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二章:退黑潮

作者:清之落痕  发布时间:2017-04-20 22:08  字数:3224 

  近了,更近了,西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水。这时,前方的人群忽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欢呼声中充满了欣喜与兴奋。
  在成功驱赶了火魔狼,回到部落之后,卓桑和桑德拉决定大庆三天,牧民们也纷纷响应,甚至很多人都表示大庆三天怎么够,最起码要大庆七天!也难怪牧民们高兴,这毕竟解决了一个长久以来一直压得刚瓦部落喘不过气来的大患,自然是值得好好庆祝一番。
  一堆又一堆的草不停的飞起,一个又一个的木桶接连被灌满,一群又一群欢快的牧民拎着木桶而去,而西巴则在一次又一次的心惊胆战。
  “桑德拉祭祀,您还年轻,还不老呢。刚才那么多草,肯定是您太累了。”西巴急忙宽慰。阿泰也在一旁帮腔:“就是,桑德拉祭祀,您还不老。”
  当两个人背后说另一个人的悄悄话时,如果被人知道的话就很尴尬了,而最尴尬的莫过于当着被议论的人的面被人问起来。
  之前作为一个女孩子,西巴还是喝过酒的,虽然没怎么喝过白酒,但是啤酒、瓶装鸡尾酒也喝了不少,这一杯酒下去还能抗住,但是阿泰就不行了。阿泰看西巴喝了之后,也学着西巴的样子一口闷了,结果喝了之后就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桑德拉祭祀,您还年轻,还不老呢。刚才那么多草,肯定是您太累了。”西巴急忙宽慰。阿泰也在一旁帮腔:“就是,桑德拉祭祀,您还不老。”
  “谢谢,谢谢。”西巴连忙说道,神态有些略尴尬。
  桑德拉叹了口气,也没有再纠结于这个问题,话锋一转,说起了黑潮:“也不知道现在黑潮怎么样了?走,我们去前边看看,如果真的没用的话,也正好跟着卓桑抵挡一番。还记得年轻的时候跟他一起抵挡黑潮时,那叫杀得一个痛快。”
  “谢谢,谢谢。”西巴连忙说道,神态有些略尴尬。
  卓桑看到这一幕,笑了:“哈哈,西巴,你的朋友不能喝酒啊。以后你要多锻炼锻炼他,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卓亚,你先带阿泰下去休息。”
  这时,桑德拉又从祭坛上飞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就没有上去的时候那么潇洒了,下来的时候直打晃,看得西巴都担心他会一个跟头栽下来。在桑德拉快到地面之后,西巴跟阿泰赶紧跑过去,落地的时候,桑德拉一个踉跄,西巴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他,阿泰也急忙伸出手,扶住了另一边。
  “谢谢,谢谢。”西巴连忙说道,神态有些略尴尬。
  当两个人背后说另一个人的悄悄话时,如果被人知道的话就很尴尬了,而最尴尬的莫过于当着被议论的人的面被人问起来。
  被卓玛这一看,西巴觉得更尴尬了,为了掩饰这份尴尬,他端起酒杯对着卓桑、桑德拉说道:“这杯酒是晚辈敬给卓桑叔叔和桑德拉祭祀两位的,您们两个的所作所为让我钦佩,”说罢,头一仰,又是一杯酒下肚,卓桑跟桑德拉也是一杯到底。
  卓桑看到这一幕,笑了:“哈哈,西巴,你的朋友不能喝酒啊。以后你要多锻炼锻炼他,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卓亚,你先带阿泰下去休息。”
  这人太实在了也不好,他能把你也得一愣一愣的,而且你还不能跟他明说,这简直是要憋出内伤的节奏,卓桑现在就有点这样的感觉,他怒道:“赶紧吃饭,这么多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听到这欢呼声,桑德拉停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对西巴笑道:“看来我的预言没有错,西巴,”西巴本来想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不想表现得那么不淡定,但是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而且越咧越大,到最后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卓桑这杯酒干的痛快,西巴跟阿泰肯定也不能失了礼数,只不过西巴盯着桌子上的酒杯暗暗叫苦。因为这酒杯已经不是晚上吃饭时那种小酒杯了,而是换成了大酒杯,比餐厅里那种酒杯还要大,估计这一杯下去,三两多酒也就下了肚了。
  
  “哦。”卓亚闷闷不乐地坐下来。虽然卓亚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个个都不说话了,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
  之前作为一个女孩子,西巴还是喝过酒的,虽然没怎么喝过白酒,但是啤酒、瓶装鸡尾酒也喝了不少,这一杯酒下去还能抗住,但是阿泰就不行了。阿泰看西巴喝了之后,也学着西巴的样子一口闷了,结果喝了之后就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西巴咬着牙端起了酒杯,牙一咬,一仰头,这杯酒就下了肚,同时一股辛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蔓延到了胃部——这酒也给换了!度数明显上去了!
  “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愿望,一个是找到抵御黑潮的办法,另一个就是给卓玛找一个好归宿了。如果卓玛能跟西巴这孩子在一起,那我死也瞑目了。如不你不好意思开这个口,那就我说,卓玛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有这个资格。”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西巴的心开始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咚咚地跳个不停,他竖起了耳朵,眼睛瞪得大大的,紧紧注视着前方。
  近了,更近了,西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水。这时,前方的人群忽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欢呼声中充满了欣喜与兴奋。
  听了桑德拉的话,卓桑赞同地点点头:“西巴这孩子确实不错,勇敢、热心、不张扬,卓玛的眼光确实不错。”
  一堆又一堆的草不停的飞起,一个又一个的木桶接连被灌满,一群又一群欢快的牧民拎着木桶而去,而西巴则在一次又一次的心惊胆战。
  一路上,三个人的心态各不相同,中间的桑德拉非常坦然,显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右边的西巴则是惴惴不安,生怕自己的法子不灵,害了桑德拉;左边的阿泰也是心中忐忑,只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己了,这马上就要面对成百上千的火魔狼了,这办法还有没有用啊?要是没用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愿望,一个是找到抵御黑潮的办法,另一个就是给卓玛找一个好归宿了。如果卓玛能跟西巴这孩子在一起,那我死也瞑目了。如不你不好意思开这个口,那就我说,卓玛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有这个资格。”
  近了,更近了,西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水。这时,前方的人群忽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欢呼声中充满了欣喜与兴奋。
  “是,阿爸。”卓亚走过去摇了摇阿泰,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卓亚无法,只得直接把阿泰背了起来,带回去休息。
  看得出来,桑德拉这一番也十分辛苦,脸色惨白如纸,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桑德拉一阵苦笑:“不行了,看来是真的老了,”
  这下酒杯又空了,但是空了不到三秒钟,就又被卓玛给倒满了,原来上一次卓玛给西巴倒完酒之后,就坐在了西巴的侧后方,只不过西巴没有注意到而已。
  祭祀之力的确神奇,而且效率也够高,不多一会,这总共二十堆的草就都变成了草渣,当最后的一堆草也变成草汁之后,巨大的广场上也就没人了,除了西巴和阿泰。本来茜巴也想去帮忙,但是被桑德拉留了下来。
  这人太实在了也不好,他能把你也得一愣一愣的,而且你还不能跟他明说,这简直是要憋出内伤的节奏,卓桑现在就有点这样的感觉,他怒道:“赶紧吃饭,这么多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这时,桑德拉又从祭坛上飞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就没有上去的时候那么潇洒了,下来的时候直打晃,看得西巴都担心他会一个跟头栽下来。在桑德拉快到地面之后,西巴跟阿泰赶紧跑过去,落地的时候,桑德拉一个踉跄,西巴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他,阿泰也急忙伸出手,扶住了另一边。
  卓玛跟西巴的情形完全被卓亚一家和桑德拉看在了眼里,桑德拉哈哈一笑,对着卓桑说道:“老伙计,看上去你们家这颗部落里的明珠似乎看上了西巴。我觉得西巴这孩子不错,从这次抵抗黑潮中能看出来是个好孩子,值得托付终身啊。”
  “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愿望,一个是找到抵御黑潮的办法,另一个就是给卓玛找一个好归宿了。如果卓玛能跟西巴这孩子在一起,那我死也瞑目了。如不你不好意思开这个口,那就我说,卓玛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有这个资格。”
  “哈哈,哈哈哈…”西巴不由得笑了起来。
  桑德拉叹了口气,也没有再纠结于这个问题,话锋一转,说起了黑潮:“也不知道现在黑潮怎么样了?走,我们去前边看看,如果真的没用的话,也正好跟着卓桑抵挡一番。还记得年轻的时候跟他一起抵挡黑潮时,那叫杀得一个痛快。”
  在成功驱赶了火魔狼,回到部落之后,卓桑和桑德拉决定大庆三天,牧民们也纷纷响应,甚至很多人都表示大庆三天怎么够,最起码要大庆七天!也难怪牧民们高兴,这毕竟解决了一个长久以来一直压得刚瓦部落喘不过气来的大患,自然是值得好好庆祝一番。
  “哦。”卓亚闷闷不乐地坐下来。虽然卓亚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个个都不说话了,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
  “阿泰我已经放到桑德拉叔叔的帐篷里了,只是喝多了而已,没多大事,睡一觉就好了。阿爸,刚才我就问问,您发什么火啊?”卓亚表示自己很委屈。
  “桑德拉祭祀,您还年轻,还不老呢。刚才那么多草,肯定是您太累了。”西巴急忙宽慰。阿泰也在一旁帮腔:“就是,桑德拉祭祀,您还不老。”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西巴咬着牙端起了酒杯,牙一咬,一仰头,这杯酒就下了肚,同时一股辛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蔓延到了胃部——这酒也给换了!度数明显上去了!
  卓玛跟西巴的情形完全被卓亚一家和桑德拉看在了眼里,桑德拉哈哈一笑,对着卓桑说道:“老伙计,看上去你们家这颗部落里的明珠似乎看上了西巴。我觉得西巴这孩子不错,从这次抵抗黑潮中能看出来是个好孩子,值得托付终身啊。”
  听到这欢呼声,桑德拉停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对西巴笑道:“看来我的预言没有错,西巴,”西巴本来想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不想表现得那么不淡定,但是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而且越咧越大,到最后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来,西巴,阿泰,我敬你们一杯,要不是你们两个的办法,我们刚瓦部落必定损失惨重,我代表刚瓦部落,谢谢你们了!”刚坐下不久,卓桑就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向西巴二人敬了一杯酒。为了表现诚意,卓桑喝完之后,还将杯子倒了过来,滴酒未落。
  
  “谢谢,谢谢。”西巴连忙说道,神态有些略尴尬。
  “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愿望,一个是找到抵御黑潮的办法,另一个就是给卓玛找一个好归宿了。如果卓玛能跟西巴这孩子在一起,那我死也瞑目了。如不你不好意思开这个口,那就我说,卓玛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有这个资格。”

  一堆又一堆的草不停的飞起,一个又一个的木桶接连被灌满,一群又一群欢快的牧民拎着木桶而去,而西巴则在一次又一次的心惊胆战。

  祭祀之力的确神奇,而且效率也够高,不多一会,这总共二十堆的草就都变成了草渣,当最后的一堆草也变成草汁之后,巨大的广场上也就没人了,除了西巴和阿泰。本来茜巴也想去帮忙,但是被桑德拉留了下来。

  “哦。”卓亚闷闷不乐地坐下来。虽然卓亚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个个都不说话了,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

  这时,桑德拉又从祭坛上飞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就没有上去的时候那么潇洒了,下来的时候直打晃,看得西巴都担心他会一个跟头栽下来。在桑德拉快到地面之后,西巴跟阿泰赶紧跑过去,落地的时候,桑德拉一个踉跄,西巴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他,阿泰也急忙伸出手,扶住了另一边。

  看得出来,桑德拉这一番也十分辛苦,脸色惨白如纸,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桑德拉一阵苦笑:“不行了,看来是真的老了,”

  看得出来,桑德拉这一番也十分辛苦,脸色惨白如纸,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桑德拉一阵苦笑:“不行了,看来是真的老了,”

  “桑德拉祭祀,您还年轻,还不老呢。刚才那么多草,肯定是您太累了。”西巴急忙宽慰。阿泰也在一旁帮腔:“就是,桑德拉祭祀,您还不老。”

  桑德拉叹了口气,也没有再纠结于这个问题,话锋一转,说起了黑潮:“也不知道现在黑潮怎么样了?走,我们去前边看看,如果真的没用的话,也正好跟着卓桑抵挡一番。还记得年轻的时候跟他一起抵挡黑潮时,那叫杀得一个痛快。”

  就这样,西巴跟阿泰一左一右搀着桑德拉开始向最初示警号角响起的方向走,因为依照经验,示警号角最初响起的地方,也将是黑潮最先发起冲击的地方。

  一路上,三个人的心态各不相同,中间的桑德拉非常坦然,显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右边的西巴则是惴惴不安,生怕自己的法子不灵,害了桑德拉;左边的阿泰也是心中忐忑,只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己了,这马上就要面对成百上千的火魔狼了,这办法还有没有用啊?要是没用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三个人就这样往前走了,西巴一边希望这时间慢一点走,最好永远停止在这一刻,这样的话就不用去面对那个坏的现实,一方面他又希望时间能快点走,最后马上他们就来到前线,看看这草汁究竟效果如何。这一刻,西巴忽然想起了狄更斯在《双城记》里的名句:这是最好的时代,但也是最坏的时代。对时代的矛盾,似乎同此刻西巴对时间的矛盾一般无二。

  渐渐地,西巴他们走到了部落的边缘;渐渐地,部落外边燃烧的火把在西巴眼中开始跳动;渐渐地,玛奇兰的吼声越来越响亮;渐渐地,火把下映照着的人影也呈现在了眼前。

  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西巴的心开始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咚咚地跳个不停,他竖起了耳朵,眼睛瞪得大大的,紧紧注视着前方。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近了,更近了,西巴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水。这时,前方的人群忽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欢呼声中充满了欣喜与兴奋。

  听到这欢呼声,桑德拉停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对西巴笑道:“看来我的预言没有错,西巴,”西巴本来想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不想表现得那么不淡定,但是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而且越咧越大,到最后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哈哈,哈哈哈…”西巴不由得笑了起来。

  在成功驱赶了火魔狼,回到部落之后,卓桑和桑德拉决定大庆三天,牧民们也纷纷响应,甚至很多人都表示大庆三天怎么够,最起码要大庆七天!也难怪牧民们高兴,这毕竟解决了一个长久以来一直压得刚瓦部落喘不过气来的大患,自然是值得好好庆祝一番。

  庆祝从当天夜里就开始了,原本是定在明天,但是兴奋的牧民们自发地进行庆祝,卓桑和桑德拉一看这情况,也决定从善如流,宣布从今天夜里开始大肆庆祝。

  祭坛广场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人们庆祝的场所,牧民们纷纷将自己舍不得吃的好酒好肉都拿了出来,聚集在一起。大家点起了一堆又一堆耕火,大家围绕着火堆跳着欢快而又原始粗狂的舞蹈,动作虽然不多,但是也是充满了美感,令人赏心悦目。

  在这欢快的人群中,自然少不了西巴跟阿泰,他们两个跟卓桑一家坐在了一起,除了他们两个之外,祭祀桑德拉也来凑热闹。因为是庆祝,所以卓玛这次也并没有回避,而是坐在了娜仁的一旁。

  “来,西巴,阿泰,我敬你们一杯,要不是你们两个的办法,我们刚瓦部落必定损失惨重,我代表刚瓦部落,谢谢你们了!”刚坐下不久,卓桑就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向西巴二人敬了一杯酒。为了表现诚意,卓桑喝完之后,还将杯子倒了过来,滴酒未落。

  “来,西巴,阿泰,我敬你们一杯,要不是你们两个的办法,我们刚瓦部落必定损失惨重,我代表刚瓦部落,谢谢你们了!”刚坐下不久,卓桑就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向西巴二人敬了一杯酒。为了表现诚意,卓桑喝完之后,还将杯子倒了过来,滴酒未落。

  卓桑这杯酒干的痛快,西巴跟阿泰肯定也不能失了礼数,只不过西巴盯着桌子上的酒杯暗暗叫苦。因为这酒杯已经不是晚上吃饭时那种小酒杯了,而是换成了大酒杯,比餐厅里那种酒杯还要大,估计这一杯下去,三两多酒也就下了肚了。

  听到这欢呼声,桑德拉停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对西巴笑道:“看来我的预言没有错,西巴,”西巴本来想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不想表现得那么不淡定,但是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而且越咧越大,到最后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西巴咬着牙端起了酒杯,牙一咬,一仰头,这杯酒就下了肚,同时一股辛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蔓延到了胃部——这酒也给换了!度数明显上去了!

  之前作为一个女孩子,西巴还是喝过酒的,虽然没怎么喝过白酒,但是啤酒、瓶装鸡尾酒也喝了不少,这一杯酒下去还能抗住,但是阿泰就不行了。阿泰看西巴喝了之后,也学着西巴的样子一口闷了,结果喝了之后就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卓桑看到这一幕,笑了:“哈哈,西巴,你的朋友不能喝酒啊。以后你要多锻炼锻炼他,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卓亚,你先带阿泰下去休息。”

  “是,阿爸。”卓亚走过去摇了摇阿泰,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卓亚无法,只得直接把阿泰背了起来,带回去休息。

  西巴听了之后,也只得尴尬一笑。这时,一阵香风飘过,原来是卓玛过来给卓桑和西巴倒酒。在给西巴倒酒的时候,卓玛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了一眼,这一眼简直都要把西巴给看化了,眼波似春水,顾盼自生姿。这时西巴的脑海里只萦绕着一句歌词“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被卓玛这一看,西巴觉得更尴尬了,为了掩饰这份尴尬,他端起酒杯对着卓桑、桑德拉说道:“这杯酒是晚辈敬给卓桑叔叔和桑德拉祭祀两位的,您们两个的所作所为让我钦佩,”说罢,头一仰,又是一杯酒下肚,卓桑跟桑德拉也是一杯到底。

  这下酒杯又空了,但是空了不到三秒钟,就又被卓玛给倒满了,原来上一次卓玛给西巴倒完酒之后,就坐在了西巴的侧后方,只不过西巴没有注意到而已。

  “谢谢,谢谢。”西巴连忙说道,神态有些略尴尬。

  卓玛跟西巴的情形完全被卓亚一家和桑德拉看在了眼里,桑德拉哈哈一笑,对着卓桑说道:“老伙计,看上去你们家这颗部落里的明珠似乎看上了西巴。我觉得西巴这孩子不错,从这次抵抗黑潮中能看出来是个好孩子,值得托付终身啊。”

  听了桑德拉的话,卓桑赞同地点点头:“西巴这孩子确实不错,勇敢、热心、不张扬,卓玛的眼光确实不错。”

  之前作为一个女孩子,西巴还是喝过酒的,虽然没怎么喝过白酒,但是啤酒、瓶装鸡尾酒也喝了不少,这一杯酒下去还能抗住,但是阿泰就不行了。阿泰看西巴喝了之后,也学着西巴的样子一口闷了,结果喝了之后就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愿望,一个是找到抵御黑潮的办法,另一个就是给卓玛找一个好归宿了。如果卓玛能跟西巴这孩子在一起,那我死也瞑目了。如不你不好意思开这个口,那就我说,卓玛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有这个资格。”

  卓桑听后却是一阵苦笑:“我的老伙计,咱们刚瓦最看重勇敢和眼缘,而且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眼缘对上之后马上点明也是咱们刚瓦的传统了。不瞒你说,其实早在晚上他刚到我那的时候,卓玛就已经看上了这小子,而我当下就说明白了,可是这小子居然还不愿意!我的卓玛可是整个部落的明珠,这个臭小子居然还不乐意!”说到最后,卓桑都有点吹胡子瞪眼睛了。

  在这欢快的人群中,自然少不了西巴跟阿泰,他们两个跟卓桑一家坐在了一起,除了他们两个之外,祭祀桑德拉也来凑热闹。因为是庆祝,所以卓玛这次也并没有回避,而是坐在了娜仁的一旁。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谢谢,谢谢。”西巴连忙说道,神态有些略尴尬。

  庆祝从当天夜里就开始了,原本是定在明天,但是兴奋的牧民们自发地进行庆祝,卓桑和桑德拉一看这情况,也决定从善如流,宣布从今天夜里开始大肆庆祝。

  当两个人背后说另一个人的悄悄话时,如果被人知道的话就很尴尬了,而最尴尬的莫过于当着被议论的人的面被人问起来。

  卓桑怒道:“问那么多干什么?阿泰你照顾好了吗?”很有一点恼羞成怒的样子。

  “阿泰我已经放到桑德拉叔叔的帐篷里了,只是喝多了而已,没多大事,睡一觉就好了。阿爸,刚才我就问问,您发什么火啊?”卓亚表示自己很委屈。

  这人太实在了也不好,他能把你也得一愣一愣的,而且你还不能跟他明说,这简直是要憋出内伤的节奏,卓桑现在就有点这样的感觉,他怒道:“赶紧吃饭,这么多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愿望,一个是找到抵御黑潮的办法,另一个就是给卓玛找一个好归宿了。如果卓玛能跟西巴这孩子在一起,那我死也瞑目了。如不你不好意思开这个口,那就我说,卓玛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有这个资格。”

  “哦。”卓亚闷闷不乐地坐下来。虽然卓亚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个个都不说话了,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

  桑德拉叹了口气,也没有再纠结于这个问题,话锋一转,说起了黑潮:“也不知道现在黑潮怎么样了?走,我们去前边看看,如果真的没用的话,也正好跟着卓桑抵挡一番。还记得年轻的时候跟他一起抵挡黑潮时,那叫杀得一个痛快。”

  
  庆祝从当天夜里就开始了,原本是定在明天,但是兴奋的牧民们自发地进行庆祝,卓桑和桑德拉一看这情况,也决定从善如流,宣布从今天夜里开始大肆庆祝。
  “是,阿爸。”卓亚走过去摇了摇阿泰,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卓亚无法,只得直接把阿泰背了起来,带回去休息。
  卓桑怒道:“问那么多干什么?阿泰你照顾好了吗?”很有一点恼羞成怒的样子。
  听到这欢呼声,桑德拉停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对西巴笑道:“看来我的预言没有错,西巴,”西巴本来想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不想表现得那么不淡定,但是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而且越咧越大,到最后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在成功驱赶了火魔狼,回到部落之后,卓桑和桑德拉决定大庆三天,牧民们也纷纷响应,甚至很多人都表示大庆三天怎么够,最起码要大庆七天!也难怪牧民们高兴,这毕竟解决了一个长久以来一直压得刚瓦部落喘不过气来的大患,自然是值得好好庆祝一番。
  就这样,西巴跟阿泰一左一右搀着桑德拉开始向最初示警号角响起的方向走,因为依照经验,示警号角最初响起的地方,也将是黑潮最先发起冲击的地方。
  之前作为一个女孩子,西巴还是喝过酒的,虽然没怎么喝过白酒,但是啤酒、瓶装鸡尾酒也喝了不少,这一杯酒下去还能抗住,但是阿泰就不行了。阿泰看西巴喝了之后,也学着西巴的样子一口闷了,结果喝了之后就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看得出来,桑德拉这一番也十分辛苦,脸色惨白如纸,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桑德拉一阵苦笑:“不行了,看来是真的老了,”
  “谢谢,谢谢。”西巴连忙说道,神态有些略尴尬。
  这下酒杯又空了,但是空了不到三秒钟,就又被卓玛给倒满了,原来上一次卓玛给西巴倒完酒之后,就坐在了西巴的侧后方,只不过西巴没有注意到而已。
  听到这欢呼声,桑德拉停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对西巴笑道:“看来我的预言没有错,西巴,”西巴本来想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不想表现得那么不淡定,但是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而且越咧越大,到最后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卓桑这杯酒干的痛快,西巴跟阿泰肯定也不能失了礼数,只不过西巴盯着桌子上的酒杯暗暗叫苦。因为这酒杯已经不是晚上吃饭时那种小酒杯了,而是换成了大酒杯,比餐厅里那种酒杯还要大,估计这一杯下去,三两多酒也就下了肚了。
  一路上,三个人的心态各不相同,中间的桑德拉非常坦然,显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右边的西巴则是惴惴不安,生怕自己的法子不灵,害了桑德拉;左边的阿泰也是心中忐忑,只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己了,这马上就要面对成百上千的火魔狼了,这办法还有没有用啊?要是没用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卓桑看到这一幕,笑了:“哈哈,西巴,你的朋友不能喝酒啊。以后你要多锻炼锻炼他,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卓亚,你先带阿泰下去休息。”
  “是,阿爸。”卓亚走过去摇了摇阿泰,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卓亚无法,只得直接把阿泰背了起来,带回去休息。
  “谢谢,谢谢。”西巴连忙说道,神态有些略尴尬。
  听到这欢呼声,桑德拉停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对西巴笑道:“看来我的预言没有错,西巴,”西巴本来想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不想表现得那么不淡定,但是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而且越咧越大,到最后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卓桑怒道:“问那么多干什么?阿泰你照顾好了吗?”很有一点恼羞成怒的样子。
  祭坛广场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人们庆祝的场所,牧民们纷纷将自己舍不得吃的好酒好肉都拿了出来,聚集在一起。大家点起了一堆又一堆耕火,大家围绕着火堆跳着欢快而又原始粗狂的舞蹈,动作虽然不多,但是也是充满了美感,令人赏心悦目。
  庆祝从当天夜里就开始了,原本是定在明天,但是兴奋的牧民们自发地进行庆祝,卓桑和桑德拉一看这情况,也决定从善如流,宣布从今天夜里开始大肆庆祝。
  西巴咬着牙端起了酒杯,牙一咬,一仰头,这杯酒就下了肚,同时一股辛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蔓延到了胃部——这酒也给换了!度数明显上去了!
  卓桑听后却是一阵苦笑:“我的老伙计,咱们刚瓦最看重勇敢和眼缘,而且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眼缘对上之后马上点明也是咱们刚瓦的传统了。不瞒你说,其实早在晚上他刚到我那的时候,卓玛就已经看上了这小子,而我当下就说明白了,可是这小子居然还不愿意!我的卓玛可是整个部落的明珠,这个臭小子居然还不乐意!”说到最后,卓桑都有点吹胡子瞪眼睛了。
  “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愿望,一个是找到抵御黑潮的办法,另一个就是给卓玛找一个好归宿了。如果卓玛能跟西巴这孩子在一起,那我死也瞑目了。如不你不好意思开这个口,那就我说,卓玛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有这个资格。”
  听到这欢呼声,桑德拉停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对西巴笑道:“看来我的预言没有错,西巴,”西巴本来想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不想表现得那么不淡定,但是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而且越咧越大,到最后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来,西巴,阿泰,我敬你们一杯,要不是你们两个的办法,我们刚瓦部落必定损失惨重,我代表刚瓦部落,谢谢你们了!”刚坐下不久,卓桑就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向西巴二人敬了一杯酒。为了表现诚意,卓桑喝完之后,还将杯子倒了过来,滴酒未落。
  看得出来,桑德拉这一番也十分辛苦,脸色惨白如纸,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桑德拉一阵苦笑:“不行了,看来是真的老了,”
  “来,西巴,阿泰,我敬你们一杯,要不是你们两个的办法,我们刚瓦部落必定损失惨重,我代表刚瓦部落,谢谢你们了!”刚坐下不久,卓桑就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向西巴二人敬了一杯酒。为了表现诚意,卓桑喝完之后,还将杯子倒了过来,滴酒未落。
  西巴听了之后,也只得尴尬一笑。这时,一阵香风飘过,原来是卓玛过来给卓桑和西巴倒酒。在给西巴倒酒的时候,卓玛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了一眼,这一眼简直都要把西巴给看化了,眼波似春水,顾盼自生姿。这时西巴的脑海里只萦绕着一句歌词“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卓玛跟西巴的情形完全被卓亚一家和桑德拉看在了眼里,桑德拉哈哈一笑,对着卓桑说道:“老伙计,看上去你们家这颗部落里的明珠似乎看上了西巴。我觉得西巴这孩子不错,从这次抵抗黑潮中能看出来是个好孩子,值得托付终身啊。”
  “是,阿爸。”卓亚走过去摇了摇阿泰,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卓亚无法,只得直接把阿泰背了起来,带回去休息。
  看得出来,桑德拉这一番也十分辛苦,脸色惨白如纸,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桑德拉一阵苦笑:“不行了,看来是真的老了,”
  西巴咬着牙端起了酒杯,牙一咬,一仰头,这杯酒就下了肚,同时一股辛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蔓延到了胃部——这酒也给换了!度数明显上去了!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哦。”卓亚闷闷不乐地坐下来。虽然卓亚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个个都不说话了,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
  “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愿望,一个是找到抵御黑潮的办法,另一个就是给卓玛找一个好归宿了。如果卓玛能跟西巴这孩子在一起,那我死也瞑目了。如不你不好意思开这个口,那就我说,卓玛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有这个资格。”
  看得出来,桑德拉这一番也十分辛苦,脸色惨白如纸,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头发。桑德拉一阵苦笑:“不行了,看来是真的老了,”
  就这样,西巴跟阿泰一左一右搀着桑德拉开始向最初示警号角响起的方向走,因为依照经验,示警号角最初响起的地方,也将是黑潮最先发起冲击的地方。
  这下酒杯又空了,但是空了不到三秒钟,就又被卓玛给倒满了,原来上一次卓玛给西巴倒完酒之后,就坐在了西巴的侧后方,只不过西巴没有注意到而已。
  卓桑听后却是一阵苦笑:“我的老伙计,咱们刚瓦最看重勇敢和眼缘,而且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眼缘对上之后马上点明也是咱们刚瓦的传统了。不瞒你说,其实早在晚上他刚到我那的时候,卓玛就已经看上了这小子,而我当下就说明白了,可是这小子居然还不愿意!我的卓玛可是整个部落的明珠,这个臭小子居然还不乐意!”说到最后,卓桑都有点吹胡子瞪眼睛了。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西巴听了之后,也只得尴尬一笑。这时,一阵香风飘过,原来是卓玛过来给卓桑和西巴倒酒。在给西巴倒酒的时候,卓玛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了一眼,这一眼简直都要把西巴给看化了,眼波似春水,顾盼自生姿。这时西巴的脑海里只萦绕着一句歌词“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卓桑看到这一幕,笑了:“哈哈,西巴,你的朋友不能喝酒啊。以后你要多锻炼锻炼他,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卓亚,你先带阿泰下去休息。”
  听了桑德拉的话,卓桑赞同地点点头:“西巴这孩子确实不错,勇敢、热心、不张扬,卓玛的眼光确实不错。”
  祭祀之力的确神奇,而且效率也够高,不多一会,这总共二十堆的草就都变成了草渣,当最后的一堆草也变成草汁之后,巨大的广场上也就没人了,除了西巴和阿泰。本来茜巴也想去帮忙,但是被桑德拉留了下来。
  “谢谢,谢谢。”西巴连忙说道,神态有些略尴尬。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就这样,西巴跟阿泰一左一右搀着桑德拉开始向最初示警号角响起的方向走,因为依照经验,示警号角最初响起的地方,也将是黑潮最先发起冲击的地方。
  被卓玛这一看,西巴觉得更尴尬了,为了掩饰这份尴尬,他端起酒杯对着卓桑、桑德拉说道:“这杯酒是晚辈敬给卓桑叔叔和桑德拉祭祀两位的,您们两个的所作所为让我钦佩,”说罢,头一仰,又是一杯酒下肚,卓桑跟桑德拉也是一杯到底。
  渐渐地,西巴他们走到了部落的边缘;渐渐地,部落外边燃烧的火把在西巴眼中开始跳动;渐渐地,玛奇兰的吼声越来越响亮;渐渐地,火把下映照着的人影也呈现在了眼前。
  听到这欢呼声,桑德拉停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扭头对西巴笑道:“看来我的预言没有错,西巴,”西巴本来想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不想表现得那么不淡定,但是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而且越咧越大,到最后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三个人就这样往前走了,西巴一边希望这时间慢一点走,最好永远停止在这一刻,这样的话就不用去面对那个坏的现实,一方面他又希望时间能快点走,最后马上他们就来到前线,看看这草汁究竟效果如何。这一刻,西巴忽然想起了狄更斯在《双城记》里的名句:这是最好的时代,但也是最坏的时代。对时代的矛盾,似乎同此刻西巴对时间的矛盾一般无二。
  这时,桑德拉又从祭坛上飞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就没有上去的时候那么潇洒了,下来的时候直打晃,看得西巴都担心他会一个跟头栽下来。在桑德拉快到地面之后,西巴跟阿泰赶紧跑过去,落地的时候,桑德拉一个踉跄,西巴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他,阿泰也急忙伸出手,扶住了另一边。
  卓桑看到这一幕,笑了:“哈哈,西巴,你的朋友不能喝酒啊。以后你要多锻炼锻炼他,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卓亚,你先带阿泰下去休息。”
  之前作为一个女孩子,西巴还是喝过酒的,虽然没怎么喝过白酒,但是啤酒、瓶装鸡尾酒也喝了不少,这一杯酒下去还能抗住,但是阿泰就不行了。阿泰看西巴喝了之后,也学着西巴的样子一口闷了,结果喝了之后就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就在西巴在那尴尬,卓桑和桑德拉说悄悄话正过瘾的时候,卓亚回来了。这个耿直的boy见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叔叔聊得火热,好奇心大起,大声问道:“阿爸,桑德拉叔叔,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说得那么高兴。”
  之前作为一个女孩子,西巴还是喝过酒的,虽然没怎么喝过白酒,但是啤酒、瓶装鸡尾酒也喝了不少,这一杯酒下去还能抗住,但是阿泰就不行了。阿泰看西巴喝了之后,也学着西巴的样子一口闷了,结果喝了之后就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被卓玛这一看,西巴觉得更尴尬了,为了掩饰这份尴尬,他端起酒杯对着卓桑、桑德拉说道:“这杯酒是晚辈敬给卓桑叔叔和桑德拉祭祀两位的,您们两个的所作所为让我钦佩,”说罢,头一仰,又是一杯酒下肚,卓桑跟桑德拉也是一杯到底。
  西巴咬着牙端起了酒杯,牙一咬,一仰头,这杯酒就下了肚,同时一股辛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蔓延到了胃部——这酒也给换了!度数明显上去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苗疆蛊事2

巫蛊之祸,自西汉起延续几千年,屡禁不止,直至如今!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标签:悬疑

教父

五年前,我为了最好的兄弟入狱。我出狱后却发现……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阴坟

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究竟为人,还是魂?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绑架全人类

吴清晨的每一秒,就是整个地球的下一秒。异界独家直播!

作者:小雨清晨
标签:科幻

太古剑尊

大道交错,剑者独尊。这是一个人和一把剑的故事!

作者:青石细语
标签:玄幻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出海游玩遭遇风浪,和校花一同被海水冲到了荒岛上……

作者:万里龙城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