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10章 泡妞三步曲

作者:三坏学生  发布时间:2017-04-20 22:00  字数:2798 

  谭吉春撅着屁股去抬那个跳马箱,我并没有和她一起抬,而是冷冷地看着她,她心里有些发虚,直起身子,“胡达,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哪怕后来受到骚扰和纠缠,公司就会派出类似黑社会的人去恐吓和威胁对方:以保证计划从头到尾的完美。
  我心里一动,小心脏跳了起来,“可……可是还有那两个女生呢。”我指的是和谭吉春一起的两个女生。
  朱天鹏紧跑几步追上前面她们三个,也不知跟她们说了些什么,那两个女孩子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只剩下我和谭吉春两个。
  我几次给我表姐打电话,希望能跟她混,她都拒绝了,说她那一行不像我想得那么好混,另外,说我爸妈也不会同意我跟她混,她劝我我好好学一门手艺。
  体育老师让谭吉春带着两个女生去器材室抬练跳马的器械,谭吉春娇滴滴地说:“老师,我们抬不动呀,能不能让几个男生帮我?”
  “那,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呀?”
  谭吉春先进了器材室,我马上跟了进去,并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我爸打算让我跟他学车工,被我拒绝了。
  就这样,我进了一个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陌生而神秘的行业——诱捕业。
  后来,是我爸亲自去求她。
  我爸妈愁得天天唉声叹气。
  朱天鹏紧跑几步追上前面她们三个,也不知跟她们说了些什么,那两个女孩子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只剩下我和谭吉春两个。
  我爸打算让我跟他学车工,被我拒绝了。
  我冷冷地问:“谭吉春,你是不是耍我呀?”
  “那,你想怎么样呀,要不我把电脑还给你行不行?”
  做我们这一行的,男人比较吃亏,因为引诱女人要比引诱男人困难得多。
  哪怕后来受到骚扰和纠缠,公司就会派出类似黑社会的人去恐吓和威胁对方:以保证计划从头到尾的完美。
  因为我们面对的人都是一些有钱有势的人,有时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有时工作目标会有暴力倾向,有时他们会具有可怕的影响力,非常可能会对我们造成一定的伤害。甚至生命危险。
  我一呆,谭吉春趁机夺路跑掉了。
  我几次给我表姐打电话,希望能跟她混,她都拒绝了,说她那一行不像我想得那么好混,另外,说我爸妈也不会同意我跟她混,她劝我我好好学一门手艺。
  他向器材室那边瞟了一眼,“等一会儿,你就在器材室办了她。”
  她不得不闭上了眼睛,身体也放松了……
  我一呆,谭吉春趁机夺路跑掉了。
  她惊恐万状地说:“胡达,你,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记得有那么话,一个大姑娘当了“失了足”以后,就不会老老实实赚钱了辛苦钱了。
  站在我旁边的朱天鹏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然后举起手,“老师,我和胡达去。”
  “那,你想怎么样呀,要不我把电脑还给你行不行?”
  我几次给我表姐打电话,希望能跟她混,她都拒绝了,说她那一行不像我想得那么好混,另外,说我爸妈也不会同意我跟她混,她劝我我好好学一门手艺。
  这是因为谭吉春的父母跑到学校要求学校领导为她女儿的将来着想,不要把这件事闹大,所以,学校才用这么个理由把我开除了。
  我也跟“失了足”一样,自从上次我那么轻松得就赚了一万多,我再也不想着老老实实地找那种普普通通工作赚钱,我要跟表姐混江湖。
  后来,是我爸亲自去求她。
  “不行,老子送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
  一天上午,上体育课,谭吉春穿着一身阿迪达斯运动短装,梳着一条马尾辫,两条大腿在温暖而明亮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得青春靓丽,美丽动人。

  班上所有的男生,包括体育老师在内,所有人的的眼珠都都往她身上瞟,满口的哈喇子。

  体育老师让谭吉春带着两个女生去器材室抬练跳马的器械,谭吉春娇滴滴地说:“老师,我们抬不动呀,能不能让几个男生帮我?”

  站在我旁边的朱天鹏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然后举起手,“老师,我和胡达去。”

  体育老师点头答应了。

  我们几个向器材室那边走,朱天鹏小声地对我说:“达哥,还有一个礼拜就高考了,你再不拿下谭吉春这个小妖精,恐怕你以后永远没机会了。”

  我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他向器材室那边瞟了一眼,“等一会儿,你就在器材室办了她。”

  我心里一动,小心脏跳了起来,“可……可是还有那两个女生呢。”我指的是和谭吉春一起的两个女生。

  “这个没关系,我可以替你搞定,剩下的就看你的了,干不干!”

  我咬了咬牙,“干!”

  朱天鹏紧跑几步追上前面她们三个,也不知跟她们说了些什么,那两个女孩子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只剩下我和谭吉春两个。

  谭吉春先进了器材室,我马上跟了进去,并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那,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呀?”

  女人则相对较少认为自己魅力四射,尤其是那些已婚的女人,当一个英俊潇洒迷人男人向她们搭讪时,她们更容易起疑心。

  我们的安全要依靠团队的成员保护,我们工作时一般都是团队配合,有主有次,有行动,有保护,有策应,有时还会临时演出一场好戏。

  谭吉春撅着屁股去抬那个跳马箱,我并没有和她一起抬,而是冷冷地看着她,她心里有些发虚,直起身子,“胡达,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我冷冷地问:“谭吉春,你是不是耍我呀?”

  她畏惧地后退了半步,有些惊恐地看着我,“我……我怎么耍你了?”

  朱天鹏紧跑几步追上前面她们三个,也不知跟她们说了些什么,那两个女孩子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只剩下我和谭吉春两个。

  “怎么耍我你不知道吗?”

  “你,你是说那个笔记本电脑的事吗?”

  “没错,就这事儿,五千块呢,那可是老子拼了命赚来的,给你买了电脑,你这就么就收了?”

  “你,你想怎么样?”谭吉春已经退到墙上了。

  “喊人?哈哈哈,那你喊吧,你喊了人,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咱们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会不想认为咱们在这里已经做了什么事呀,比如说高强?”

  我一呆,谭吉春趁机夺路跑掉了。

  我逼了过去,手按在墙上,以要壁咚的姿式盯着她。

  她蹲下身要从我的腋下逃走,我一把拉住了她,恶狠狠地说:“把事儿说清楚了再走!”

  她惊恐万状地说:“胡达,你,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喊人?哈哈哈,那你喊吧,你喊了人,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咱们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会不想认为咱们在这里已经做了什么事呀,比如说高强?”

  谭吉春真的没敢喊。

  我也跟“失了足”一样,自从上次我那么轻松得就赚了一万多,我再也不想着老老实实地找那种普普通通工作赚钱,我要跟表姐混江湖。

  我知道她是个死要面子的人,这个时候,她要是敢喊,别人当然会脑补一些一对男女不可描述的画面。

  “那,你想怎么样呀,要不我把电脑还给你行不行?”

  谭吉春真的没敢喊。

  “咣当”一声,器材室的房门被撞开了,一个老师冲了进来,指着我大喊,“你干什么!马上给我住手!”

  记得有那么话,一个大姑娘当了“失了足”以后,就不会老老实实赚钱了辛苦钱了。

  “不行,老子送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

  每工作一段时间,我们都会给客户提供一份一份详实的图文报告。

  每次做一单生意之前,我们都会设计一套极其周密的计划,一份详细的计划书,以确保行动时万无一失。

  “那,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呀?”

  我坏笑了一下,盯着她,“你说呢?”

  “那,那我让你亲一下。”

  “亲一下,光亲可不行,”我低头看了一下她的胸部.

  她的脸一下涨得通红,明显是要拒绝,可是她现在也知道我不像以前,连沙小飞那种嚣张小霸王都让我打进了医院,何况她一个女孩子。

  她不得不闭上了眼睛,身体也放松了……

  每工作一段时间,我们都会给客户提供一份一份详实的图文报告。

  “那,你想怎么样呀,要不我把电脑还给你行不行?”

  我逼了过去,手按在墙上,以要壁咚的姿式盯着她。

  ……

  “咣当”一声,器材室的房门被撞开了,一个老师冲了进来,指着我大喊,“你干什么!马上给我住手!”

  我一呆,谭吉春趁机夺路跑掉了。

  我表姐先让我进行了近三个月的封闭训练,其中包括,学习心理学、仪容仪表,开车搏击,还训练我用摩斯密码,总之是按训练特工的方式对我进行了三个月的特别训练。

  这件事的结果是:我被学校开除了,不过开除的理由是寻衅滋事,并没有说我怎么样了谭吉春。

  这是因为谭吉春的父母跑到学校要求学校领导为她女儿的将来着想,不要把这件事闹大,所以,学校才用这么个理由把我开除了。

  我冷冷地问:“谭吉春,你是不是耍我呀?”

  离开学校后,我从事了许多职业,工地的民工、烧烤小弟,贴小广告的,还做过保险,没有一个工作做长的。

  我爸妈愁得天天唉声叹气。

  我咬了咬牙,“干!”

  我几次给我表姐打电话,希望能跟她混,她都拒绝了,说她那一行不像我想得那么好混,另外,说我爸妈也不会同意我跟她混,她劝我我好好学一门手艺。

  我爸打算让我跟他学车工,被我拒绝了。

  我也跟“失了足”一样,自从上次我那么轻松得就赚了一万多,我再也不想着老老实实地找那种普普通通工作赚钱,我要跟表姐混江湖。

  我才不想像他那样窝窝囊囊,一天到晚脏乎乎得过一辈子,我要干大事业,我要赚大钱,我活得风风光光的,像我表姐那样。

  记得有那么话,一个大姑娘当了“失了足”以后,就不会老老实实赚钱了辛苦钱了。

  我也跟“失了足”一样,自从上次我那么轻松得就赚了一万多,我再也不想着老老实实地找那种普普通通工作赚钱,我要跟表姐混江湖。

  我几次给我表姐打电话,希望能跟她混,她都拒绝了,说她那一行不像我想得那么好混,另外,说我爸妈也不会同意我跟她混,她劝我我好好学一门手艺。

  我没理她,继续在街上胡混。

  后来,我在媛媛烧烤店吃烧时,差点把一个喝醉了酒跟我找事儿的家伙给砍死,我爸妈吓坏了,怕我惹出什么大祸出来,主动给我表姐打电话,求她带我。

  我表姐还是拒绝了。

  后来,是我爸亲自去求她。

  我爸这人别看就是一个普通的车工,却倔得狠,轻易不会向人低头,即便我表姐混得风风光光,在他眼里还是不打正调的一个玩意儿。

  这次,为了我,他彻底低头了,几次三番地要请我表姐吃饭,后来他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表姐的住处,堵到她家里了,差点给她下跪。

  我表姐没办法,才勉强收了我。

  我表姐还是拒绝了。

  就这样,我进了一个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陌生而神秘的行业——诱捕业。

  我表姐先让我进行了近三个月的封闭训练,其中包括,学习心理学、仪容仪表,开车搏击,还训练我用摩斯密码,总之是按训练特工的方式对我进行了三个月的特别训练。

  然后,表姐又带着我跟着她做了几单生意,让我又实习了一个月,我慢慢地明白了些这个行业里的门道儿。

  我们这个行业主要是为了男人或者女人解决在婚姻里而存在的一些问题。

  比如,替男人引诱他们已经出轨的妻子和自己滚-床单,从而获得男人无法得到的,打离婚关系时所需的女人出轨的重要证据。

  有的则是为女人们获得老公出轨的证据,也是为了离婚时打官司用。

  每次做一单生意之前,我们都会设计一套极其周密的计划,一份详细的计划书,以确保行动时万无一失。

  因为我们面对的人都是一些有钱有势的人,有时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有时工作目标会有暴力倾向,有时他们会具有可怕的影响力,非常可能会对我们造成一定的伤害。甚至生命危险。

  我本来想带一把刀什么的防身,被表姐严格制止了,她告诉我,干我们这一行的,身上一定不能带可能被警察视为伤害性武器的东西,尤其是在干活时。

  哪怕后来受到骚扰和纠缠,公司就会派出类似黑社会的人去恐吓和威胁对方:以保证计划从头到尾的完美。

  我们的安全要依靠团队的成员保护,我们工作时一般都是团队配合,有主有次,有行动,有保护,有策应,有时还会临时演出一场好戏。

  在诱捕过程中,我们经常和目标客户进行各种约会,但一旦任务成功,我们便消失的一干二净,不能和目标有后续发展是她们工作的首要原则。

  这是因为谭吉春的父母跑到学校要求学校领导为她女儿的将来着想,不要把这件事闹大,所以,学校才用这么个理由把我开除了。

  哪怕后来受到骚扰和纠缠,公司就会派出类似黑社会的人去恐吓和威胁对方:以保证计划从头到尾的完美。

  专职的诱捕者身上带着GPS定位装置,并定时发短信给配合和保护的人,以防被跟丢了。

  每工作一段时间,我们都会给客户提供一份一份详实的图文报告。

  专职诱捕者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有各种类型的女子:从严谨的秘书到无趣的家庭主妇到如绚香般成熟妖娆的熟女,以满足各类口味。

  与之相对应的,也有帅哥,和扮成富二代的人。

  做我们这一行的,男人比较吃亏,因为引诱女人要比引诱男人困难得多。

  当一个年轻漂亮的年轻女孩子去勾搭男人时,男人一般不会有戒心,即使是一个40多岁的秃顶、穷困潦倒的废材大叔,他也会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有让女人无法抵抗的魅力。

  男人在与他们压根儿不认识的女人啪啪啪时,绝少会犹疑这可能是个圈套,大多会认为这是一个美妙的艳-遇。

  女人则相对较少认为自己魅力四射,尤其是那些已婚的女人,当一个英俊潇洒迷人男人向她们搭讪时,她们更容易起疑心。

  我一呆,谭吉春趁机夺路跑掉了。
  我一呆,谭吉春趁机夺路跑掉了。
  我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她不得不闭上了眼睛,身体也放松了……
  朱天鹏紧跑几步追上前面她们三个,也不知跟她们说了些什么,那两个女孩子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只剩下我和谭吉春两个。
  我们这个行业主要是为了男人或者女人解决在婚姻里而存在的一些问题。
  我心里一动,小心脏跳了起来,“可……可是还有那两个女生呢。”我指的是和谭吉春一起的两个女生。
  “那,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呀?”
  我才不想像他那样窝窝囊囊,一天到晚脏乎乎得过一辈子,我要干大事业,我要赚大钱,我活得风风光光的,像我表姐那样。
  她惊恐万状地说:“胡达,你,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我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后来,我在媛媛烧烤店吃烧时,差点把一个喝醉了酒跟我找事儿的家伙给砍死,我爸妈吓坏了,怕我惹出什么大祸出来,主动给我表姐打电话,求她带我。
  我爸打算让我跟他学车工,被我拒绝了。
  后来,是我爸亲自去求她。
  我坏笑了一下,盯着她,“你说呢?”
  ……
  当一个年轻漂亮的年轻女孩子去勾搭男人时,男人一般不会有戒心,即使是一个40多岁的秃顶、穷困潦倒的废材大叔,他也会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有让女人无法抵抗的魅力。
  谭吉春先进了器材室,我马上跟了进去,并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站在我旁边的朱天鹏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然后举起手,“老师,我和胡达去。”
  我冷冷地问:“谭吉春,你是不是耍我呀?”
  每工作一段时间,我们都会给客户提供一份一份详实的图文报告。
  谭吉春真的没敢喊。
  她蹲下身要从我的腋下逃走,我一把拉住了她,恶狠狠地说:“把事儿说清楚了再走!”
  “咣当”一声,器材室的房门被撞开了,一个老师冲了进来,指着我大喊,“你干什么!马上给我住手!”
  我表姐先让我进行了近三个月的封闭训练,其中包括,学习心理学、仪容仪表,开车搏击,还训练我用摩斯密码,总之是按训练特工的方式对我进行了三个月的特别训练。
  这件事的结果是:我被学校开除了,不过开除的理由是寻衅滋事,并没有说我怎么样了谭吉春。
  我咬了咬牙,“干!”
  “不行,老子送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
  我们的安全要依靠团队的成员保护,我们工作时一般都是团队配合,有主有次,有行动,有保护,有策应,有时还会临时演出一场好戏。
  她的脸一下涨得通红,明显是要拒绝,可是她现在也知道我不像以前,连沙小飞那种嚣张小霸王都让我打进了医院,何况她一个女孩子。
  我爸这人别看就是一个普通的车工,却倔得狠,轻易不会向人低头,即便我表姐混得风风光光,在他眼里还是不打正调的一个玩意儿。
  “那,那我让你亲一下。”
  当一个年轻漂亮的年轻女孩子去勾搭男人时,男人一般不会有戒心,即使是一个40多岁的秃顶、穷困潦倒的废材大叔,他也会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有让女人无法抵抗的魅力。
  “喊人?哈哈哈,那你喊吧,你喊了人,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咱们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会不想认为咱们在这里已经做了什么事呀,比如说高强?”
  “那,你想怎么样呀,要不我把电脑还给你行不行?”
  ……
  这是因为谭吉春的父母跑到学校要求学校领导为她女儿的将来着想,不要把这件事闹大,所以,学校才用这么个理由把我开除了。
  我一呆,谭吉春趁机夺路跑掉了。
  她畏惧地后退了半步,有些惊恐地看着我,“我……我怎么耍你了?”
  在诱捕过程中,我们经常和目标客户进行各种约会,但一旦任务成功,我们便消失的一干二净,不能和目标有后续发展是她们工作的首要原则。
  我一呆,谭吉春趁机夺路跑掉了。
  “那,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呀?”
  体育老师点头答应了。
  “那,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呀?”
  哪怕后来受到骚扰和纠缠,公司就会派出类似黑社会的人去恐吓和威胁对方:以保证计划从头到尾的完美。
  后来,是我爸亲自去求她。
  “那,你想怎么样呀,要不我把电脑还给你行不行?”
  这是因为谭吉春的父母跑到学校要求学校领导为她女儿的将来着想,不要把这件事闹大,所以,学校才用这么个理由把我开除了。
  “那,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呀?”
  “怎么耍我你不知道吗?”
  这次,为了我,他彻底低头了,几次三番地要请我表姐吃饭,后来他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表姐的住处,堵到她家里了,差点给她下跪。
  我一呆,谭吉春趁机夺路跑掉了。
  专职的诱捕者身上带着GPS定位装置,并定时发短信给配合和保护的人,以防被跟丢了。
  我冷冷地问:“谭吉春,你是不是耍我呀?”
  班上所有的男生,包括体育老师在内,所有人的的眼珠都都往她身上瞟,满口的哈喇子。
  每次做一单生意之前,我们都会设计一套极其周密的计划,一份详细的计划书,以确保行动时万无一失。
  就这样,我进了一个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陌生而神秘的行业——诱捕业。
  记得有那么话,一个大姑娘当了“失了足”以后,就不会老老实实赚钱了辛苦钱了。
  我们的安全要依靠团队的成员保护,我们工作时一般都是团队配合,有主有次,有行动,有保护,有策应,有时还会临时演出一场好戏。
  谭吉春先进了器材室,我马上跟了进去,并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
  女人则相对较少认为自己魅力四射,尤其是那些已婚的女人,当一个英俊潇洒迷人男人向她们搭讪时,她们更容易起疑心。
  我们的安全要依靠团队的成员保护,我们工作时一般都是团队配合,有主有次,有行动,有保护,有策应,有时还会临时演出一场好戏。
  就这样,我进了一个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陌生而神秘的行业——诱捕业。
  “那,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呀?”
  一天上午,上体育课,谭吉春穿着一身阿迪达斯运动短装,梳着一条马尾辫,两条大腿在温暖而明亮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得青春靓丽,美丽动人。
  我表姐先让我进行了近三个月的封闭训练,其中包括,学习心理学、仪容仪表,开车搏击,还训练我用摩斯密码,总之是按训练特工的方式对我进行了三个月的特别训练。
  她不得不闭上了眼睛,身体也放松了……
  朱天鹏紧跑几步追上前面她们三个,也不知跟她们说了些什么,那两个女孩子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只剩下我和谭吉春两个。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太古剑尊

以血海无涯重铸登天之路,以亿万枯骨再炼剑道经书。

作者:青石细语
标签:玄幻

鬼闻乐见

且看这个妖艳无双的老邪,如何去布下天地生死局……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校园修仙狂少

我喜欢以德服人,千万不要逼我,我狂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作者:炎哥
标签:都市

超级校医

清纯白领,妖冶御姐,各色各样的美女也进入到熊宇的生活中……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茅山鬼术师

我的生活中鬼怪夜行,巫蛊压胜凶灵怨咒,我在阴阳之间行走。

作者:彼岸浮屠
标签:悬疑

重走未来路

五分互联网产业,四分科学幻想,剩下的一分是未知。

作者:万木春
标签:科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