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七章 一步千斤,踏破星河

作者:明月登途  发布时间:2017-04-20 21:18  字数:2698 

  怀着好奇心走了出去,此时虽然阳光明媚,但微风拂过面庞却还是带了丝丝凉意,外面是一片竹林,枯黄的竹叶在微风中慢慢凋零,落在洁净的白雪上。
  在驼背老者艰难的接下了那道刀光后,屋子里就只剩下白秦俩兄弟,窗外也早就没了人影了。
  心里想着,将信封打开,看着上面“努力修炼”四个字,许渊不禁噗嗤一笑。
  在驼背老者艰难的接下了那道刀光后,屋子里就只剩下白秦俩兄弟,窗外也早就没了人影了。
  外面响着挥舞东西的声音,他猜想应该是那个神秘人吧?
  还没待驼背老者反应过来,黑影又越过白秦俩兄弟,搂着许渊与倒在地上的韩韵便往窗口冲了出去。
  “赶紧说,别卖关子。”
  “碎星步,黄阶中级武技,一步千斤,踏破星河。”
  “怎么样?”柳云楠见许渊愣神便问了一声。
  “怎么样?”柳云楠见许渊愣神便问了一声。
  还没待驼背老者反应过来,黑影又越过白秦俩兄弟,搂着许渊与倒在地上的韩韵便往窗口冲了出去。
  许渊看着手里的信纸若有所思,他之前也听说过灵阵师,但从未见过。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外面响着挥舞东西的声音,他猜想应该是那个神秘人吧?
  “嘭!”

  突然间,一把长剑带着凌厉的剑气从窗外飞了进来,随后一声金铁碰撞的声音在许渊的耳畔响起,长剑在半空中画出一道幅线,钉在了房间的门上。

  “好了,别再琢磨那些事了,你小子现在得赶紧提升实力,不然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呀。”

  驼背老者的一指击在了那把长剑上,两股力量碰撞,驼背老者不敌,被长剑弹开退了数十步。

  “是谁?”

  驼背老者眼神一凝,立马提高了警惕,观察四周。

  而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窗口冲了进来,只见那黑影拔起门上的那把剑一挥,一道如弯月般的刀光冲向了驼背老者。

  “不用谢,不用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还没待驼背老者反应过来,黑影又越过白秦俩兄弟,搂着许渊与倒在地上的韩韵便往窗口冲了出去。

  在驼背老者艰难的接下了那道刀光后,屋子里就只剩下白秦俩兄弟,窗外也早就没了人影了。

  驼背老者看着窗外若有所思,这个神秘人的动作仅在眨眼间完成,一气呵成。

  而据他所知,能做到这等速度的,在东竹城不过屈指可数的五个人,而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啊!你为什么要放了他?为什么?追!给我追!把他给我碎尸万段。”

  白羽从疼痛中缓过来,见许渊逃走,顿时一阵抓狂,现在的他已经成了阴阳人,这对于一个皇子来是他无法忍受的侮辱,而这一切都是拜许渊所赐,这让他怎能不怒?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而被救下的许渊,因伤得太重,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被那神秘人提着跑了有多远,最后终于抵不住晕了过去。

  待得他醒过来天已经亮了,躺在床上的许渊在刺眼的阳光中睁开双目,慢慢坐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摆设简单的屋子。

  “嗯?我的伤好了?”

  许渊在心里面问着,他猜想已经应该已经睡了很多天了吧。

  下了床,许渊披上放在床头的毛领披风,伸了个懒腰,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神秘人。

  他心中奇心,来到这里认识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那个居然比驼背老人还厉害的神秘人会是谁?

  外面响着挥舞东西的声音,他猜想应该是那个神秘人吧?

  还没待驼背老者反应过来,黑影又越过白秦俩兄弟,搂着许渊与倒在地上的韩韵便往窗口冲了出去。

  怀着好奇心走了出去,此时虽然阳光明媚,但微风拂过面庞却还是带了丝丝凉意,外面是一片竹林,枯黄的竹叶在微风中慢慢凋零,落在洁净的白雪上。

  而在竹林旁有一片空地,一名身穿灰袍,大概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挥舞着手中的剑,周身青色的灵气缭绕,每一次出剑都似乎蕴藏着极大的力量。

  “呀!”

  他突然爆喝一声,朝着对面的一块巨石刺出一剑,只见那透着寒光的剑尖白光一闪,一道如箭矢般的攻击飞速冲向巨石。

  “是谁?”

  许渊仔细想了想,随后猛的抬起头,似乎恍然大悟。

  轰隆一声巨响,只见那道攻击撞在了巨石上直接击穿了巨石,庞大的力量使得空间都微微产生涟漪。

  “你这么快就好了?”

  心里想着,将信封打开,看着上面“努力修炼”四个字,许渊不禁噗嗤一笑。

  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看到许渊时,不忍瞪大了双眼,一脸震惊地说道。

  正愣神的许渊被唤醒,看着男子露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慢慢走下台阶。

  许渊看着男子那张新鲜的面孔他不经回想起来,来到东竹城让他经历了很多,也学会了很多,他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在一些人眼里,权利可以概括一切,也可以摆平一切,包括生命。

  也因为世界的残酷,迫使他产生了戒备心理,对于很多人,他都不愿意太相信。

  许渊看着手里的信纸若有所思,他之前也听说过灵阵师,但从未见过。

  但对于眼前的这名男子,他看不出对方的敌意,而且更何况那天晚上就是他将自己救下的,所以许渊表现的很和善。

  “那么重的伤你居然一个晚上就恢复了,太不可思议了。”

  男子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打量着许渊,围着他看了一遍又一遍。

  “一晚?”听到男子这么一说,许渊不由一惊,“你是说我一晚就恢复了伤势?”

  “嗯。”男子将内心的震惊压下,恢复镇定。

  许渊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也有些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这连一天都没到,自己的伤势居然好了,他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受人之托?”许渊不解,“受谁之托啊?”

  “好了,你也别琢磨了,伤好的快,这应该说明你根骨好,是块武修的好料子。”

  男子见许渊一脸的茫然,拍了拍许渊的肩膀说道。

  在驼背老者艰难的接下了那道刀光后,屋子里就只剩下白秦俩兄弟,窗外也早就没了人影了。

  许渊咧嘴一笑,也就将内心的讶异收了起来,抱拳道:“多谢大叔昨晚的救命之恩。”

  怀着好奇心走了出去,此时虽然阳光明媚,但微风拂过面庞却还是带了丝丝凉意,外面是一片竹林,枯黄的竹叶在微风中慢慢凋零,落在洁净的白雪上。

  “不用谢,不用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受人之托?”许渊不解,“受谁之托啊?”

  “你桐姨。”

  许渊有些震惊,对于桐姨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住在他家旁边的一个阿姨,从小看着他长大,平日里也非常照顾他,而且这次来参加聚龙大典也是桐姨在村子里大力举荐的。

  看着柳云楠,许渊心里突然温暖了一下,来到东竹城他饱受欺辱,柳云楠这突然的关心让得他有一种看到了家人的感觉。

  “桐姨?安溪村的桐姨?”许渊有些不敢相信,于是又问了一次。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男子看着许渊,含着笑点了点头。

  许渊有些震惊,对于桐姨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住在他家旁边的一个阿姨,从小看着他长大,平日里也非常照顾他,而且这次来参加聚龙大典也是桐姨在村子里大力举荐的。

  许渊仔细想了想,随后猛的抬起头,似乎恍然大悟。

  “你是桐姨的丈夫,柳云楠大叔?”

  许渊心里顿时一阵愉悦,他曾听桐姨提起过她的丈夫就是在东竹城。

  “你居然知道我,看来她果然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呀,哈哈哈。”

  柳云楠大笑着。

  “对了,你那个朋友今早醒来就走了,她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柳云楠突然停下大笑,从怀里取出一封信。

  许渊自然是知道柳云楠口中的朋友是谁,青炎宗的弟子,韩韵。

  韩韵是那个白衣长老特意安排来保护许渊的,之前是说要一直保护到许渊入学的,可是这保护了连一天都还没到就走了?

  许渊眼中带着几分凝重点了点头,在原地盘坐了下来,开始了第一次的修炼。

  而且昨晚她好像也受了不小的伤,怎么这么着急地走啊?

  心里想着,将信封打开,看着上面“努力修炼”四个字,许渊不禁噗嗤一笑。

  “这傻女人,就这么几个破字居然还弄地这么庄严。”

  “哈哈哈。”柳云楠突然笑了起来,“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告诉你。”

  “呀!”

  说完,柳云楠将许渊手里的信纸拿在手里,突然身躯一震,一股土黄色的灵气如一层薄纱一般将信纸包裹住。

  “这傻女人,就这么几个破字居然还弄地这么庄严。”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而在接过那信纸时,许渊的身体突然抖了抖,一股庞大的信息涌进了他的脑海中。

  正愣神的许渊被唤醒,看着男子露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慢慢走下台阶。

  “碎星步,黄阶中级武技,一步千斤,踏破星河。”

  这句话在脑海中响起,随后一张张招式的画面浮现出来。

  他突然爆喝一声,朝着对面的一块巨石刺出一剑,只见那透着寒光的剑尖白光一闪,一道如箭矢般的攻击飞速冲向巨石。

  “原来如此。”

  许渊一时有点发愣,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张普通的信纸居然隐藏着武技,还好有柳云楠,不然他可能就把这信纸给丢了。

  “怎么样?”柳云楠见许渊愣神便问了一声。

  “里面居然有武技,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其实是一种很常见的东西,只是你以前从未见过而已。”说到这柳云楠笑了笑,并没有接着说下去。

  “赶紧说,别卖关子。”

  “好好好,别着急嘛。”柳云楠整理了一下衣服,摆出一副老师的样子缓缓说道:

  “在天玄大陆,武修者不是仅有的职业,同时还有炼药师、炼器师、灵阵师、符师、毒师、魔能者,每一种职业都拥有不同的能力。

  而这信纸里的武技,便是灵阵师的杰作。”

  “原来如此。”

  看着柳云楠,许渊心里突然温暖了一下,来到东竹城他饱受欺辱,柳云楠这突然的关心让得他有一种看到了家人的感觉。

  “啊!你为什么要放了他?为什么?追!给我追!把他给我碎尸万段。”

  许渊看着手里的信纸若有所思,他之前也听说过灵阵师,但从未见过。

  “好了,别再琢磨那些事了,你小子现在得赶紧提升实力,不然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呀。”

  看着柳云楠,许渊心里突然温暖了一下,来到东竹城他饱受欺辱,柳云楠这突然的关心让得他有一种看到了家人的感觉。

  但是正如柳云楠所说,他现在所面临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国家的皇室,他把白羽的蛋给打爆了,人家肯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同时,还有一个罗崇山,在聚龙大典上揭穿了他的面具,这段时间肯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止许渊。

  现在的这种情形对他极其的不利,为今之计只有赶紧提升实力,不然一个月后的放榜,他只有死路一条。

  “怎么样?”柳云楠见许渊愣神便问了一声。

  “嗯?我的伤好了?”

  许渊眼中带着几分凝重点了点头,在原地盘坐了下来,开始了第一次的修炼。

  看着柳云楠,许渊心里突然温暖了一下,来到东竹城他饱受欺辱,柳云楠这突然的关心让得他有一种看到了家人的感觉。
  许渊在心里面问着,他猜想已经应该已经睡了很多天了吧。
  还没待驼背老者反应过来,黑影又越过白秦俩兄弟,搂着许渊与倒在地上的韩韵便往窗口冲了出去。
  “是谁?”
  许渊一时有点发愣,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张普通的信纸居然隐藏着武技,还好有柳云楠,不然他可能就把这信纸给丢了。
  “在天玄大陆,武修者不是仅有的职业,同时还有炼药师、炼器师、灵阵师、符师、毒师、魔能者,每一种职业都拥有不同的能力。
  看着柳云楠,许渊心里突然温暖了一下,来到东竹城他饱受欺辱,柳云楠这突然的关心让得他有一种看到了家人的感觉。
  “碎星步,黄阶中级武技,一步千斤,踏破星河。”
  “你居然知道我,看来她果然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呀,哈哈哈。”
  “好了,别再琢磨那些事了,你小子现在得赶紧提升实力,不然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呀。”
  怀着好奇心走了出去,此时虽然阳光明媚,但微风拂过面庞却还是带了丝丝凉意,外面是一片竹林,枯黄的竹叶在微风中慢慢凋零,落在洁净的白雪上。
  看着柳云楠,许渊心里突然温暖了一下,来到东竹城他饱受欺辱,柳云楠这突然的关心让得他有一种看到了家人的感觉。
  “在天玄大陆,武修者不是仅有的职业,同时还有炼药师、炼器师、灵阵师、符师、毒师、魔能者,每一种职业都拥有不同的能力。
  “啊!你为什么要放了他?为什么?追!给我追!把他给我碎尸万段。”
  “桐姨?安溪村的桐姨?”许渊有些不敢相信,于是又问了一次。
  下了床,许渊披上放在床头的毛领披风,伸了个懒腰,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神秘人。
  “是谁?”
  许渊看着男子那张新鲜的面孔他不经回想起来,来到东竹城让他经历了很多,也学会了很多,他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在一些人眼里,权利可以概括一切,也可以摆平一切,包括生命。
  男子见许渊一脸的茫然,拍了拍许渊的肩膀说道。
  许渊眼中带着几分凝重点了点头,在原地盘坐了下来,开始了第一次的修炼。
  而据他所知,能做到这等速度的,在东竹城不过屈指可数的五个人,而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而且昨晚她好像也受了不小的伤,怎么这么着急地走啊?
  “你居然知道我,看来她果然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呀,哈哈哈。”
  “这傻女人,就这么几个破字居然还弄地这么庄严。”
  “好好好,别着急嘛。”柳云楠整理了一下衣服,摆出一副老师的样子缓缓说道:
  许渊眼中带着几分凝重点了点头,在原地盘坐了下来,开始了第一次的修炼。
  轰隆一声巨响,只见那道攻击撞在了巨石上直接击穿了巨石,庞大的力量使得空间都微微产生涟漪。
  驼背老者的一指击在了那把长剑上,两股力量碰撞,驼背老者不敌,被长剑弹开退了数十步。
  “你这么快就好了?”
  同时,还有一个罗崇山,在聚龙大典上揭穿了他的面具,这段时间肯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止许渊。
  而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窗口冲了进来,只见那黑影拔起门上的那把剑一挥,一道如弯月般的刀光冲向了驼背老者。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正愣神的许渊被唤醒,看着男子露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慢慢走下台阶。
  怀着好奇心走了出去,此时虽然阳光明媚,但微风拂过面庞却还是带了丝丝凉意,外面是一片竹林,枯黄的竹叶在微风中慢慢凋零,落在洁净的白雪上。
  而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窗口冲了进来,只见那黑影拔起门上的那把剑一挥,一道如弯月般的刀光冲向了驼背老者。
  韩韵是那个白衣长老特意安排来保护许渊的,之前是说要一直保护到许渊入学的,可是这保护了连一天都还没到就走了?
  但是正如柳云楠所说,他现在所面临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国家的皇室,他把白羽的蛋给打爆了,人家肯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但对于眼前的这名男子,他看不出对方的敌意,而且更何况那天晚上就是他将自己救下的,所以许渊表现的很和善。
  许渊看着手里的信纸若有所思,他之前也听说过灵阵师,但从未见过。
  许渊看着手里的信纸若有所思,他之前也听说过灵阵师,但从未见过。
  还没待驼背老者反应过来,黑影又越过白秦俩兄弟,搂着许渊与倒在地上的韩韵便往窗口冲了出去。
  “呀!”
  “你这么快就好了?”
  许渊自然是知道柳云楠口中的朋友是谁,青炎宗的弟子,韩韵。
  韩韵是那个白衣长老特意安排来保护许渊的,之前是说要一直保护到许渊入学的,可是这保护了连一天都还没到就走了?
  “你居然知道我,看来她果然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呀,哈哈哈。”
  但对于眼前的这名男子,他看不出对方的敌意,而且更何况那天晚上就是他将自己救下的,所以许渊表现的很和善。
  “对了,你那个朋友今早醒来就走了,她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柳云楠突然停下大笑,从怀里取出一封信。
  “不用谢,不用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还没待驼背老者反应过来,黑影又越过白秦俩兄弟,搂着许渊与倒在地上的韩韵便往窗口冲了出去。
  外面响着挥舞东西的声音,他猜想应该是那个神秘人吧?
  而这信纸里的武技,便是灵阵师的杰作。”
  怀着好奇心走了出去,此时虽然阳光明媚,但微风拂过面庞却还是带了丝丝凉意,外面是一片竹林,枯黄的竹叶在微风中慢慢凋零,落在洁净的白雪上。
  “你这么快就好了?”
  许渊有些震惊,对于桐姨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住在他家旁边的一个阿姨,从小看着他长大,平日里也非常照顾他,而且这次来参加聚龙大典也是桐姨在村子里大力举荐的。
  “你居然知道我,看来她果然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呀,哈哈哈。”
  驼背老者眼神一凝,立马提高了警惕,观察四周。
  看着柳云楠,许渊心里突然温暖了一下,来到东竹城他饱受欺辱,柳云楠这突然的关心让得他有一种看到了家人的感觉。
  “受人之托?”许渊不解,“受谁之托啊?”
  “呀!”
  而且昨晚她好像也受了不小的伤,怎么这么着急地走啊?
  “对了,你那个朋友今早醒来就走了,她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柳云楠突然停下大笑,从怀里取出一封信。
  突然间,一把长剑带着凌厉的剑气从窗外飞了进来,随后一声金铁碰撞的声音在许渊的耳畔响起,长剑在半空中画出一道幅线,钉在了房间的门上。
  “你居然知道我,看来她果然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呀,哈哈哈。”
  “哈哈哈。”柳云楠突然笑了起来,“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告诉你。”
  “呀!”
  “那么重的伤你居然一个晚上就恢复了,太不可思议了。”
  许渊看着手里的信纸若有所思,他之前也听说过灵阵师,但从未见过。
  韩韵是那个白衣长老特意安排来保护许渊的,之前是说要一直保护到许渊入学的,可是这保护了连一天都还没到就走了?
  “你居然知道我,看来她果然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呀,哈哈哈。”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驼背老者看着窗外若有所思,这个神秘人的动作仅在眨眼间完成,一气呵成。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嘭!”
  “桐姨?安溪村的桐姨?”许渊有些不敢相信,于是又问了一次。
  驼背老者看着窗外若有所思,这个神秘人的动作仅在眨眼间完成,一气呵成。
  同时,还有一个罗崇山,在聚龙大典上揭穿了他的面具,这段时间肯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止许渊。
  驼背老者看着窗外若有所思,这个神秘人的动作仅在眨眼间完成,一气呵成。
  “你居然知道我,看来她果然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呀,哈哈哈。”
  “哈哈哈。”柳云楠突然笑了起来,“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告诉你。”
  “嗯?我的伤好了?”
  “不用谢,不用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怀着好奇心走了出去,此时虽然阳光明媚,但微风拂过面庞却还是带了丝丝凉意,外面是一片竹林,枯黄的竹叶在微风中慢慢凋零,落在洁净的白雪上。
  白羽从疼痛中缓过来,见许渊逃走,顿时一阵抓狂,现在的他已经成了阴阳人,这对于一个皇子来是他无法忍受的侮辱,而这一切都是拜许渊所赐,这让他怎能不怒?
  这句话在脑海中响起,随后一张张招式的画面浮现出来。
  看着柳云楠,许渊心里突然温暖了一下,来到东竹城他饱受欺辱,柳云楠这突然的关心让得他有一种看到了家人的感觉。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许渊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也有些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这连一天都没到,自己的伤势居然好了,他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好了,别再琢磨那些事了,你小子现在得赶紧提升实力,不然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呀。”
  也因为世界的残酷,迫使他产生了戒备心理,对于很多人,他都不愿意太相信。
  “啊!你为什么要放了他?为什么?追!给我追!把他给我碎尸万段。”
  怀着好奇心走了出去,此时虽然阳光明媚,但微风拂过面庞却还是带了丝丝凉意,外面是一片竹林,枯黄的竹叶在微风中慢慢凋零,落在洁净的白雪上。
  驼背老者看着窗外若有所思,这个神秘人的动作仅在眨眼间完成,一气呵成。
  正愣神的许渊被唤醒,看着男子露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慢慢走下台阶。
  “呀!”
  “这傻女人,就这么几个破字居然还弄地这么庄严。”
  “是谁?”
  “好了,你也别琢磨了,伤好的快,这应该说明你根骨好,是块武修的好料子。”
  也因为世界的残酷,迫使他产生了戒备心理,对于很多人,他都不愿意太相信。
  而这信纸里的武技,便是灵阵师的杰作。”
  不过多时,他的灵气收入体内,将那信纸又递给了许渊。
  许渊在心里面问着,他猜想已经应该已经睡了很多天了吧。
  “在天玄大陆,武修者不是仅有的职业,同时还有炼药师、炼器师、灵阵师、符师、毒师、魔能者,每一种职业都拥有不同的能力。
  “受人之托?”许渊不解,“受谁之托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太古剑尊

以血海无涯重铸登天之路,以亿万枯骨再炼剑道经书。

作者:青石细语
标签:玄幻

鬼闻乐见

且看这个妖艳无双的老邪,如何去布下天地生死局……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校园修仙狂少

我喜欢以德服人,千万不要逼我,我狂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作者:炎哥
标签:都市

超级校医

清纯白领,妖冶御姐,各色各样的美女也进入到熊宇的生活中……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茅山鬼术师

我的生活中鬼怪夜行,巫蛊压胜凶灵怨咒,我在阴阳之间行走。

作者:彼岸浮屠
标签:悬疑

重走未来路

五分互联网产业,四分科学幻想,剩下的一分是未知。

作者:万木春
标签:科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