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章 酒吧闹剧2 都市、动作

作者:燕子凤  发布时间:2017-04-20 21:34  字数:3188 

  将军看到伊利亚打扮成这般模样,笑道:“伊利亚,你这是要当明星了吗?”伊利亚摘了墨镜,上前见过方中将和几位校官,笑道:“将军说笑了。”众人笑道:“这不是许文强吗?真是酷毙了。”伊利亚听得欢喜,在那摆弄造型。查理尔从皮衣里取出一个红包,递与凤凰:“入乡随俗。我这老朽也不懂年青人心怀,也不知道准备什么礼物才好,所以只封了一个红包给你,祝你生日快乐,凤飞万里。”荒木和伊利亚也从怀里取出红包递与凤凰,抱拳笑道:“祝凤凰自由飞翔,生日快乐。”凤凰推迟不过,收下红包,一一回谢。众人都入座聊天,酒菜上齐,举杯庆贺,凤凰逐一谢过。一齐吃过酒宴,分了蛋糕,将近十点钟,将军与凤凰聊说几句,先和两位校官散去,余下战友们也都纷纷离去。
  凤凰吃过盛宴,余兴未尽,笑道:“我们去游戏城玩赛车。”伊利亚道:“只要你高兴,你爱怎么样都行。”凤凰不明话语,纳闷道:“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只顾自己,不顾你们。”原来伊利亚能说汉语,却难懂话意,对汉语文化一知半解。当下见凤凰不悦,疑惑道:“难道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凤凰哼了一声,与众人欢笑。伊利亚先去酒楼银台结账,四人走出酒楼,兜着风车来到游戏城,在大厅里玩了反恐精英、赛车追逐、水果赌盘和拳皇格斗。约翰本是六旬之人,但与凤凰三人在一起相伴,顿时感觉自己年青了三十岁,也兴致勃勃,尽情投入年青人世界中去。
  凤凰反复打量他,欢笑道:“伊利亚,你这是想干什么,要不要现场放一曲《上海滩》音乐,给你制造英雄气氛?”伊利亚道:“那倒不必。”查理尔笑道:“你小子今夜搞得这么威风,还真有几分马龙.白兰度风范。年青人确实该疯狂一下,今夜造型很不错。”伊利亚道:“约翰真是好眼力,我听得很高兴。”查理尔笑道:“不过随口夸你一句,还真把自己当成教父了。”三人对伊利亚一阵调侃,齐上车开往金龙路聚香楼酒店。打开房门,只见桌上早堆满了鲜花礼物。房内共有三个大桌,坐着几十个军营朋友,一面小桌上放着一个蛋糕盒。将军、校官、战友们见凤凰进来,都起身鼓掌欢笑。凤凰见这么多长官战友来为自己庆贺,欢喜不已。
  凤凰接着说:“咱们在旅游区里拍了好多照片,可我的电脑中病毒了,怎么修也修不好,那又该怎么办?”伊利亚指道:“这不用问,当然是荒木这个电脑行家了,谁叫他是电商王国出身?”荒木取出内存卡,去电脑房帮忙修理病毒,上传照片。伊利亚起身道:“你们先忙,我先开车回酒店了,等会我来接你们。”凤凰道:“你也有事,不许走。我这屋子里很久没有打扫卫生了,到处都有灰尘,你帮忙打扫干净,不许偷懒。”伊利亚惊讶道:“这屋子这么大,叫我一个人打扫卫生?事实上,我是一个懒人,接不了这活。明天你还是找个钟点阿姨来,让她代劳好了。”转身便要溜走,凤凰连忙拖住他,笑道:“现在这里不就有一个免费劳工吗?那我干嘛还要花冤枉钱?别啰嗦了,快点帮忙。”

  伊利亚极不情愿,磨蹭着到门外拿了拖把进来,查理尔正修着车胎,笑道:“高级侦探,原来你还是个拖地高手,有空去我那里也打扫一下卫生,给你开工钱。”伊利亚尴尬而笑,进屋来问道:“我们都有事,那你凤凰做些什么,要不咱们一起打扫,这样就很公平了。”凤凰笑道:“你别指望了,我先去洗澡换装,然后和你们一起去赴宴。”伊利亚失望叹息,毛手毛脚在屋里乱拖一气。凤凰进浴室洗漱过,到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化个淡妆,肩上挎着一个黑色皮包。走到大堂里一站,伊利亚喝彩赞美。只见凤凰里穿一件白色衬衣,外套一件黑色西装,右腕一只炫蓝夜光手表。穿一条咖啡色休闲裤,一双白色球鞋。面容略涂胭脂,化一弯柳叶眉,沾吻红唇,扎一条马尾辫,漫飘十里香水。七二身高,窈窕曲线,果然面如冠玉,现代都市巾帼。借元末施耐庵先生一首诗为证:

  芳容丽质更妖娆,秋水精神瑞雪标。凤眼半弯掩琥珀,朱唇一颗点樱桃。露来玉指芊芊软,行处金莲步步娇。白玉生香花解语,千金良夜实难消。

  三人各自忙碌数十分钟,都理清了活,齐到大堂里喝了半杯酒。凤凰将门关上,四人往城里开去。凤凰在酒店大厅等候三人下来,暇空接了几个亲朋电话。楼上房间三人都各自打扮一番,精神唤发。下楼会齐一看,各有不同。约翰过了青春年华,因此未多讲究,里穿毛衣,外套西装,一条深蓝尼龙裤,一双透亮皮鞋。荒木里穿一件紫蓝恤衫,外套一件风衣,一条牛仔裤,一双美国牛仔长靴。最后再看伊利亚打扮,果然令人刮目相看,连酒店保安都忍不住夸赞。只见他里穿一件白色衬衫,衣领打一条黑色领带,穿一领西装,外披一领呢子大衣,脖子垂挂一条白色围巾,下面则是皮靴西裤,一尘不染。他把头发梳得乌黑油亮,顶一个黑色牛仔帽,戴一副墨镜,余留几根胡渣,手指不停拨动蓝宝石戒指,有意无意抬起劳力士手表来看。满脸都是肃杀之气,一双眼睛东张西望,嘴角处泛起一丝丝冷笑,颇有阿汤哥哥气质,又有憨豆先生幽默。

  三人各自忙碌数十分钟,都理清了活,齐到大堂里喝了半杯酒。凤凰将门关上,四人往城里开去。凤凰在酒店大厅等候三人下来,暇空接了几个亲朋电话。楼上房间三人都各自打扮一番,精神唤发。下楼会齐一看,各有不同。约翰过了青春年华,因此未多讲究,里穿毛衣,外套西装,一条深蓝尼龙裤,一双透亮皮鞋。荒木里穿一件紫蓝恤衫,外套一件风衣,一条牛仔裤,一双美国牛仔长靴。最后再看伊利亚打扮,果然令人刮目相看,连酒店保安都忍不住夸赞。只见他里穿一件白色衬衫,衣领打一条黑色领带,穿一领西装,外披一领呢子大衣,脖子垂挂一条白色围巾,下面则是皮靴西裤,一尘不染。他把头发梳得乌黑油亮,顶一个黑色牛仔帽,戴一副墨镜,余留几根胡渣,手指不停拨动蓝宝石戒指,有意无意抬起劳力士手表来看。满脸都是肃杀之气,一双眼睛东张西望,嘴角处泛起一丝丝冷笑,颇有阿汤哥哥气质,又有憨豆先生幽默。

  凤凰反复打量他,欢笑道:“伊利亚,你这是想干什么,要不要现场放一曲《上海滩》音乐,给你制造英雄气氛?”伊利亚道:“那倒不必。”查理尔笑道:“你小子今夜搞得这么威风,还真有几分马龙.白兰度风范。年青人确实该疯狂一下,今夜造型很不错。”伊利亚道:“约翰真是好眼力,我听得很高兴。”查理尔笑道:“不过随口夸你一句,还真把自己当成教父了。”三人对伊利亚一阵调侃,齐上车开往金龙路聚香楼酒店。打开房门,只见桌上早堆满了鲜花礼物。房内共有三个大桌,坐着几十个军营朋友,一面小桌上放着一个蛋糕盒。将军、校官、战友们见凤凰进来,都起身鼓掌欢笑。凤凰见这么多长官战友来为自己庆贺,欢喜不已。

  将军看到伊利亚打扮成这般模样,笑道:“伊利亚,你这是要当明星了吗?”伊利亚摘了墨镜,上前见过方中将和几位校官,笑道:“将军说笑了。”众人笑道:“这不是许文强吗?真是酷毙了。”伊利亚听得欢喜,在那摆弄造型。查理尔从皮衣里取出一个红包,递与凤凰:“入乡随俗。我这老朽也不懂年青人心怀,也不知道准备什么礼物才好,所以只封了一个红包给你,祝你生日快乐,凤飞万里。”荒木和伊利亚也从怀里取出红包递与凤凰,抱拳笑道:“祝凤凰自由飞翔,生日快乐。”凤凰推迟不过,收下红包,一一回谢。众人都入座聊天,酒菜上齐,举杯庆贺,凤凰逐一谢过。一齐吃过酒宴,分了蛋糕,将近十点钟,将军与凤凰聊说几句,先和两位校官散去,余下战友们也都纷纷离去。

  凤凰吃过盛宴,余兴未尽,笑道:“我们去游戏城玩赛车。”伊利亚道:“只要你高兴,你爱怎么样都行。”凤凰不明话语,纳闷道:“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只顾自己,不顾你们。”原来伊利亚能说汉语,却难懂话意,对汉语文化一知半解。当下见凤凰不悦,疑惑道:“难道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凤凰哼了一声,与众人欢笑。伊利亚先去酒楼银台结账,四人走出酒楼,兜着风车来到游戏城,在大厅里玩了反恐精英、赛车追逐、水果赌盘和拳皇格斗。约翰本是六旬之人,但与凤凰三人在一起相伴,顿时感觉自己年青了三十岁,也兴致勃勃,尽情投入年青人世界中去。

  四个达人前后折腾疯玩了一个时辰,花费数千元。见此刻到了十二点,凤凰仍有余兴,笑道:“我们到富丽宫酒吧去唱歌,你们看怎么样?”三人都想让凤凰放开束缚,玩得尽兴,因此无人反对。只要凤凰有问,三人都是一齐赞成。车开到了富丽宫酒吧门口,只见霓虹灯巨大幅长,颇显豪华。门外五六个保安在巡逻,七八个窈窕迎宾女郎,教人未进门便感受到了大厅华贵之气。四人把车停在吧外场地,打量这酒吧里外。这富丽宫分两层营业,地下室为清吧,有七八条黑色玻璃吧台,壁柜摆满各类好酒,世界各地名酒都能在此品尝。室内中央是一个圆形舞台,边上泉水滚冒,花香满溢。头上霓灯不停扫视,变换颜色斑点,轻音乐似高山流水,扣人心扉,格外陶醉。黯淡光线,增添不少野蛮与性感,似怂恿着有情人来此幽会。

  凤凰反复打量他,欢笑道:“伊利亚,你这是想干什么,要不要现场放一曲《上海滩》音乐,给你制造英雄气氛?”伊利亚道:“那倒不必。”查理尔笑道:“你小子今夜搞得这么威风,还真有几分马龙.白兰度风范。年青人确实该疯狂一下,今夜造型很不错。”伊利亚道:“约翰真是好眼力,我听得很高兴。”查理尔笑道:“不过随口夸你一句,还真把自己当成教父了。”三人对伊利亚一阵调侃,齐上车开往金龙路聚香楼酒店。打开房门,只见桌上早堆满了鲜花礼物。房内共有三个大桌,坐着几十个军营朋友,一面小桌上放着一个蛋糕盒。将军、校官、战友们见凤凰进来,都起身鼓掌欢笑。凤凰见这么多长官战友来为自己庆贺,欢喜不已。

  将军看到伊利亚打扮成这般模样,笑道:“伊利亚,你这是要当明星了吗?”伊利亚摘了墨镜,上前见过方中将和几位校官,笑道:“将军说笑了。”众人笑道:“这不是许文强吗?真是酷毙了。”伊利亚听得欢喜,在那摆弄造型。查理尔从皮衣里取出一个红包,递与凤凰:“入乡随俗。我这老朽也不懂年青人心怀,也不知道准备什么礼物才好,所以只封了一个红包给你,祝你生日快乐,凤飞万里。”荒木和伊利亚也从怀里取出红包递与凤凰,抱拳笑道:“祝凤凰自由飞翔,生日快乐。”凤凰推迟不过,收下红包,一一回谢。众人都入座聊天,酒菜上齐,举杯庆贺,凤凰逐一谢过。一齐吃过酒宴,分了蛋糕,将近十点钟,将军与凤凰聊说几句,先和两位校官散去,余下战友们也都纷纷离去。

  楼上有五六十个包厢唱房,大厅内部美轮美奂,数条长廊上彩灯明亮,包厢内传出不少疯狂尖叫,人声鼎沸。此刻是凌晨三十分,正是歌舞高潮时分。大多包厢里早聚满了客人,人来人往,如同街市。陪酒女郎、服务小生、平民百姓、推销美女、富贵大亨,各类形色之人,来去频频。凤凰到银台开了一个中等唱房,一个靓丽公主带着四人进了包厢,开机送果,服务生送来十余种各类小吃,拿来酒单候着。凤凰翻看酒单,点了一瓶意大利一九三八年葡萄甘醇。接点一瓶国产窖藏六十年茅台,一瓶日本一九四八年青花竹酒。公主返身便去拿酒来。查理尔却心有顾忌,对公主挥手说:“小姑娘,请把你们经理叫过来,我有话要当面和他说。”公主应声去了。片刻,门外走进一个中年汉子,拘过礼节,问了情况。查理尔道:“我们可都是喝酒行家,世界各地名酒我都了如指掌,我最怕喝假酒了,要是让我们喝到假酒,那我们可不结账。”那经理笑道:“请贵客放心,我们这里是春城豪华酒吧,有国家一级品酒大师在这坐镇,绝不会投机取巧,更不会把假酒来糊弄各位客人。这里都是真材实料,一分钱一分货,绝不会因小失大,砸了自己信誉。”查理尔听得满意,怀里取出一张绿钞道:“这是你的小费,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那经理见是这等过问之事,暂不接受这无名之财,笑道:“对不起先生,这是我份内之事,各位客人现在还滴酒未沾,暂时不敢拿取客人赏钱。”查理尔笑道:“不错,有意思。”那经理退出厢房去拿酒。凤凰好奇道:“约翰大哥怎么会有这种疑问?”查理尔微笑道:“我以前喝多了假酒,所以心里很没谱,不敢轻易相信夜店酒水。”伊利亚道:“约翰这话我最赞成了,现在的人真坏,处投机取巧,造假赚黑,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尤其是中国商人,在尽干缺德事,简直就是不受欢迎。”凤凰指道:“你不要乱说话行不行?”伊利亚认真道:“我哪有乱说,不信你问问约翰和荒木,他们也应该知道一些。日本商人就很有信誉,基本上都是规规矩矩,禀受商业良心。中国真有很多奸商心黑得让人受不了,这是事实。”凤凰闷叹道:“我承认,我们国家确实有很多黑商素质低下,毕竟那是一小部分,你怎么能以偏论全,牵连别人也承受骂名?我来问你,在哪个国家没有这种奸商,你能保证意大利就没有这种奸商了吗?”伊利亚连忙举手投降,连声抱歉,逗得大伙一阵欢笑。

  
  伊利亚极不情愿,磨蹭着到门外拿了拖把进来,查理尔正修着车胎,笑道:“高级侦探,原来你还是个拖地高手,有空去我那里也打扫一下卫生,给你开工钱。”伊利亚尴尬而笑,进屋来问道:“我们都有事,那你凤凰做些什么,要不咱们一起打扫,这样就很公平了。”凤凰笑道:“你别指望了,我先去洗澡换装,然后和你们一起去赴宴。”伊利亚失望叹息,毛手毛脚在屋里乱拖一气。凤凰进浴室洗漱过,到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化个淡妆,肩上挎着一个黑色皮包。走到大堂里一站,伊利亚喝彩赞美。只见凤凰里穿一件白色衬衣,外套一件黑色西装,右腕一只炫蓝夜光手表。穿一条咖啡色休闲裤,一双白色球鞋。面容略涂胭脂,化一弯柳叶眉,沾吻红唇,扎一条马尾辫,漫飘十里香水。七二身高,窈窕曲线,果然面如冠玉,现代都市巾帼。借元末施耐庵先生一首诗为证:

燕子凤说:

欢迎评论、交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太古剑尊

以血海无涯重铸登天之路,以亿万枯骨再炼剑道经书。

作者:青石细语
标签:玄幻

鬼闻乐见

且看这个妖艳无双的老邪,如何去布下天地生死局……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校园修仙狂少

我喜欢以德服人,千万不要逼我,我狂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作者:炎哥
标签:都市

超级校医

清纯白领,妖冶御姐,各色各样的美女也进入到熊宇的生活中……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茅山鬼术师

我的生活中鬼怪夜行,巫蛊压胜凶灵怨咒,我在阴阳之间行走。

作者:彼岸浮屠
标签:悬疑

重走未来路

五分互联网产业,四分科学幻想,剩下的一分是未知。

作者:万木春
标签:科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