粗暴了点”。说到自己的名字,韩金眼底带着柔柔的笑意,有些害羞地摸了摸自己额前的碎刘海。
 
  “陈默,这家水果店的老板娘人超好,每次去都会给我减零头。”
  韩金细细翻了翻这本杂志,第27页竟然是星座专栏,恰好在介绍如何和摩羯座交往。“可能这期杂志是主打介绍摩羯座的吧。叶淼这么相信星座学,说不定真的有一些玄学在里面,我还是好好看看吧。但是怎么会这么凑巧,可能唐仟真的是我的贵人。”
  这次韩金的话拉回了叶淼的视线,她不看流星雨了,扭头看着韩金,漫天的星星仿佛映在她的眸子里。
  两个人吃着饭,没有任何语言交流。“诶你一直这么不爱说话的吗?”韩金想要打破这份沉默,“第一次见你跟我争执星座爱情观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嘛。”叶淼停下在吃糖醋排骨的嘴巴,想起上次韩金否定她的星座爱情学,鼓着嘴瞪着他。“噗,这么看你还挺可爱的。能不能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叫韩金。”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其实从山顶回来的那天,那本笔记本的第一页就被我撕了,星座只是参考,人生还是你自己的。所以修炼爱情啊,不光只是靠星座,更多的是靠真心。”
  “叶淼,刚路过报刊亭发现你最爱的杂志这个月出新的了,就顺手给你带了一本回来,不用太感动。”周婷把手上崭新的杂志搁在叶淼的位置上,气喘吁吁地说道,“呼,累死我了,这可是教导主任的课,差点就迟到了,我可是跑得比流星都快了。”
  “快许愿啊傻瓜。”韩金在一旁激动地指着天上的流星雨。
  唐仟看了眼低头在看画本的陈默,挑挑眉,问苏梓:“我们下午关门后和他们约一起去吃烤肉怎么样?这样你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也可以一起问他们。”又有烤肉可以吃,又有故事可以听,苏梓很开心地比了个OK的手势。
  “没有空座位了,你对面没人吧?”韩金假装看了一眼四周,一本正经地问道,虽然嘴巴上在问,可动作丝毫没有含糊,一屁股坐了下去。叶淼继续低头吃饭表示默认,心想果然是最不着调的星座。
  “哇,林鸢姐,叶淼和韩金在一起的故事好浪漫啊。”苏梓已经自行脑补出两人一起在星空下的画面了。
  “流星体原来是围绕太阳运动的,只是在经过地球附近的时候,贪玩的它们受到地球引力的作用,改变了其轨道,所以进入地球大气层。”
  眼前的男生干净大方,漂亮的唇形浅浅的十分好看,唇角仿佛天生上扬。叶淼诧异于自己的微微晃神,收起心绪说道:“那这么说来我可能命里缺水了。”
  说你们不搭那也只是说,这两个星座在相处的过程中会比其他星座更难一些,遇到的问题更多一些。而星座分析的意义就在于,告诉你两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问题,应该用什么办法去解决,这样不就走下去了吗。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天呐巨蟹和天蝎,契合指数100%!”叶淼颇为激动地说。
  上次唐仟来串寝的时候带来一本杂志,说是“往西”店里的一个姐姐给他的,那个姐姐是那本杂志的旅游专栏记者,叫他好好看,唐仟不想看,只能拿回来顺手扔给韩金了。韩金心烦意乱地翻着。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风风火火拉着陈默的唐仟看到店里坐着的不是林鸢姐,突然有些尴尬。苏梓和陈默点点头打过招呼后,便主动和唐仟做自我介绍,“你好唐仟,我是苏梓,第一次见面啊。”
  “我想画这个故事!一定会有人喜欢看的。”
  叶淼后来终于明白,当初投稿应聘的时候,为什么那位星座栏目的主编说她并不懂星座与爱情的关系了。
  可能因为爬山消耗了挺多的体力,叶淼抵不住困意开始打盹。韩金往她身边靠了靠,让她的脑袋能搭在自己的肩上,可以睡得舒服些。
  “睡吧,待会如果看到流星雨,我叫你。”
  “那天不用兼职,有空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玩吗?”叶淼满怀期待地说。
  苏梓对这带的美食很是熟悉,路过看到自己喜欢的店,都会向陈默介绍。唐仟觉得自己是个十万瓦的电灯泡。
  叶淼接过梗后的调侃是韩金没有想到的,愣了一秒以后开始把自己碗里还没动过筷的肉狂夹给叶淼。“你干嘛把肉都夹给我呀,自己不吃了吗?诶诶诶,你给自己留点啊。”叶淼看到自己碗里的肉已经叠了一小堆了,忙开口制止。
  “叶淼,刚路过报刊亭发现你最爱的杂志这个月出新的了,就顺手给你带了一本回来,不用太感动。”周婷把手上崭新的杂志搁在叶淼的位置上,气喘吁吁地说道,“呼,累死我了,这可是教导主任的课,差点就迟到了,我可是跑得比流星都快了。”
  苏梓以为,叶淼会是一个有点冷漠木讷的人,但她很安静地坐在韩金身边,温柔地冲着他们笑。
  “嗯,林鸢姐再见!”苏梓啃着饼干坐在柜台前研究林鸢姐带给她的星座栏目杂志。
  韩金向叶淼伸出一只手,想和叶淼握手言和。叶淼注意到韩金的手白皙修长又骨骼分明,很好看,想着还要和韩金相处继续记录她的星座笔记本,收起生闷气的脸,伸出手拍了拍他的掌心,以示和好。
  上次唐仟来串寝的时候带来一本杂志,说是“往西”店里的一个姐姐给他的,那个姐姐是那本杂志的旅游专栏记者,叫他好好看,唐仟不想看,只能拿回来顺手扔给韩金了。韩金心烦意乱地翻着。
  唐仟看了看对面没人坐的座位,再次觉得,自己又成了这长方桌上的电灯泡。
  “那天不用兼职,有空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玩吗?”叶淼满怀期待地说。
  “陈默,你下次一定要来尝尝这儿的鸭头鸡爪,辣到味蕾爆炸。”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陈默,这家的早餐特别好吃,来往西的路上可以买,你一个人也要记得好好吃早饭啊。”
  “就算真没看到也没事,况且看到流星的概率本来就是微乎其微,如果真的让我们遇到了,那是多大的幸运啊!”叶淼的表情很认真。
  “这个我没研究过,我10月26日出生的。”陈默拿起一片生菜,将刚烤好的牛肉沾上海鲜酱夹到生菜里卷好,递到苏梓面前。
  叶淼意识到气氛好像有些尴尬,向韩金投去求救的目光。韩金一边给牛肉翻边以防烤焦,一边说道:“关于你想画我们的故事这件事,我没有意见。但林鸢姐知道的故事,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完整。”
  “星座真得有那么神奇吗?你那本星座记录本还在吗?”苏梓有些好奇,想要研究星座了。
  “你快告诉我笔记本是在哪儿找到的?”
  叶淼发现韩金其实是很感性的,不喜欢随波逐流,但又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很多时候他只是想要有个倾诉的对象,来接受他的郁闷和负能量,而叶淼做得最多的就是倾听,只是在适当的时机给予他理性的建议。
  韩金很温柔又带着男生特有磁性的声音传进叶淼耳朵里,又往叶淼周围喷了喷驱蚊喷雾,叶淼很安心地睡着了。
  “嗯,林鸢姐再见!”苏梓啃着饼干坐在柜台前研究林鸢姐带给她的星座栏目杂志。
 
  “那天不用兼职,有空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玩吗?”叶淼满怀期待地说。
  叶淼发现韩金其实是很感性的,不喜欢随波逐流,但又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很多时候他只是想要有个倾诉的对象,来接受他的郁闷和负能量,而叶淼做得最多的就是倾听,只是在适当的时机给予他理性的建议。
  韩金现在可以确定了,自己是真的喜欢叶淼。相处的时间久了,韩金开始慢慢融入叶淼的生活了。叶淼喜欢清晨早早地起床去跑步,韩金就改了喜欢赖床的毛病天天起来陪跑,叶淼喜欢傍晚时分去图书馆看书,韩金就经常推了朋友打篮球的邀请,一起去图书馆看书,虽然他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
  “天呐巨蟹和天蝎,契合指数100%!”叶淼颇为激动地说。
  在一旁的叶淼突然想起自己以前那些荒谬的举动,抿嘴笑了,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快许愿啊傻瓜。”韩金在一旁激动地指着天上的流星雨。
  “摩羯座和水瓶座虐恋记录篇。”叶淼抱着撞南墙的心态在新的一页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哇!你的星座记录本找到啦?”叶淼立即就接收到了周婷的问题轰炸。
  叶淼知道韩金对自己很好,可她好像不太会表达,总是选择做得很多。
  水瓶和摩羯恋爱的话,最大的问题应该是两个人之间的恋爱节奏不一致。摩羯的爱是从低到高逐渐的升温,而水瓶刚好相反。
  苏梓以为,叶淼会是一个有点冷漠木讷的人,但她很安静地坐在韩金身边,温柔地冲着他们笑。
  “叶淼,我想对你说的是,虽然你的星座书上写着我们俩的星座最不契合,但是从一开始靠近你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了。我就有一种想要继续下去的冲动,这种冲动让我觉得,无论什么困难,都能因为喜欢你而有勇气和决心去克服。每次下雨的时候会想着你有没有带伞;你打喷嚏了会担心你是不是感冒了;你心情不好了,即便不是因为我,我也莫名地跟着不好了......虽然我知道你一开始可能是把我当作新的实验目标,才接近我,但我还是不可自拔地陷了进去。我喜欢你,想照顾你,我不想做你的星座男友,我想做你真正的男朋友。”
  叶淼和往常一样去学校第一餐厅吃饭,现在在寝室点外卖的同学居多,所以食堂显得有些冷清。叶淼乍一眼看过去并没有看到韩金,想着今天吃饭应该遇不到了,便随便寻了个空处坐下吃饭了。
  山顶很空旷,今天月亮匿了大半的身影,留下一个弯弯的月牙儿,抬头就能看到漫天的星星,耳边有蝉鸣声,叶淼偷偷瞄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韩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叶淼被心里的这句话吓了一跳,将自己羞红的脸藏在了夜色中。
  “快许愿啊傻瓜。”韩金在一旁激动地指着天上的流星雨。
  “其实从山顶回来的那天,那本笔记本的第一页就被我撕了,星座只是参考,人生还是你自己的。所以修炼爱情啊,不光只是靠星座,更多的是靠真心。”
  上次唐仟来串寝的时候带来一本杂志,说是“往西”店里的一个姐姐给他的,那个姐姐是那本杂志的旅游专栏记者,叫他好好看,唐仟不想看,只能拿回来顺手扔给韩金了。韩金心烦意乱地翻着。
  “那天不用兼职,有空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玩吗?”叶淼满怀期待地说。
  “没有空座位了,你对面没人吧?”韩金假装看了一眼四周,一本正经地问道,虽然嘴巴上在问,可动作丝毫没有含糊,一屁股坐了下去。叶淼继续低头吃饭表示默认,心想果然是最不着调的星座。
  叶淼低头翻了翻记录本,目光停在上一篇的结尾处。双鱼很善良,天生敏感,在意细节,喜欢浪漫。可摩羯又是天生理性的,喜欢规划事情,向来说不来甜腻腻的话,也哄不来双鱼没来由的矫情和负能量,两个星座都是极其缺乏安全感的星座,而双鱼需要爱情,也很爱自已,两个星座在一起都得不到想要的全面安全感,自然而然也就散了。
  上次唐仟来串寝的时候带来一本杂志,说是“往西”店里的一个姐姐给他的,那个姐姐是那本杂志的旅游专栏记者,叫他好好看,唐仟不想看,只能拿回来顺手扔给韩金了。韩金心烦意乱地翻着。
  “其实从山顶回来的那天,那本笔记本的第一页就被我撕了,星座只是参考,人生还是你自己的。所以修炼爱情啊,不光只是靠星座,更多的是靠真心。”
  “哇!你的星座记录本找到啦?”叶淼立即就接收到了周婷的问题轰炸。
  “陈默,这家水果店的老板娘人超好,每次去都会给我减零头。”
  “对了,林鸢姐呢?”陈默的话把苏梓从尴尬中解救出来。
  “没有空座位了,你对面没人吧?”韩金假装看了一眼四周,一本正经地问道,虽然嘴巴上在问,可动作丝毫没有含糊,一屁股坐了下去。叶淼继续低头吃饭表示默认,心想果然是最不着调的星座。
  “我妈帮我算过命,说我命里缺金,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虽然我觉得这也太简单粗暴了点”。说到自己的名字,韩金眼底带着柔柔的笑意,有些害羞地摸了摸自己额前的碎刘海。
  快到了约定的时间,三个人收拾了一下关了店门出发了。因为烤肉店距离往西不是很远,他们决定步行前去。
  “快许愿啊傻瓜。”韩金在一旁激动地指着天上的流星雨。
  “后来我去翻了星座书。”说到这韩金有些害羞,“知道了我可能还是没有给到叶淼足够的安全感。我收起平日嘻嘻哈哈的态度,开始很认真地对待专业,让她感觉到,我是有很努力的在为我们的将来做打算的。让她知道,我突然变得有些平淡不是因为不爱她了,而是因为她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我也不会突然不见了。爱是两个人的相互体谅和包容,也很感谢她能容忍我的坏脾气,我的深夜负能量和莫名其妙的任性。”
  眼前的男生干净大方,漂亮的唇形浅浅的十分好看,唇角仿佛天生上扬。叶淼诧异于自己的微微晃神,收起心绪说道:“那这么说来我可能命里缺水了。”
  叶淼发现韩金其实是很感性的,不喜欢随波逐流,但又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很多时候他只是想要有个倾诉的对象,来接受他的郁闷和负能量,而叶淼做得最多的就是倾听,只是在适当的时机给予他理性的建议。
  还有,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啊,哪里管得了是什么星座啊。
  两个人吃着饭,没有任何语言交流。“诶你一直这么不爱说话的吗?”韩金想要打破这份沉默,“第一次见你跟我争执星座爱情观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嘛。”叶淼停下在吃糖醋排骨的嘴巴,想起上次韩金否定她的星座爱情学,鼓着嘴瞪着他。“噗,这么看你还挺可爱的。能不能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叫韩金。”
  “‘往西’吗?知道谁帮你找到的吗?你.....”
  韩金现在可以确定了,自己是真的喜欢叶淼。相处的时间久了,韩金开始慢慢融入叶淼的生活了。叶淼喜欢清晨早早地起床去跑步,韩金就改了喜欢赖床的毛病天天起来陪跑,叶淼喜欢傍晚时分去图书馆看书,韩金就经常推了朋友打篮球的邀请,一起去图书馆看书,虽然他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
  叶淼意识到气氛好像有些尴尬,向韩金投去求救的目光。韩金一边给牛肉翻边以防烤焦,一边说道:“关于你想画我们的故事这件事,我没有意见。但林鸢姐知道的故事,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完整。”
  下山的路上两人的步调是轻快的,走到灯光幽暗处的时候,韩金主动牵起叶淼的手,之后就再也没有分开过。
  眼前的男生干净大方,漂亮的唇形浅浅的十分好看,唇角仿佛天生上扬。叶淼诧异于自己的微微晃神,收起心绪说道:“那这么说来我可能命里缺水了。”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停停停,”叶淼有些晕了,“我一个一个回答好不好,是在你介绍的‘往西’失物招领处找到的,至于谁帮我找到的,嗯...是我现在的新目标,一个叫韩金的水瓶座男生。”
  两个人吃着饭,没有任何语言交流。“诶你一直这么不爱说话的吗?”韩金想要打破这份沉默,“第一次见你跟我争执星座爱情观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嘛。”叶淼停下在吃糖醋排骨的嘴巴,想起上次韩金否定她的星座爱情学,鼓着嘴瞪着他。“噗,这么看你还挺可爱的。能不能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叫韩金。”
  “我想画这个故事!一定会有人喜欢看的。”
  “叶淼,我想对你说的是,虽然你的星座书上写着我们俩的星座最不契合,但是从一开始靠近你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了。我就有一种想要继续下去的冲动,这种冲动让我觉得,无论什么困难,都能因为喜欢你而有勇气和决心去克服。每次下雨的时候会想着你有没有带伞;你打喷嚏了会担心你是不是感冒了;你心情不好了,即便不是因为我,我也莫名地跟着不好了......虽然我知道你一开始可能是把我当作新的实验目标,才接近我,但我还是不可自拔地陷了进去。我喜欢你,想照顾你,我不想做你的星座男友,我想做你真正的男朋友。”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下课后叶淼习惯性地翻到杂志第27页看星座专栏,一边拿出之前写的星座记录本,眼前忽然浮现出韩金反驳自己爱情观的模样,想了想还是合上了杂志。无论其他栏目怎么变换,星座栏目雷打不动的就在第27页。
  “后来我去翻了星座书。”说到这韩金有些害羞,“知道了我可能还是没有给到叶淼足够的安全感。我收起平日嘻嘻哈哈的态度,开始很认真地对待专业,让她感觉到,我是有很努力的在为我们的将来做打算的。让她知道,我突然变得有些平淡不是因为不爱她了,而是因为她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我也不会突然不见了。爱是两个人的相互体谅和包容,也很感谢她能容忍我的坏脾气,我的深夜负能量和莫名其妙的任性。”
  叶淼低头翻了翻记录本,目光停在上一篇的结尾处。双鱼很善良,天生敏感,在意细节,喜欢浪漫。可摩羯又是天生理性的,喜欢规划事情,向来说不来甜腻腻的话,也哄不来双鱼没来由的矫情和负能量,两个星座都是极其缺乏安全感的星座,而双鱼需要爱情,也很爱自已,两个星座在一起都得不到想要的全面安全感,自然而然也就散了。
  “嗯,林鸢姐再见!”苏梓啃着饼干坐在柜台前研究林鸢姐带给她的星座栏目杂志。
  没过多久一声陌生的叫喊就传到苏梓的耳朵里了,“陈默你快点呀。”
  韩金在等叶淼的答案。
  等待的时间里大多是韩金一个人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些琐事,有高兴的也有不开心的。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和慢热的摩羯谈恋爱,是需要不断地修炼磨合的。如果摩羯为你做了很多,就不要再苛责他们的不主动和有些闷了。
  知道问题所在的他们自然也就跨过了这个坎。
  ......
  “啊苏梓,你也喜欢看这本杂志吗?我最喜欢看这里面的星座内容了。”叶淼看到苏梓放在桌上的杂志,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我能问问你的星座吗?”
  “我想画这个故事!一定会有人喜欢看的。”
  韩金扶额,叶淼每次看见可爱的女生,常用套路就是问人家的星座。
  “停停停,”叶淼有些晕了,“我一个一个回答好不好,是在你介绍的‘往西’失物招领处找到的,至于谁帮我找到的,嗯...是我现在的新目标,一个叫韩金的水瓶座男生。”
  “7月30日那天,你有空吗?”韩金有些紧张地问,很怕被拒绝,之前就因为叶淼有自己的安排所以拒绝过几次韩金的邀请。
  “那天不用兼职,有空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玩吗?”叶淼满怀期待地说。
  她喜欢看他在图书馆睡觉,太阳最后一抹余晖停在他细细的睫毛和碎碎柔软的头发上,叶淼心里痒了下,想帮他捋顺头发,但还是抑制住了这个念头。其实叶淼是喜欢韩金在操场上打篮球的,她曾在围网外看见过他打球,很自信地后仰跳投,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重新认识以后,他就突然不爱打篮球了。她知道韩金不爱吃早饭,所以晨跑的时候总是多带一份早餐放在袋子里。她知道韩金爱吃食堂周二才有的抢手菜——蟹黄豆腐,所以在每个星期二的第四节课的时候,叶淼都让周婷帮忙掩护,提早十分钟到食堂帮韩金打菜。
  韩金很温柔又带着男生特有磁性的声音传进叶淼耳朵里,又往叶淼周围喷了喷驱蚊喷雾,叶淼很安心地睡着了。

  “叶淼,刚路过报刊亭发现你最爱的杂志这个月出新的了,就顺手给你带了一本回来,不用太感动。”周婷把手上崭新的杂志搁在叶淼的位置上,气喘吁吁地说道,“呼,累死我了,这可是教导主任的课,差点就迟到了,我可是跑得比流星都快了。”

  叶淼发现韩金其实是很感性的,不喜欢随波逐流,但又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很多时候他只是想要有个倾诉的对象,来接受他的郁闷和负能量,而叶淼做得最多的就是倾听,只是在适当的时机给予他理性的建议。

 

  “叶淼,刚路过报刊亭发现你最爱的杂志这个月出新的了,就顺手给你带了一本回来,不用太感动。”周婷把手上崭新的杂志搁在叶淼的位置上,气喘吁吁地说道,“呼,累死我了,这可是教导主任的课,差点就迟到了,我可是跑得比流星都快了。”

  “扑哧”叶淼不禁被周婷逗得笑出了声,下一秒就感受到了讲台桌方向射来的寒光,赶忙调整好表情,递上水压低了声音说,“是是是,您老人家辛苦了,赶快喝口水压压惊。”

  下课后叶淼习惯性地翻到杂志第27页看星座专栏,一边拿出之前写的星座记录本,眼前忽然浮现出韩金反驳自己爱情观的模样,想了想还是合上了杂志。无论其他栏目怎么变换,星座栏目雷打不动的就在第27页。

  “哇!你的星座记录本找到啦?”叶淼立即就接收到了周婷的问题轰炸。

  “你快告诉我笔记本是在哪儿找到的?”

  上次唐仟来串寝的时候带来一本杂志,说是“往西”店里的一个姐姐给他的,那个姐姐是那本杂志的旅游专栏记者,叫他好好看,唐仟不想看,只能拿回来顺手扔给韩金了。韩金心烦意乱地翻着。

  “‘往西’吗?知道谁帮你找到的吗?你.....”

  “星座真得有那么神奇吗?你那本星座记录本还在吗?”苏梓有些好奇,想要研究星座了。

  “停停停,”叶淼有些晕了,“我一个一个回答好不好,是在你介绍的‘往西’失物招领处找到的,至于谁帮我找到的,嗯...是我现在的新目标,一个叫韩金的水瓶座男生。”

  “快许愿啊傻瓜。”韩金在一旁激动地指着天上的流星雨。

  两个人吃着饭,没有任何语言交流。“诶你一直这么不爱说话的吗?”韩金想要打破这份沉默,“第一次见你跟我争执星座爱情观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嘛。”叶淼停下在吃糖醋排骨的嘴巴,想起上次韩金否定她的星座爱情学,鼓着嘴瞪着他。“噗,这么看你还挺可爱的。能不能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叫韩金。”

  周婷摸了摸叶淼的额头,“也没发烧啊,怎么选了个水瓶座当新目标,你不是在本子封面上写了‘不予考虑’的吗?”

  “自从和双鱼男分手后,我的笔记本很久都没有更新过了。刚巧遇到一个水瓶,虽然见面的时候小小的争执了一下,但也还可以接受。”

  叶淼低头翻了翻记录本,目光停在上一篇的结尾处。双鱼很善良,天生敏感,在意细节,喜欢浪漫。可摩羯又是天生理性的,喜欢规划事情,向来说不来甜腻腻的话,也哄不来双鱼没来由的矫情和负能量,两个星座都是极其缺乏安全感的星座,而双鱼需要爱情,也很爱自已,两个星座在一起都得不到想要的全面安全感,自然而然也就散了。

  说你们不搭那也只是说,这两个星座在相处的过程中会比其他星座更难一些,遇到的问题更多一些。而星座分析的意义就在于,告诉你两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问题,应该用什么办法去解决,这样不就走下去了吗。

  “摩羯座和水瓶座虐恋记录篇。”叶淼抱着撞南墙的心态在新的一页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叶淼和往常一样去学校第一餐厅吃饭,现在在寝室点外卖的同学居多,所以食堂显得有些冷清。叶淼乍一眼看过去并没有看到韩金,想着今天吃饭应该遇不到了,便随便寻了个空处坐下吃饭了。

  叶淼低头翻了翻记录本,目光停在上一篇的结尾处。双鱼很善良,天生敏感,在意细节,喜欢浪漫。可摩羯又是天生理性的,喜欢规划事情,向来说不来甜腻腻的话,也哄不来双鱼没来由的矫情和负能量,两个星座都是极其缺乏安全感的星座,而双鱼需要爱情,也很爱自已,两个星座在一起都得不到想要的全面安全感,自然而然也就散了。

  眼前突然多了一份饭,叶淼下意识地抬起头。

  叶淼意识到气氛好像有些尴尬,向韩金投去求救的目光。韩金一边给牛肉翻边以防烤焦,一边说道:“关于你想画我们的故事这件事,我没有意见。但林鸢姐知道的故事,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完整。”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没有空座位了,你对面没人吧?”韩金假装看了一眼四周,一本正经地问道,虽然嘴巴上在问,可动作丝毫没有含糊,一屁股坐了下去。叶淼继续低头吃饭表示默认,心想果然是最不着调的星座。

  两个人吃着饭,没有任何语言交流。“诶你一直这么不爱说话的吗?”韩金想要打破这份沉默,“第一次见你跟我争执星座爱情观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嘛。”叶淼停下在吃糖醋排骨的嘴巴,想起上次韩金否定她的星座爱情学,鼓着嘴瞪着他。“噗,这么看你还挺可爱的。能不能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叫韩金。”

  韩金向叶淼伸出一只手,想和叶淼握手言和。叶淼注意到韩金的手白皙修长又骨骼分明,很好看,想着还要和韩金相处继续记录她的星座笔记本,收起生闷气的脸,伸出手拍了拍他的掌心,以示和好。

  唐仟看了眼低头在看画本的陈默,挑挑眉,问苏梓:“我们下午关门后和他们约一起去吃烤肉怎么样?这样你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也可以一起问他们。”又有烤肉可以吃,又有故事可以听,苏梓很开心地比了个OK的手势。

  “我妈帮我算过命,说我命里缺金,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虽然我觉得这也太简单粗暴了点”。说到自己的名字,韩金眼底带着柔柔的笑意,有些害羞地摸了摸自己额前的碎刘海。

  眼前的男生干净大方,漂亮的唇形浅浅的十分好看,唇角仿佛天生上扬。叶淼诧异于自己的微微晃神,收起心绪说道:“那这么说来我可能命里缺水了。”

  唐仟看了看对面没人坐的座位,再次觉得,自己又成了这长方桌上的电灯泡。

  叶淼接过梗后的调侃是韩金没有想到的,愣了一秒以后开始把自己碗里还没动过筷的肉狂夹给叶淼。“你干嘛把肉都夹给我呀,自己不吃了吗?诶诶诶,你给自己留点啊。”叶淼看到自己碗里的肉已经叠了一小堆了,忙开口制止。

  “我…你太瘦了!”韩金绞尽脑汁地想解释,“我不爱吃肉!”说完立马低头扒饭了。叶淼看了看碗里堆成山的菜,又抬头看了看对面口是心非的少年,笑意沾上了眉眼。

  韩金现在可以确定了,自己是真的喜欢叶淼。相处的时间久了,韩金开始慢慢融入叶淼的生活了。叶淼喜欢清晨早早地起床去跑步,韩金就改了喜欢赖床的毛病天天起来陪跑,叶淼喜欢傍晚时分去图书馆看书,韩金就经常推了朋友打篮球的邀请,一起去图书馆看书,虽然他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

  像往常一样送叶淼到宿舍楼下以后,韩金是哼着歌回到寝室的。“你这小子最近春光满面的,不会是谈恋爱了吧,一直把杰伦的《简单爱》哼在嘴边。”韩金的室友一脸八卦地问道,韩金并没有搭理,“不是吧,这都不说,不够朋友啊。难道真的是那个女生?”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上次唐仟来串寝的时候带来一本杂志,说是“往西”店里的一个姐姐给他的,那个姐姐是那本杂志的旅游专栏记者,叫他好好看,唐仟不想看,只能拿回来顺手扔给韩金了。韩金心烦意乱地翻着。

  “这不遇到我了嘛,等着,哥给你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我们的痴情男主韩金是否有空。”明明年纪是店里最小的,唐仟却总喜欢“哥哥哥”地称呼自己,还真是学生气。苏梓觉得有些好笑,但内心还是感激的。

  “这个夏天,带TA一起去看摩羯座流星雨。”这个醒目的标题吸引了韩金,“这个月将迎来摩羯座流星雨,感兴趣的朋友可选个空旷的地方,在流星雨活动日期最盛的7月30日前后,带你心中的那个TA前去观赏哦。”韩金记起叶淼不就是摩羯座,还是星座控,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

  韩金细细翻了翻这本杂志,第27页竟然是星座专栏,恰好在介绍如何和摩羯座交往。“可能这期杂志是主打介绍摩羯座的吧。叶淼这么相信星座学,说不定真的有一些玄学在里面,我还是好好看看吧。但是怎么会这么凑巧,可能唐仟真的是我的贵人。”

  ......

  初生的摩羯座都是不会爱的,他们总是会思考很多,他们有些木讷,不喜欢主动,什么事情都憋心里,所以他们希望能有人指引他们怎么去相处,希望有人能耐心地教他们怎么去爱。

  和慢热的摩羯谈恋爱,是需要不断地修炼磨合的。如果摩羯为你做了很多,就不要再苛责他们的不主动和有些闷了。

  叶淼发现自己对韩金的感觉和前面几任都有些不同,也许是不用伪装,所以和韩金的相处很是轻松。

  “自从和双鱼男分手后,我的笔记本很久都没有更新过了。刚巧遇到一个水瓶,虽然见面的时候小小的争执了一下,但也还可以接受。”

  她喜欢看他在图书馆睡觉,太阳最后一抹余晖停在他细细的睫毛和碎碎柔软的头发上,叶淼心里痒了下,想帮他捋顺头发,但还是抑制住了这个念头。其实叶淼是喜欢韩金在操场上打篮球的,她曾在围网外看见过他打球,很自信地后仰跳投,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重新认识以后,他就突然不爱打篮球了。她知道韩金不爱吃早饭,所以晨跑的时候总是多带一份早餐放在袋子里。她知道韩金爱吃食堂周二才有的抢手菜——蟹黄豆腐,所以在每个星期二的第四节课的时候,叶淼都让周婷帮忙掩护,提早十分钟到食堂帮韩金打菜。

  叶淼知道韩金对自己很好,可她好像不太会表达,总是选择做得很多。

  眼前突然多了一份饭,叶淼下意识地抬起头。

  “7月30日那天,你有空吗?”韩金有些紧张地问,很怕被拒绝,之前就因为叶淼有自己的安排所以拒绝过几次韩金的邀请。

  叶淼和往常一样去学校第一餐厅吃饭,现在在寝室点外卖的同学居多,所以食堂显得有些冷清。叶淼乍一眼看过去并没有看到韩金,想着今天吃饭应该遇不到了,便随便寻了个空处坐下吃饭了。

  “那天不用兼职,有空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玩吗?”叶淼满怀期待地说。

  “后来我去翻了星座书。”说到这韩金有些害羞,“知道了我可能还是没有给到叶淼足够的安全感。我收起平日嘻嘻哈哈的态度,开始很认真地对待专业,让她感觉到,我是有很努力的在为我们的将来做打算的。让她知道,我突然变得有些平淡不是因为不爱她了,而是因为她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我也不会突然不见了。爱是两个人的相互体谅和包容,也很感谢她能容忍我的坏脾气,我的深夜负能量和莫名其妙的任性。”

  “叶淼,我想对你说的是,虽然你的星座书上写着我们俩的星座最不契合,但是从一开始靠近你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了。我就有一种想要继续下去的冲动,这种冲动让我觉得,无论什么困难,都能因为喜欢你而有勇气和决心去克服。每次下雨的时候会想着你有没有带伞;你打喷嚏了会担心你是不是感冒了;你心情不好了,即便不是因为我,我也莫名地跟着不好了......虽然我知道你一开始可能是把我当作新的实验目标,才接近我,但我还是不可自拔地陷了进去。我喜欢你,想照顾你,我不想做你的星座男友,我想做你真正的男朋友。”

  “睡吧,待会如果看到流星雨,我叫你。”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就算真没看到也没事,况且看到流星的概率本来就是微乎其微,如果真的让我们遇到了,那是多大的幸运啊!”叶淼的表情很认真。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日子如期而至,那天夜里,韩金带着叶淼爬到城市最高的山的山顶,爬山时的闷热和被蚊虫叮咬的不快都被山顶凉凉的夏风给治愈了。

  山顶很空旷,今天月亮匿了大半的身影,留下一个弯弯的月牙儿,抬头就能看到漫天的星星,耳边有蝉鸣声,叶淼偷偷瞄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韩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叶淼被心里的这句话吓了一跳,将自己羞红的脸藏在了夜色中。

  下山的路上两人的步调是轻快的,走到灯光幽暗处的时候,韩金主动牵起叶淼的手,之后就再也没有分开过。

  等待的时间里大多是韩金一个人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些琐事,有高兴的也有不开心的。

  “我想画这个故事!一定会有人喜欢看的。”

  叶淼发现韩金其实是很感性的,不喜欢随波逐流,但又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很多时候他只是想要有个倾诉的对象,来接受他的郁闷和负能量,而叶淼做得最多的就是倾听,只是在适当的时机给予他理性的建议。

  可能因为爬山消耗了挺多的体力,叶淼抵不住困意开始打盹。韩金往她身边靠了靠,让她的脑袋能搭在自己的肩上,可以睡得舒服些。

  苏梓对这带的美食很是熟悉,路过看到自己喜欢的店,都会向陈默介绍。唐仟觉得自己是个十万瓦的电灯泡。

 

  以为会被拒绝的韩金这时激动地对着浩瀚的星空喊了起来:“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下一秒抱起叶淼转起圈来。

  叶淼知道韩金对自己很好,可她好像不太会表达,总是选择做得很多。

104.250.147.66, 104.250.147.66;0;pc;1;磨铁文学

  “睡吧,待会如果看到流星雨,我叫你。”

  苏梓对这带的美食很是熟悉,路过看到自己喜欢的店,都会向陈默介绍。唐仟觉得自己是个十万瓦的电灯泡。

  韩金很温柔又带着男生特有磁性的声音传进叶淼耳朵里,又往叶淼周围喷了喷驱蚊喷雾,叶淼很安心地睡着了。

  知道问题所在的他们自然也就跨过了这个坎。

  “后来我去翻了星座书。”说到这韩金有些害羞,“知道了我可能还是没有给到叶淼足够的安全感。我收起平日嘻嘻哈哈的态度,开始很认真地对待专业,让她感觉到,我是有很努力的在为我们的将来做打算的。让她知道,我突然变得有些平淡不是因为不爱她了,而是因为她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我也不会突然不见了。爱是两个人的相互体谅和包容,也很感谢她能容忍我的坏脾气,我的深夜负能量和莫名其妙的任性。”

  “叶淼快醒醒,快醒醒!”睡梦中的叶淼被韩金焦急的声音喊醒。

  “扑哧”叶淼不禁被周婷逗得笑出了声,下一秒就感受到了讲台桌方向射来的寒光,赶忙调整好表情,递上水压低了声音说,“是是是,您老人家辛苦了,赶快喝口水压压惊。”

  还有,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啊,哪里管得了是什么星座啊。

  晕乎乎的叶淼睁眼就看到头顶的星空上有几道拖着细长身影的白光从她眼前划过,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这些星星这样的近。

  “快许愿啊傻瓜。”韩金在一旁激动地指着天上的流星雨。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其实从山顶回来的那天,那本笔记本的第一页就被我撕了,星座只是参考,人生还是你自己的。所以修炼爱情啊,不光只是靠星座,更多的是靠真心。”

  韩金细细翻了翻这本杂志,第27页竟然是星座专栏,恰好在介绍如何和摩羯座交往。“可能这期杂志是主打介绍摩羯座的吧。叶淼这么相信星座学,说不定真的有一些玄学在里面,我还是好好看看吧。但是怎么会这么凑巧,可能唐仟真的是我的贵人。”

  “哈哈不许愿了,能看到它们已经很幸运了,怎么还敢奢求愿望呢。”叶淼目不转睛地盯着流星雨,摇头说道。

  “流星体原来是围绕太阳运动的,只是在经过地球附近的时候,贪玩的它们受到地球引力的作用,改变了其轨道,所以进入地球大气层。”

  这次韩金的话拉回了叶淼的视线,她不看流星雨了,扭头看着韩金,漫天的星星仿佛映在她的眸子里。

  “叶淼,我想对你说的是,虽然你的星座书上写着我们俩的星座最不契合,但是从一开始靠近你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了。我就有一种想要继续下去的冲动,这种冲动让我觉得,无论什么困难,都能因为喜欢你而有勇气和决心去克服。每次下雨的时候会想着你有没有带伞;你打喷嚏了会担心你是不是感冒了;你心情不好了,即便不是因为我,我也莫名地跟着不好了......虽然我知道你一开始可能是把我当作新的实验目标,才接近我,但我还是不可自拔地陷了进去。我喜欢你,想照顾你,我不想做你的星座男友,我想做你真正的男朋友。”

  苏梓对这带的美食很是熟悉,路过看到自己喜欢的店,都会向陈默介绍。唐仟觉得自己是个十万瓦的电灯泡。

  韩金用无比真挚的目光盯着叶淼的眼睛,深情地快滴出水来。同时他又是害怕的,他害怕被叶淼拒绝。他之前一直害怕在叶淼面前提到有关他们俩星座的事情,怕那本星座书判定了他的死刑。但这个问题似乎一直横跨在他们中间,不是说韩金不想提,这个问题就不存在的,毕竟叶淼是这样热爱她的星座学。

  这个人是谁。苏梓心中不禁疑惑。几秒钟后就看见一个古灵精怪的男生拉着陈默进了店里。这应该是很久没来店里的唐仟了吧,苏梓心里很快得到定论。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韩金在等叶淼的答案。

  叶淼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告白中,眼前这个少年眼睛里的光芒似乎比今天的星星还要璀璨,让她挪不开眼。“好。”叶淼还没来得及思考什么,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概率这么微乎其微的流星雨都让我们遇到了,即便是最不契合的星座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以为会被拒绝的韩金这时激动地对着浩瀚的星空喊了起来:“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下一秒抱起叶淼转起圈来。

  眼前的男生干净大方,漂亮的唇形浅浅的十分好看,唇角仿佛天生上扬。叶淼诧异于自己的微微晃神,收起心绪说道:“那这么说来我可能命里缺水了。”

  “那天不用兼职,有空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玩吗?”叶淼满怀期待地说。

  “睡吧,待会如果看到流星雨,我叫你。”

  下山的路上两人的步调是轻快的,走到灯光幽暗处的时候,韩金主动牵起叶淼的手,之后就再也没有分开过。

  “哇,林鸢姐,叶淼和韩金在一起的故事好浪漫啊。”苏梓已经自行脑补出两人一起在星空下的画面了。

  “我想画这个故事!一定会有人喜欢看的。”

  “这你得问问人家故事的主人公同不同意了。”林鸢咬了口苏梓带来的蜂蜜饼干,果然好故事要配上好饼干,“好了,我知道的部分讲完了,待会唐仟和陈默会过来,昨天熬夜赶稿可累死我了,我要回去补觉啦。再见咯,小苏梓。”

  “嗯,林鸢姐再见!”苏梓啃着饼干坐在柜台前研究林鸢姐带给她的星座栏目杂志。

  没过多久一声陌生的叫喊就传到苏梓的耳朵里了,“陈默你快点呀。”

  这个人是谁。苏梓心中不禁疑惑。几秒钟后就看见一个古灵精怪的男生拉着陈默进了店里。这应该是很久没来店里的唐仟了吧,苏梓心里很快得到定论。

  风风火火拉着陈默的唐仟看到店里坐着的不是林鸢姐,突然有些尴尬。苏梓和陈默点点头打过招呼后,便主动和唐仟做自我介绍,“你好唐仟,我是苏梓,第一次见面啊。”

  “啊!我听林鸢姐提起过你!说是看上了我们家的...额,”唐仟发现自己差点说漏嘴,“看上我们...往西的故事,所以经常会过来坐坐。”虽然唐仟及时刹住车,但苏梓还是听懂了他没说完的半句话,假装低头看杂志,可脸上两片可疑的红云出卖了她。

  “对了,林鸢姐呢?”陈默的话把苏梓从尴尬中解救出来。

  “她刚跟我讲完星座的故事,回去补觉去了,昨天好像赶稿到很晚。”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星座的故事?不会是我那哥们韩金的故事吧?”唐仟一听话题转移了,赶忙来搭话。

  “我…你太瘦了!”韩金绞尽脑汁地想解释,“我不爱吃肉!”说完立马低头扒饭了。叶淼看了看碗里堆成山的菜,又抬头看了看对面口是心非的少年,笑意沾上了眉眼。

  “对!就是他们俩的故事,我想把这个故事画下来但我并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

  “这不遇到我了嘛,等着,哥给你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我们的痴情男主韩金是否有空。”明明年纪是店里最小的,唐仟却总喜欢“哥哥哥”地称呼自己,还真是学生气。苏梓觉得有些好笑,但内心还是感激的。

  唐仟看了眼低头在看画本的陈默,挑挑眉,问苏梓:“我们下午关门后和他们约一起去吃烤肉怎么样?这样你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也可以一起问他们。”又有烤肉可以吃,又有故事可以听,苏梓很开心地比了个OK的手势。

  快到了约定的时间,三个人收拾了一下关了店门出发了。因为烤肉店距离往西不是很远,他们决定步行前去。

  “7月30日那天,你有空吗?”韩金有些紧张地问,很怕被拒绝,之前就因为叶淼有自己的安排所以拒绝过几次韩金的邀请。

  “没有空座位了,你对面没人吧?”韩金假装看了一眼四周,一本正经地问道,虽然嘴巴上在问,可动作丝毫没有含糊,一屁股坐了下去。叶淼继续低头吃饭表示默认,心想果然是最不着调的星座。

  叶淼和往常一样去学校第一餐厅吃饭,现在在寝室点外卖的同学居多,所以食堂显得有些冷清。叶淼乍一眼看过去并没有看到韩金,想着今天吃饭应该遇不到了,便随便寻了个空处坐下吃饭了。

  “陈默,这家店的车轮饼很好吃,咬一口,馅就跑出来了。”

  韩金细细翻了翻这本杂志,第27页竟然是星座专栏,恰好在介绍如何和摩羯座交往。“可能这期杂志是主打介绍摩羯座的吧。叶淼这么相信星座学,说不定真的有一些玄学在里面,我还是好好看看吧。但是怎么会这么凑巧,可能唐仟真的是我的贵人。”

  “流星体原来是围绕太阳运动的,只是在经过地球附近的时候,贪玩的它们受到地球引力的作用,改变了其轨道,所以进入地球大气层。”

  上次唐仟来串寝的时候带来一本杂志,说是“往西”店里的一个姐姐给他的,那个姐姐是那本杂志的旅游专栏记者,叫他好好看,唐仟不想看,只能拿回来顺手扔给韩金了。韩金心烦意乱地翻着。

  “陈默,你下次一定要来尝尝这儿的鸭头鸡爪,辣到味蕾爆炸。”

  “陈默,这家的早餐特别好吃,来往西的路上可以买,你一个人也要记得好好吃早饭啊。”

  下课后叶淼习惯性地翻到杂志第27页看星座专栏,一边拿出之前写的星座记录本,眼前忽然浮现出韩金反驳自己爱情观的模样,想了想还是合上了杂志。无论其他栏目怎么变换,星座栏目雷打不动的就在第27页。

  和慢热的摩羯谈恋爱,是需要不断地修炼磨合的。如果摩羯为你做了很多,就不要再苛责他们的不主动和有些闷了。

  “陈默,这家水果店的老板娘人超好,每次去都会给我减零头。”

  ......

  叶淼接过梗后的调侃是韩金没有想到的,愣了一秒以后开始把自己碗里还没动过筷的肉狂夹给叶淼。“你干嘛把肉都夹给我呀,自己不吃了吗?诶诶诶,你给自己留点啊。”叶淼看到自己碗里的肉已经叠了一小堆了,忙开口制止。

  苏梓对这带的美食很是熟悉,路过看到自己喜欢的店,都会向陈默介绍。唐仟觉得自己是个十万瓦的电灯泡。

  “嗯,林鸢姐再见!”苏梓啃着饼干坐在柜台前研究林鸢姐带给她的星座栏目杂志。

  找到之前预定的座位,他们发现叶淼和韩金已经坐在那儿了。

  “停停停,”叶淼有些晕了,“我一个一个回答好不好,是在你介绍的‘往西’失物招领处找到的,至于谁帮我找到的,嗯...是我现在的新目标,一个叫韩金的水瓶座男生。”

  苏梓以为,叶淼会是一个有点冷漠木讷的人,但她很安静地坐在韩金身边,温柔地冲着他们笑。

  “陈默,这家水果店的老板娘人超好,每次去都会给我减零头。”

  叶淼发现自己对韩金的感觉和前面几任都有些不同,也许是不用伪装,所以和韩金的相处很是轻松。

  “这是陈默,也是往西的店员。这是苏梓,一位职业画家,也就我电话里说的,对你们的故事很感兴趣的那位。”唐仟拉开韩金边上的凳子坐了下来。苏梓和陈默坐在了韩金他们对面,她把早上林鸢姐给她的杂志和画本放在一旁。

  唐仟看了看对面没人坐的座位,再次觉得,自己又成了这长方桌上的电灯泡。

  “啊苏梓,你也喜欢看这本杂志吗?我最喜欢看这里面的星座内容了。”叶淼看到苏梓放在桌上的杂志,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我能问问你的星座吗?”

  韩金扶额,叶淼每次看见可爱的女生,常用套路就是问人家的星座。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我是巨蟹座欸,对了陈默,你是什么星座啊,我都不知道你生日。”

  没过多久一声陌生的叫喊就传到苏梓的耳朵里了,“陈默你快点呀。”

  “陈默,这家的早餐特别好吃,来往西的路上可以买,你一个人也要记得好好吃早饭啊。”

  “这个我没研究过,我10月26日出生的。”陈默拿起一片生菜,将刚烤好的牛肉沾上海鲜酱夹到生菜里卷好,递到苏梓面前。

  

  “我想画这个故事!一定会有人喜欢看的。”

  “天呐巨蟹和天蝎,契合指数100%!”叶淼颇为激动地说。

  陈默呆愣了几秒,动作有些僵硬,努力抑制住脸上的笑意。苏梓满脸绯红地接过后低头吃了起来。桌子上的烤肉滋滋滋地响。

  叶淼意识到气氛好像有些尴尬,向韩金投去求救的目光。韩金一边给牛肉翻边以防烤焦,一边说道:“关于你想画我们的故事这件事,我没有意见。但林鸢姐知道的故事,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完整。”

  “星座真得有那么神奇吗?你那本星座记录本还在吗?”苏梓有些好奇,想要研究星座了。

  水瓶和摩羯恋爱的话,最大的问题应该是两个人之间的恋爱节奏不一致。摩羯的爱是从低到高逐渐的升温,而水瓶刚好相反。

  “在叶淼越来越黏我的时候,我突然变得有些坏脾气了,想要一些个人空间了,所以我们闹过一段时间的冷战,我知道那时候让她很伤心,可我不想失去她,但我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韩金很自责地看了眼叶淼。

 

  叶淼后来终于明白,当初投稿应聘的时候,为什么那位星座栏目的主编说她并不懂星座与爱情的关系了。

  “后来我去翻了星座书。”说到这韩金有些害羞,“知道了我可能还是没有给到叶淼足够的安全感。我收起平日嘻嘻哈哈的态度,开始很认真地对待专业,让她感觉到,我是有很努力的在为我们的将来做打算的。让她知道,我突然变得有些平淡不是因为不爱她了,而是因为她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我也不会突然不见了。爱是两个人的相互体谅和包容,也很感谢她能容忍我的坏脾气,我的深夜负能量和莫名其妙的任性。”

  知道问题所在的他们自然也就跨过了这个坎。

  “星座真得有那么神奇吗?你那本星座记录本还在吗?”苏梓有些好奇,想要研究星座了。

  在一旁的叶淼突然想起自己以前那些荒谬的举动,抿嘴笑了,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其实从山顶回来的那天,那本笔记本的第一页就被我撕了,星座只是参考,人生还是你自己的。所以修炼爱情啊,不光只是靠星座,更多的是靠真心。”

  叶淼后来终于明白,当初投稿应聘的时候,为什么那位星座栏目的主编说她并不懂星座与爱情的关系了。

  往往都是因为先爱上了,才会想了解他的星座的。

  爱情是需要磨合修炼的,磨合的过程中肯定会出现问题,有人会寻求星座的帮忙,而这群人往往都是可爱的,他们都是很爱对方的,他们都有想要解决问题的决心。他们想通过星座分析预测到对方对恋爱的态度,想了解对方隐藏起来脆弱的一面,他们有想和你一起走下去的决心。如果不爱了,可能就算知道问题所在,也不会想去改变的吧。

  如果星座分析认为你们俩的星座很不契合,难道就走不下去了吗?

  说你们不搭那也只是说,这两个星座在相处的过程中会比其他星座更难一些,遇到的问题更多一些。而星座分析的意义就在于,告诉你两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问题,应该用什么办法去解决,这样不就走下去了吗。

  还有,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啊,哪里管得了是什么星座啊。

  
  叶淼意识到气氛好像有些尴尬,向韩金投去求救的目光。韩金一边给牛肉翻边以防烤焦,一边说道:“关于你想画我们的故事这件事,我没有意见。但林鸢姐知道的故事,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完整。”
  可能因为爬山消耗了挺多的体力,叶淼抵不住困意开始打盹。韩金往她身边靠了靠,让她的脑袋能搭在自己的肩上,可以睡得舒服些。
  “这个我没研究过,我10月26日出生的。”陈默拿起一片生菜,将刚烤好的牛肉沾上海鲜酱夹到生菜里卷好,递到苏梓面前。
  “这不遇到我了嘛,等着,哥给你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我们的痴情男主韩金是否有空。”明明年纪是店里最小的,唐仟却总喜欢“哥哥哥”地称呼自己,还真是学生气。苏梓觉得有些好笑,但内心还是感激的。
  以为会被拒绝的韩金这时激动地对着浩瀚的星空喊了起来:“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下一秒抱起叶淼转起圈来。
  眼前突然多了一份饭,叶淼下意识地抬起头。
  这个人是谁。苏梓心中不禁疑惑。几秒钟后就看见一个古灵精怪的男生拉着陈默进了店里。这应该是很久没来店里的唐仟了吧,苏梓心里很快得到定论。
  初生的摩羯座都是不会爱的,他们总是会思考很多,他们有些木讷,不喜欢主动,什么事情都憋心里,所以他们希望能有人指引他们怎么去相处,希望有人能耐心地教他们怎么去爱。
  “那天不用兼职,有空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玩吗?”叶淼满怀期待地说。
  叶淼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告白中,眼前这个少年眼睛里的光芒似乎比今天的星星还要璀璨,让她挪不开眼。“好。”叶淼还没来得及思考什么,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概率这么微乎其微的流星雨都让我们遇到了,即便是最不契合的星座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这个夏天,带TA一起去看摩羯座流星雨。”这个醒目的标题吸引了韩金,“这个月将迎来摩羯座流星雨,感兴趣的朋友可选个空旷的地方,在流星雨活动日期最盛的7月30日前后,带你心中的那个TA前去观赏哦。”韩金记起叶淼不就是摩羯座,还是星座控,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
  “睡吧,待会如果看到流星雨,我叫你。”
  知道问题所在的他们自然也就跨过了这个坎。
  “睡吧,待会如果看到流星雨,我叫你。”
  “这不遇到我了嘛,等着,哥给你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我们的痴情男主韩金是否有空。”明明年纪是店里最小的,唐仟却总喜欢“哥哥哥”地称呼自己,还真是学生气。苏梓觉得有些好笑,但内心还是感激的。
  唐仟看了看对面没人坐的座位,再次觉得,自己又成了这长方桌上的电灯泡。
  这个人是谁。苏梓心中不禁疑惑。几秒钟后就看见一个古灵精怪的男生拉着陈默进了店里。这应该是很久没来店里的唐仟了吧,苏梓心里很快得到定论。
  韩金向叶淼伸出一只手,想和叶淼握手言和。叶淼注意到韩金的手白皙修长又骨骼分明,很好看,想着还要和韩金相处继续记录她的星座笔记本,收起生闷气的脸,伸出手拍了拍他的掌心,以示和好。
  眼前的男生干净大方,漂亮的唇形浅浅的十分好看,唇角仿佛天生上扬。叶淼诧异于自己的微微晃神,收起心绪说道:“那这么说来我可能命里缺水了。”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韩金在等叶淼的答案。
  韩金细细翻了翻这本杂志,第27页竟然是星座专栏,恰好在介绍如何和摩羯座交往。“可能这期杂志是主打介绍摩羯座的吧。叶淼这么相信星座学,说不定真的有一些玄学在里面,我还是好好看看吧。但是怎么会这么凑巧,可能唐仟真的是我的贵人。”
  “7月30日那天,你有空吗?”韩金有些紧张地问,很怕被拒绝,之前就因为叶淼有自己的安排所以拒绝过几次韩金的邀请。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叶淼,我想对你说的是,虽然你的星座书上写着我们俩的星座最不契合,但是从一开始靠近你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了。我就有一种想要继续下去的冲动,这种冲动让我觉得,无论什么困难,都能因为喜欢你而有勇气和决心去克服。每次下雨的时候会想着你有没有带伞;你打喷嚏了会担心你是不是感冒了;你心情不好了,即便不是因为我,我也莫名地跟着不好了......虽然我知道你一开始可能是把我当作新的实验目标,才接近我,但我还是不可自拔地陷了进去。我喜欢你,想照顾你,我不想做你的星座男友,我想做你真正的男朋友。”
  叶淼接过梗后的调侃是韩金没有想到的,愣了一秒以后开始把自己碗里还没动过筷的肉狂夹给叶淼。“你干嘛把肉都夹给我呀,自己不吃了吗?诶诶诶,你给自己留点啊。”叶淼看到自己碗里的肉已经叠了一小堆了,忙开口制止。
  “叶淼快醒醒,快醒醒!”睡梦中的叶淼被韩金焦急的声音喊醒。
  她喜欢看他在图书馆睡觉,太阳最后一抹余晖停在他细细的睫毛和碎碎柔软的头发上,叶淼心里痒了下,想帮他捋顺头发,但还是抑制住了这个念头。其实叶淼是喜欢韩金在操场上打篮球的,她曾在围网外看见过他打球,很自信地后仰跳投,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重新认识以后,他就突然不爱打篮球了。她知道韩金不爱吃早饭,所以晨跑的时候总是多带一份早餐放在袋子里。她知道韩金爱吃食堂周二才有的抢手菜——蟹黄豆腐,所以在每个星期二的第四节课的时候,叶淼都让周婷帮忙掩护,提早十分钟到食堂帮韩金打菜。
  苏梓对这带的美食很是熟悉,路过看到自己喜欢的店,都会向陈默介绍。唐仟觉得自己是个十万瓦的电灯泡。
 
  两个人吃着饭,没有任何语言交流。“诶你一直这么不爱说话的吗?”韩金想要打破这份沉默,“第一次见你跟我争执星座爱情观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嘛。”叶淼停下在吃糖醋排骨的嘴巴,想起上次韩金否定她的星座爱情学,鼓着嘴瞪着他。“噗,这么看你还挺可爱的。能不能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叫韩金。”
  韩金很温柔又带着男生特有磁性的声音传进叶淼耳朵里,又往叶淼周围喷了喷驱蚊喷雾,叶淼很安心地睡着了。
  还有,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啊,哪里管得了是什么星座啊。
  “叶淼,我想对你说的是,虽然你的星座书上写着我们俩的星座最不契合,但是从一开始靠近你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了。我就有一种想要继续下去的冲动,这种冲动让我觉得,无论什么困难,都能因为喜欢你而有勇气和决心去克服。每次下雨的时候会想着你有没有带伞;你打喷嚏了会担心你是不是感冒了;你心情不好了,即便不是因为我,我也莫名地跟着不好了......虽然我知道你一开始可能是把我当作新的实验目标,才接近我,但我还是不可自拔地陷了进去。我喜欢你,想照顾你,我不想做你的星座男友,我想做你真正的男朋友。”
  这个人是谁。苏梓心中不禁疑惑。几秒钟后就看见一个古灵精怪的男生拉着陈默进了店里。这应该是很久没来店里的唐仟了吧,苏梓心里很快得到定论。
  眼前突然多了一份饭,叶淼下意识地抬起头。
  快到了约定的时间,三个人收拾了一下关了店门出发了。因为烤肉店距离往西不是很远,他们决定步行前去。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那天不用兼职,有空的。你是要带我去哪儿玩吗?”叶淼满怀期待地说。
  这个人是谁。苏梓心中不禁疑惑。几秒钟后就看见一个古灵精怪的男生拉着陈默进了店里。这应该是很久没来店里的唐仟了吧,苏梓心里很快得到定论。
  “陈默,这家的早餐特别好吃,来往西的路上可以买,你一个人也要记得好好吃早饭啊。”
  唐仟看了眼低头在看画本的陈默,挑挑眉,问苏梓:“我们下午关门后和他们约一起去吃烤肉怎么样?这样你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也可以一起问他们。”又有烤肉可以吃,又有故事可以听,苏梓很开心地比了个OK的手势。
  韩金现在可以确定了,自己是真的喜欢叶淼。相处的时间久了,韩金开始慢慢融入叶淼的生活了。叶淼喜欢清晨早早地起床去跑步,韩金就改了喜欢赖床的毛病天天起来陪跑,叶淼喜欢傍晚时分去图书馆看书,韩金就经常推了朋友打篮球的邀请,一起去图书馆看书,虽然他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
  叶淼发现韩金其实是很感性的,不喜欢随波逐流,但又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很多时候他只是想要有个倾诉的对象,来接受他的郁闷和负能量,而叶淼做得最多的就是倾听,只是在适当的时机给予他理性的建议。
  “停停停,”叶淼有些晕了,“我一个一个回答好不好,是在你介绍的‘往西’失物招领处找到的,至于谁帮我找到的,嗯...是我现在的新目标,一个叫韩金的水瓶座男生。”
  下课后叶淼习惯性地翻到杂志第27页看星座专栏,一边拿出之前写的星座记录本,眼前忽然浮现出韩金反驳自己爱情观的模样,想了想还是合上了杂志。无论其他栏目怎么变换,星座栏目雷打不动的就在第27页。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7月30日那天,你有空吗?”韩金有些紧张地问,很怕被拒绝,之前就因为叶淼有自己的安排所以拒绝过几次韩金的邀请。
  叶淼发现韩金其实是很感性的,不喜欢随波逐流,但又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很多时候他只是想要有个倾诉的对象,来接受他的郁闷和负能量,而叶淼做得最多的就是倾听,只是在适当的时机给予他理性的建议。
  山顶很空旷,今天月亮匿了大半的身影,留下一个弯弯的月牙儿,抬头就能看到漫天的星星,耳边有蝉鸣声,叶淼偷偷瞄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韩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叶淼被心里的这句话吓了一跳,将自己羞红的脸藏在了夜色中。
  ......
  “7月30日那天,你有空吗?”韩金有些紧张地问,很怕被拒绝,之前就因为叶淼有自己的安排所以拒绝过几次韩金的邀请。
  “嗯,林鸢姐再见!”苏梓啃着饼干坐在柜台前研究林鸢姐带给她的星座栏目杂志。
  韩金向叶淼伸出一只手,想和叶淼握手言和。叶淼注意到韩金的手白皙修长又骨骼分明,很好看,想着还要和韩金相处继续记录她的星座笔记本,收起生闷气的脸,伸出手拍了拍他的掌心,以示和好。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韩金失笑,突然意识到,和叶淼也相处挺久了,但为什么关系很难更进一步呢。躺在床上的他辗转反侧,“是不是应该表白了,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她一点表示也没有呢?我已经尽量规避和她聊星座爱情了,难道她真的只是想收集不同星座的男朋友所以才故意接近我的吗,但是她每次看着我藏在眼底的盈盈笑意不会有假。”那天晚上,韩金失眠了,他很想知道,叶淼是怎么想的。
  还有,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啊,哪里管得了是什么星座啊。
  “星座的故事?不会是我那哥们韩金的故事吧?”唐仟一听话题转移了,赶忙来搭话。
  “停停停,”叶淼有些晕了,“我一个一个回答好不好,是在你介绍的‘往西’失物招领处找到的,至于谁帮我找到的,嗯...是我现在的新目标,一个叫韩金的水瓶座男生。”
  “睡吧,待会如果看到流星雨,我叫你。”
  叶淼接过梗后的调侃是韩金没有想到的,愣了一秒以后开始把自己碗里还没动过筷的肉狂夹给叶淼。“你干嘛把肉都夹给我呀,自己不吃了吗?诶诶诶,你给自己留点啊。”叶淼看到自己碗里的肉已经叠了一小堆了,忙开口制止。
  “陈默,这家的早餐特别好吃,来往西的路上可以买,你一个人也要记得好好吃早饭啊。”
  和慢热的摩羯谈恋爱,是需要不断地修炼磨合的。如果摩羯为你做了很多,就不要再苛责他们的不主动和有些闷了。
  晕乎乎的叶淼睁眼就看到头顶的星空上有几道拖着细长身影的白光从她眼前划过,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这些星星这样的近。
  “陈默,这家的早餐特别好吃,来往西的路上可以买,你一个人也要记得好好吃早饭啊。”
  这个人是谁。苏梓心中不禁疑惑。几秒钟后就看见一个古灵精怪的男生拉着陈默进了店里。这应该是很久没来店里的唐仟了吧,苏梓心里很快得到定论。
  以为会被拒绝的韩金这时激动地对着浩瀚的星空喊了起来:“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下一秒抱起叶淼转起圈来。
  晕乎乎的叶淼睁眼就看到头顶的星空上有几道拖着细长身影的白光从她眼前划过,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这些星星这样的近。
  叶淼知道韩金对自己很好,可她好像不太会表达,总是选择做得很多。
  眼前突然多了一份饭,叶淼下意识地抬起头。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
  如果星座分析认为你们俩的星座很不契合,难道就走不下去了吗?
  陈默呆愣了几秒,动作有些僵硬,努力抑制住脸上的笑意。苏梓满脸绯红地接过后低头吃了起来。桌子上的烤肉滋滋滋地响。
  这个人是谁。苏梓心中不禁疑惑。几秒钟后就看见一个古灵精怪的男生拉着陈默进了店里。这应该是很久没来店里的唐仟了吧,苏梓心里很快得到定论。
  “我是巨蟹座欸,对了陈默,你是什么星座啊,我都不知道你生日。”
  “摩羯座和水瓶座虐恋记录篇。”叶淼抱着撞南墙的心态在新的一页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眼前突然多了一份饭,叶淼下意识地抬起头。
  叶淼知道韩金对自己很好,可她好像不太会表达,总是选择做得很多。
  “其实从山顶回来的那天,那本笔记本的第一页就被我撕了,星座只是参考,人生还是你自己的。所以修炼爱情啊,不光只是靠星座,更多的是靠真心。”
  两个人吃着饭,没有任何语言交流。“诶你一直这么不爱说话的吗?”韩金想要打破这份沉默,“第一次见你跟我争执星座爱情观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嘛。”叶淼停下在吃糖醋排骨的嘴巴,想起上次韩金否定她的星座爱情学,鼓着嘴瞪着他。“噗,这么看你还挺可爱的。能不能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叫韩金。”
  叶淼意识到气氛好像有些尴尬,向韩金投去求救的目光。韩金一边给牛肉翻边以防烤焦,一边说道:“关于你想画我们的故事这件事,我没有意见。但林鸢姐知道的故事,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完整。”
  没过多久一声陌生的叫喊就传到苏梓的耳朵里了,“陈默你快点呀。”
  “流星体原来是围绕太阳运动的,只是在经过地球附近的时候,贪玩的它们受到地球引力的作用,改变了其轨道,所以进入地球大气层。”
  “嗯!那天可能会出现摩羯座流星雨。”韩金听到叶淼答应了邀请后露出欣喜轻松的笑容,但又怕最后没有看到,叶淼会很失落,赶忙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看到。”
  ......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苗疆蛊事2

巫蛊之祸,自西汉起延续几千年,屡禁不止,直至如今!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标签:悬疑

教父

五年前,我为了最好的兄弟入狱。我出狱后却发现……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阴坟

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究竟为人,还是魂?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绑架全人类

吴清晨的每一秒,就是整个地球的下一秒。异界独家直播!

作者:小雨清晨
标签:科幻

太古剑尊

大道交错,剑者独尊。这是一个人和一把剑的故事!

作者:青石细语
标签:玄幻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出海游玩遭遇风浪,和校花一同被海水冲到了荒岛上……

作者:万里龙城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