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二章 命中之战 第一卷完

作者:秦望海  发布时间:2017-04-20 22:29  字数:3931 

  叶萧摆手走掉,“别让我再看见你,全部烧掉!”
  郑老大:“老良,你说会不会是,之前咱们追杀过的那个王波呀,我记得追杀王波时也听手下人说过,王波后背有个诡异黒翅。”
  “怎么?”那人瞪眼。
  两人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是不是发出疯癫的狂笑。
  “别误会,大哥,我是这老妇的儿子。替她交保护费!”尚炎赔笑,“多少钱呀,大哥?”
  那人连忙拦住,“不必验了,不必验了!”
  “站住!再往前一步,我们就开枪了!”护卫队队长大喊警告。
  话音刚落,提剑向尚炎劈来,尚炎横剑挡住,反手横扫一剑向叶萧下身划来,叶萧后撤躲闪。
  “怎么?”那人瞪眼。
  时间一晃两年,翁德的人民在镇的中央位置竖起了叶萧带翅膀的雕像。百姓们对他俩更是敬佩不已,镇中许多老妇都感慨要是没有昔琳的存在,就可以将自家闺女许配给叶萧了。
  叶萧前前后后算上这次已经第三次挡了他们的道了,不是说他们没有别的路可以走私,只是会增加很多费用,利润也会少了许多,所以这次他们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伪装一下看能否通过,果真还是不行!
  叶萧:“昔琳,你也快走!”
  那人倚在摊位上,“你知道,倘若你不交保护费,有人来捣乱,我们可就管不了了!”
  “在我这,都用得上伪装啦?”叶萧无奈的笑了。那人额头渗出冷汗。
  尚炎双手握剑,弯膝重重插进地上。
  叶萧摆手走掉,“别让我再看见你,全部烧掉!”
  这一天,一辆皮卡进入了镇中,缓慢向前驶行。叶萧面朝雕像背对皮卡来的方向,皮卡在跟前停下。从副驾驶下来一个人,满脸堆笑,“哎呦,这不是守护神大人吗!”
  前方两个兄弟先赶过来动手,尚炎踹飞一个抓起另一个衣领,一个接一个的眼雷,将其打晕过去,随后拎着他转过身将他一推又跟了上去,抢过来一个手中的棍子,照脑袋就是一下,接后一抡打在另一个人的左耳上,回身又将身后那个一棍子干倒。
  尚炎停顿,看着屋顶上的两排人影,“挡我者,一并处死!”
  警车中另一个警员站在车门口,拿着电话喊尚炎,“尚警官,局长电话!”
  “站住!再往前一步,我们就开枪了!”护卫队队长大喊警告。
  那人连忙拦住,“不必验了,不必验了!”
  “既然是正经商品,就不怕验,之前咱们也打过交道,你知道规矩,枪支没收,毒品摧毁,正常商品留下过路费后即可通过。”叶萧义正言辞,“让我的人去看看!”
  两人你攻我防,你防我打,一直僵持不下。索性各自提起宝剑互砍过来,一时间,黑夜中剑气四溅,民众和昔琳都揪揪着心。
  听到喊声,在附近收费的四个兄弟,提着棒子赶了过来。
  强大吸力并未轻易吸走叶萧,尚炎一波一波的放出剑气,叶萧被缓缓拖向尚炎,脚却未离地面半分。
  听到喊声,在附近收费的四个兄弟,提着棒子赶了过来。
  郑商想得脑袋都快大了,一直在思考,“那叶萧,到底什么来历,翁德三国交界,向来是连一个国家都不敢管的地儿,他不仅管了,而且还独霸一方,软硬不吃,做事决绝。”
  此刻护卫队端着枪出现在道路两侧的屋顶上。
  两人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是不是发出疯癫的狂笑。
  五个人挨个摊位走,叫嚣收钱。“拿钱,要不给你的摊儿给掀了!”一人手中拿着棒球棍拍打在摊位上。“我这刚出摊不久,着实没有钱交保护费呀!”商贩求饶。
  “既然是正经商品,就不怕验,之前咱们也打过交道,你知道规矩,枪支没收,毒品摧毁,正常商品留下过路费后即可通过。”叶萧义正言辞,“让我的人去看看!”
  举良:“不太会有巧合,那东西,天底下就那么一个,有巧合也得是左边的呀!”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昔琳始终不肯离去,在叶萧的身后的远处看着。
  此时又响起了民众的欢呼,“打倒他,赶走他,守护神!”
  “加油,大家需要你!”昔琳泣诉。
  “我擦,砸场子!兄弟们,上!”
  举良:“嗯,咱们的这个尚国也是!”
  镇中百姓们也来到路上大喊,“叶萧加油,打败他,我们需要你!”
  叶萧敛住笑容,将罐头摔在地上,逼近那人,四目相对,“这是你第三次了,我在考虑你们是否还能活着离开!”
  那人紧张的心弦终于松了口气,刚才叶萧的怒气着实将他吓得不轻。这两年间,他们尝试了各种办法:贿赂,叶萧不吃这一套;硬拼,又打不过他。
  时间一晃两年,翁德的人民在镇的中央位置竖起了叶萧带翅膀的雕像。百姓们对他俩更是敬佩不已,镇中许多老妇都感慨要是没有昔琳的存在,就可以将自家闺女许配给叶萧了。
  举良笑着撤了回去。
  “你看,这,保护费也交了,以后可得好好保护这里呀!”
  叶萧和昔琳在镇上闲逛,夜幕降临,叶萧领着昔琳进入了一家酒吧,听着摇摆的音乐,叶萧和昔琳也喝了点酒,叶萧没敢让昔琳多喝怕她受不了。
  郑商突然想到什么,张口问道,“你之前说那人什么特点?”
  尚炎微转动剑,剑芒散出直冲过来,叶萧原地放出黑翼全部煞气,周遭包裹深黑。
  “我擦,砸场子!兄弟们,上!”
  尚炎牙根直痒痒,心想,“两年了,终于找到了!”
  “郑老大,举老大,别提了,还是不行呀!货又被截住了,还警告我们不要再从翁德走了。”那人哭诉。
  “据说那人有个右边黑翼,只是未曾见过,不过在翁德镇中心处有他的雕像,雕像就是有单边翅膀的!”那人回到。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叶萧突然收笑,抬头看到前方走来一队人,凌乱整齐,缓缓逼近。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别误会,大哥,我是这老妇的儿子。替她交保护费!”尚炎赔笑,“多少钱呀,大哥?”
  尚炎:“怎么了,局长?”
  叶萧:“听话!”
  尚炎:“王波,今日必除!”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叶萧呆呆的看着向其走来的尚炎,似是疯癫。
  “要是交了之后,有人捣乱,你们能管吗?”一身便衣的尚炎在男子身后发问。
  “别误会,大哥,我是这老妇的儿子。替她交保护费!”尚炎赔笑,“多少钱呀,大哥?”
  话音刚落,提剑向尚炎劈来,尚炎横剑挡住,反手横扫一剑向叶萧下身划来,叶萧后撤躲闪。
  百姓们围着叶萧和昔琳狂舞,两人也嗨了起来,一起扭动着身躯,好不快活,享受着这年轻人的夜生活。
  尚炎的气息逐渐加重,他头顶上空渐渐出现七彩边缘的空洞,尚炎吃力的控制着一切。
  两人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是不是发出疯癫的狂笑。
  两人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是不是发出疯癫的狂笑。
  尚炎牙根直痒痒,心想,“两年了,终于找到了!”
  时间一晃两年,翁德的人民在镇的中央位置竖起了叶萧带翅膀的雕像。百姓们对他俩更是敬佩不已,镇中许多老妇都感慨要是没有昔琳的存在,就可以将自家闺女许配给叶萧了。

  在百姓心中,他不仅是英雄,更是守护这里的神!

  这一天,一辆皮卡进入了镇中,缓慢向前驶行。叶萧面朝雕像背对皮卡来的方向,皮卡在跟前停下。从副驾驶下来一个人,满脸堆笑,“哎呦,这不是守护神大人吗!”

  叶萧背着手,头也不回,“这回,车中装的是什么呀?”

  那人:“呵呵,这回肯定是正经商品!”

  叶萧转过身盯着他的眼睛,举起右手,往前一指,“验一验,这次有多正经!”

  站在叶萧身边的四个守护队的成员向车径直走去。

  那人连忙拦住,“不必验了,不必验了!”

  “怎么?”那人瞪眼。

  “既然是正经商品,就不怕验,之前咱们也打过交道,你知道规矩,枪支没收,毒品摧毁,正常商品留下过路费后即可通过。”叶萧义正言辞,“让我的人去看看!”

  四个护卫队成员穿过那人登车验箱,打开箱子,只见箱中都是鱼罐头。

  叶萧:“扔过来一个,我看看。”

  “鱼罐头!”一人回头喊道。

  “你看,这,保护费也交了,以后可得好好保护这里呀!”

  叶萧突然收笑,抬头看到前方走来一队人,凌乱整齐,缓缓逼近。

  叶萧:“扔过来一个,我看看。”

  叶萧接过抛过来的鱼罐头,用随身匕首打开,往里一掏,拉出一袋白色物品。

  “在我这,都用得上伪装啦?”叶萧无奈的笑了。那人额头渗出冷汗。

  叶萧敛住笑容,将罐头摔在地上,逼近那人,四目相对,“这是你第三次了,我在考虑你们是否还能活着离开!”

  那人一惊连忙跪下,“饶命呀,饶命呀,再也不敢了!”

  叶萧摆手走掉,“别让我再看见你,全部烧掉!”

  尚炎越听越气,“你们特么都是疯了吗?”

  那人紧张的心弦终于松了口气,刚才叶萧的怒气着实将他吓得不轻。这两年间,他们尝试了各种办法:贿赂,叶萧不吃这一套;硬拼,又打不过他。

  那人拿起棒球棍向尚炎抡来。尚炎近处一个眼雷,又一个眼雷,一脚踹飞。

  叶萧前前后后算上这次已经第三次挡了他们的道了,不是说他们没有别的路可以走私,只是会增加很多费用,利润也会少了许多,所以这次他们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伪装一下看能否通过,果真还是不行!

  那人带着两个人回到了国内,他们正是郑老大的手下。

  郑老大正和从S市过来的举良谈事,三人在秘书的引领下惺惺进了屋。

  “呦,你们回来啦,这次怎么这么快,货怎么样了?”举良坐在沙发上,看到他们进来之后,摇晃着手中的夜光杯问道。

  两人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是不是发出疯癫的狂笑。

  “郑老大,举老大,别提了,还是不行呀!货又被截住了,还警告我们不要再从翁德走了。”那人哭诉。

  “也是,我说郑商呀,要不,咱们就换个路吧,增加点成本就增加点,也省心不是。”举良看着手中的杯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哎呀,老良呀,你是不知道呀,换路更费心神呐,暂且不说打点费钱的事儿,就说这国中形势日新月异,条子们一不高兴就会给扣了。翁德那里,仅有边防,而且天高皇帝远的,给点甜头就行。能省不少力气呢,可是现在呀,唉……”郑商忧愁。

  举良:“嗯,咱们的这个尚国也是!”

  室内平静了下来。

  郑商想得脑袋都快大了,一直在思考,“那叶萧,到底什么来历,翁德三国交界,向来是连一个国家都不敢管的地儿,他不仅管了,而且还独霸一方,软硬不吃,做事决绝。”

  郑商突然想到什么,张口问道,“你之前说那人什么特点?”

  “据说那人有个右边黑翼,只是未曾见过,不过在翁德镇中心处有他的雕像,雕像就是有单边翅膀的!”那人回到。

  两人你攻我防,你防我打,一直僵持不下。索性各自提起宝剑互砍过来,一时间,黑夜中剑气四溅,民众和昔琳都揪揪着心。

  镇中百姓们也来到路上大喊,“叶萧加油,打败他,我们需要你!”

  “要是交了之后,有人捣乱,你们能管吗?”一身便衣的尚炎在男子身后发问。

  郑老大:“老良,你说会不会是,之前咱们追杀过的那个王波呀,我记得追杀王波时也听手下人说过,王波后背有个诡异黒翅。”

  举良淡笑,“也许吧。”

  郑老大:“那会不会有巧合呢?”

  举良:“不太会有巧合,那东西,天底下就那么一个,有巧合也得是左边的呀!”

  郑商听后,露出阴冷的笑容。

  尚炎的气息逐渐加重,他头顶上空渐渐出现七彩边缘的空洞,尚炎吃力的控制着一切。

  自从叶萧飞走之后,尚炎就魂牵梦绕的一直找寻他的下落,看着自己的同伴在眼前惨死的他愈加暴躁,回到A市后,执法更加严苛,A市帮派中人因惧怕他的剑,小动作明显减少,避免与他有任何摩擦。

  这一日,尚炎在外执勤,刚巧碰到郊区这有收保护费的。

  五个人挨个摊位走,叫嚣收钱。“拿钱,要不给你的摊儿给掀了!”一人手中拿着棒球棍拍打在摊位上。“我这刚出摊不久,着实没有钱交保护费呀!”商贩求饶。

  那人倚在摊位上,“你知道,倘若你不交保护费,有人来捣乱,我们可就管不了了!”

  “站住!再往前一步,我们就开枪了!”护卫队队长大喊警告。

  “要是交了之后,有人捣乱,你们能管吗?”一身便衣的尚炎在男子身后发问。

  那人表情不耐烦地转过头,推了尚炎一把,“你特么谁呀?跟你有什么关系?”

  “别误会,大哥,我是这老妇的儿子。替她交保护费!”尚炎赔笑,“多少钱呀,大哥?”

  听到喊声,在附近收费的四个兄弟,提着棒子赶了过来。

  “500,拿钱!”

  这一天,一辆皮卡进入了镇中,缓慢向前驶行。叶萧面朝雕像背对皮卡来的方向,皮卡在跟前停下。从副驾驶下来一个人,满脸堆笑,“哎呦,这不是守护神大人吗!”

  尚炎给过钱,那人刚要走,尚炎叫住他,“大哥,等等。”

  尚炎双手握剑,弯膝重重插进地上。

  “怎么?”那人瞪眼。

  “你看,这,保护费也交了,以后可得好好保护这里呀!”

  “那是自然!”

  “怎么?”那人瞪眼。

  “鱼罐头!”一人回头喊道。

  自从叶萧飞走之后,尚炎就魂牵梦绕的一直找寻他的下落,看着自己的同伴在眼前惨死的他愈加暴躁,回到A市后,执法更加严苛,A市帮派中人因惧怕他的剑,小动作明显减少,避免与他有任何摩擦。

  尚炎随手将身边的摊位掀翻,微笑得瞅着他。

  “我擦,砸场子!兄弟们,上!”

  听到喊声,在附近收费的四个兄弟,提着棒子赶了过来。

  那人拿起棒球棍向尚炎抡来。尚炎近处一个眼雷,又一个眼雷,一脚踹飞。

  前方两个兄弟先赶过来动手,尚炎踹飞一个抓起另一个衣领,一个接一个的眼雷,将其打晕过去,随后拎着他转过身将他一推又跟了上去,抢过来一个手中的棍子,照脑袋就是一下,接后一抡打在另一个人的左耳上,回身又将身后那个一棍子干倒。

  扔掉棍子,尚炎蹲在那男子身旁,“大哥,你这,也没保护了呀!哎呀,这么废物呢!”

  那人连忙拦住,“不必验了,不必验了!”

  那人带着两个人回到了国内,他们正是郑老大的手下。

  当中一个人捂着耳朵跑掉了,这四个躺在地上呻吟。

  “别误会,大哥,我是这老妇的儿子。替她交保护费!”尚炎赔笑,“多少钱呀,大哥?”

  那队人的领头人摆了下手,众人停下,自语道,“九龙剑?哼,有点意思。”

  警车中另一个警员站在车门口,拿着电话喊尚炎,“尚警官,局长电话!”

  尚炎听到起身走回警车。

  尚炎:“怎么了,局长?”

  局长:“你快回来,有王波的行踪了!”

  尚炎开车一路飙回警局,直奔局长室。

  局长:“刚才有人举报,说在国之边界翁德看见了他。”

  尚炎牙根直痒痒,心想,“两年了,终于找到了!”

  尚炎:“这次,我一个人去!”

  叶萧:“尚炎,天下那么多不平事,何必对我如此执着?”

  “据说那人有个右边黑翼,只是未曾见过,不过在翁德镇中心处有他的雕像,雕像就是有单边翅膀的!”那人回到。

  局长:“可是,小炎……”

  话音刚落,提剑向尚炎劈来,尚炎横剑挡住,反手横扫一剑向叶萧下身划来,叶萧后撤躲闪。

  尚炎:“您放心,我知道分寸!”

  郑商想得脑袋都快大了,一直在思考,“那叶萧,到底什么来历,翁德三国交界,向来是连一个国家都不敢管的地儿,他不仅管了,而且还独霸一方,软硬不吃,做事决绝。”

  叶萧和昔琳在镇上闲逛,夜幕降临,叶萧领着昔琳进入了一家酒吧,听着摇摆的音乐,叶萧和昔琳也喝了点酒,叶萧没敢让昔琳多喝怕她受不了。

  百姓们围着叶萧和昔琳狂舞,两人也嗨了起来,一起扭动着身躯,好不快活,享受着这年轻人的夜生活。

  “你看,这,保护费也交了,以后可得好好保护这里呀!”

  悄然夜深,叶萧见昔琳眼皮打架,就带她先走了。

  此时又响起了民众的欢呼,“打倒他,赶走他,守护神!”

  出来后,两个人的耳朵还都嗡嗡作响,彼此大声调侃耳膜的承受能力。

  两人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是不是发出疯癫的狂笑。

  叶萧怜爱的看着低头咯咯直笑的昔琳,忍不住吻了下她披肩的秀发。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叶萧突然收笑,抬头看到前方走来一队人,凌乱整齐,缓缓逼近。

  “在我这,都用得上伪装啦?”叶萧无奈的笑了。那人额头渗出冷汗。

  叶萧警惕了起来,平时镇中人不会这么结队在道上横行的。

  尚炎:“王波,今日必除!”

  忽的,身后一声巨响,叶萧的雕像被劈两半掉落地上,听到响声的人们相继探出头来,查看情况。

  此刻护卫队端着枪出现在道路两侧的屋顶上。

  叶萧转头往身后看去,只见一人浑身萦绕七彩光芒,仿佛有七条龙在身旁上下游窜,手中提着一把黄色耀眼宽剑,剑身镶嵌九个各色碗大的夜明珠,穿过雕像,缓缓走来。

  那队人的领头人摆了下手,众人停下,自语道,“九龙剑?哼,有点意思。”

  尚炎:“我是A市干警,尚炎。王波,你本罪恶逃犯,却在此立像歌颂,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叶萧呆呆的看着向其走来的尚炎,似是疯癫。

  “站住!再往前一步,我们就开枪了!”护卫队队长大喊警告。

  尚炎停顿,看着屋顶上的两排人影,“挡我者,一并处死!”

  “哎呦,看来,我们来的很不巧呀,本想找你谈点事情,却没料到两位大神在这相约,那我们就先走啦!哈哈……”举良说完带着人回撤。

  叶萧心头一惊,“举良?!”

  举良笑着撤了回去。

  尚炎继续向叶萧走去,两排屋顶齐刷刷地射出子弹,一时枪响震天。无数颗子弹迎来,像是打在钢墙上一般,撞到尚炎的七彩光芒落地。

  尚炎挥舞九龙剑向屋顶划出一道可见的黄色剑气,剑气刚出,叶萧绽出翅膀,抽出幽冥剑朝黄色剑气砍去,抵挡了剑气。

  叶萧怜爱的看着低头咯咯直笑的昔琳,忍不住吻了下她披肩的秀发。

  叶萧落地站在尚炎面前。“你们退下吧,这是我与他的事情,保护好昔琳!”叶萧冷冷的吩咐道。

  路灯下的昔琳,夜风撩拨着她的秀发。

  昔琳:“我不走,我要和你一起回家!”

  叶萧:“听话!”

  话音刚落,提剑向尚炎劈来,尚炎横剑挡住,反手横扫一剑向叶萧下身划来,叶萧后撤躲闪。

  尚炎将剑插到地上,紧跟过来,右拳向后拉起,朝叶萧胸口就是蓄力一击,将叶萧打倒在地,自己落下。

  叶萧右手撑地,左手擦了下嘴角的血丝。

  昔琳始终不肯离去,在叶萧的身后的远处看着。

  叶萧呆呆的看着向其走来的尚炎,似是疯癫。

  “加油,大家需要你!”昔琳泣诉。

  镇中百姓们也来到路上大喊,“叶萧加油,打败他,我们需要你!”

  叶萧受到昔琳和百姓们的鼓舞,起身将剑立于地上,向尚炎冲了过来,右直拳,左勾拳,飞起右膝前顶;尚炎左手横摆,右手护头,双手按膝,后退几步。

  郑老大:“老良,你说会不会是,之前咱们追杀过的那个王波呀,我记得追杀王波时也听手下人说过,王波后背有个诡异黒翅。”

  “哼,长进不少,会用拳头了!”尚炎冷嘲。

  此时又响起了民众的欢呼,“打倒他,赶走他,守护神!”

  尚炎越听越气,“你们特么都是疯了吗?”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两人你攻我防,你防我打,一直僵持不下。索性各自提起宝剑互砍过来,一时间,黑夜中剑气四溅,民众和昔琳都揪揪着心。

  空中不断出来金属碰撞的声音,最后两人各撤一方,喘着粗气,互视对方。

  尚炎:“王波,今日必除!”

  举良:“嗯,咱们的这个尚国也是!”

  叶萧:“尚炎,天下那么多不平事,何必对我如此执着?”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尚炎双手握剑,弯膝重重插进地上。

  尚炎的气息逐渐加重,他头顶上空渐渐出现七彩边缘的空洞,尚炎吃力的控制着一切。

  叶萧虽不知这是何物,但本能反应对方来势汹汹,心头惊诧,“你们快跑,越远越好!”叶萧赶快喊走民众。

  叶萧:“昔琳,你也快走!”

  尚炎牙根直痒痒,心想,“两年了,终于找到了!”

  昔琳未动半分。

  叶萧:“快呀!”

  叶萧:“尚炎,天下那么多不平事,何必对我如此执着?”

  尚炎阴乐:“呵呵,王波,我就让你今夜覆灭!”

  叶萧舞动黑翼飞奔上来,“休想!”一剑劈在了尚炎周遭的光芒上,被弹了回去。

  尚炎微转动剑,剑芒散出直冲过来,叶萧原地放出黑翼全部煞气,周遭包裹深黑。

  时间一晃两年,翁德的人民在镇的中央位置竖起了叶萧带翅膀的雕像。百姓们对他俩更是敬佩不已,镇中许多老妇都感慨要是没有昔琳的存在,就可以将自家闺女许配给叶萧了。

  叶萧:“即使入地狱,我也要拉你一起!”

  强大吸力并未轻易吸走叶萧,尚炎一波一波的放出剑气,叶萧被缓缓拖向尚炎,脚却未离地面半分。

  叶萧靠近尚炎,猛的一拳打破光芒,抓起尚炎的衣领,呵呵笑出,猛然收起煞气,两人直吸上去。在叶萧和尚炎刚起之时,余波剑气扫到远处哭泣的昔琳,在七彩空洞渐离之刻,昔琳也被吸了进去,地上的九龙剑和幽冥剑亦随主而去。

                                                            (第一卷,完)

  
  尚炎越听越气,“你们特么都是疯了吗?”
  那人拿起棒球棍向尚炎抡来。尚炎近处一个眼雷,又一个眼雷,一脚踹飞。
  叶萧敛住笑容,将罐头摔在地上,逼近那人,四目相对,“这是你第三次了,我在考虑你们是否还能活着离开!”
  自从叶萧飞走之后,尚炎就魂牵梦绕的一直找寻他的下落,看着自己的同伴在眼前惨死的他愈加暴躁,回到A市后,执法更加严苛,A市帮派中人因惧怕他的剑,小动作明显减少,避免与他有任何摩擦。
  “你看,这,保护费也交了,以后可得好好保护这里呀!”
  叶萧突然收笑,抬头看到前方走来一队人,凌乱整齐,缓缓逼近。
  尚炎的气息逐渐加重,他头顶上空渐渐出现七彩边缘的空洞,尚炎吃力的控制着一切。
  叶萧接过抛过来的鱼罐头,用随身匕首打开,往里一掏,拉出一袋白色物品。
  局长:“可是,小炎……”
  “我擦,砸场子!兄弟们,上!”
  叶萧前前后后算上这次已经第三次挡了他们的道了,不是说他们没有别的路可以走私,只是会增加很多费用,利润也会少了许多,所以这次他们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伪装一下看能否通过,果真还是不行!
  尚炎双手握剑,弯膝重重插进地上。
  “要是交了之后,有人捣乱,你们能管吗?”一身便衣的尚炎在男子身后发问。
  叶萧转头往身后看去,只见一人浑身萦绕七彩光芒,仿佛有七条龙在身旁上下游窜,手中提着一把黄色耀眼宽剑,剑身镶嵌九个各色碗大的夜明珠,穿过雕像,缓缓走来。
  两人你攻我防,你防我打,一直僵持不下。索性各自提起宝剑互砍过来,一时间,黑夜中剑气四溅,民众和昔琳都揪揪着心。
  郑商听后,露出阴冷的笑容。
  叶萧呆呆的看着向其走来的尚炎,似是疯癫。
  叶萧:“听话!”
  叶萧:“快呀!”
  在百姓心中,他不仅是英雄,更是守护这里的神!
  局长:“刚才有人举报,说在国之边界翁德看见了他。”
  在百姓心中,他不仅是英雄,更是守护这里的神!
  “怎么?”那人瞪眼。
  昔琳始终不肯离去,在叶萧的身后的远处看着。
  自从叶萧飞走之后,尚炎就魂牵梦绕的一直找寻他的下落,看着自己的同伴在眼前惨死的他愈加暴躁,回到A市后,执法更加严苛,A市帮派中人因惧怕他的剑,小动作明显减少,避免与他有任何摩擦。
  警车中另一个警员站在车门口,拿着电话喊尚炎,“尚警官,局长电话!”
  听到喊声,在附近收费的四个兄弟,提着棒子赶了过来。
  那队人的领头人摆了下手,众人停下,自语道,“九龙剑?哼,有点意思。”
  那人一惊连忙跪下,“饶命呀,饶命呀,再也不敢了!”
  叶萧:“快呀!”
  叶萧舞动黑翼飞奔上来,“休想!”一剑劈在了尚炎周遭的光芒上,被弹了回去。
  那队人的领头人摆了下手,众人停下,自语道,“九龙剑?哼,有点意思。”
  “也是,我说郑商呀,要不,咱们就换个路吧,增加点成本就增加点,也省心不是。”举良看着手中的杯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举良:“嗯,咱们的这个尚国也是!”
  尚炎微转动剑,剑芒散出直冲过来,叶萧原地放出黑翼全部煞气,周遭包裹深黑。
  那人连忙拦住,“不必验了,不必验了!”
  那人紧张的心弦终于松了口气,刚才叶萧的怒气着实将他吓得不轻。这两年间,他们尝试了各种办法:贿赂,叶萧不吃这一套;硬拼,又打不过他。
  四个护卫队成员穿过那人登车验箱,打开箱子,只见箱中都是鱼罐头。
  时间一晃两年,翁德的人民在镇的中央位置竖起了叶萧带翅膀的雕像。百姓们对他俩更是敬佩不已,镇中许多老妇都感慨要是没有昔琳的存在,就可以将自家闺女许配给叶萧了。
  郑老大:“老良,你说会不会是,之前咱们追杀过的那个王波呀,我记得追杀王波时也听手下人说过,王波后背有个诡异黒翅。”
  叶萧警惕了起来,平时镇中人不会这么结队在道上横行的。
  尚炎:“我是A市干警,尚炎。王波,你本罪恶逃犯,却在此立像歌颂,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局长:“你快回来,有王波的行踪了!”
  那人带着两个人回到了国内,他们正是郑老大的手下。
  路灯下的昔琳,夜风撩拨着她的秀发。
  尚炎给过钱,那人刚要走,尚炎叫住他,“大哥,等等。”
  两人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是不是发出疯癫的狂笑。
  这一天,一辆皮卡进入了镇中,缓慢向前驶行。叶萧面朝雕像背对皮卡来的方向,皮卡在跟前停下。从副驾驶下来一个人,满脸堆笑,“哎呦,这不是守护神大人吗!”
  郑老大:“那会不会有巧合呢?”
  叶萧舞动黑翼飞奔上来,“休想!”一剑劈在了尚炎周遭的光芒上,被弹了回去。
  郑老大正和从S市过来的举良谈事,三人在秘书的引领下惺惺进了屋。
  “我擦,砸场子!兄弟们,上!”
  “既然是正经商品,就不怕验,之前咱们也打过交道,你知道规矩,枪支没收,毒品摧毁,正常商品留下过路费后即可通过。”叶萧义正言辞,“让我的人去看看!”
  “那是自然!”
  尚炎牙根直痒痒,心想,“两年了,终于找到了!”
  叶萧摆手走掉,“别让我再看见你,全部烧掉!”
  叶萧:“尚炎,天下那么多不平事,何必对我如此执着?”
  尚炎:“王波,今日必除!”
  前方两个兄弟先赶过来动手,尚炎踹飞一个抓起另一个衣领,一个接一个的眼雷,将其打晕过去,随后拎着他转过身将他一推又跟了上去,抢过来一个手中的棍子,照脑袋就是一下,接后一抡打在另一个人的左耳上,回身又将身后那个一棍子干倒。
  尚炎:“怎么了,局长?”
  强大吸力并未轻易吸走叶萧,尚炎一波一波的放出剑气,叶萧被缓缓拖向尚炎,脚却未离地面半分。
  举良淡笑,“也许吧。”
  那人拿起棒球棍向尚炎抡来。尚炎近处一个眼雷,又一个眼雷,一脚踹飞。
  “要是交了之后,有人捣乱,你们能管吗?”一身便衣的尚炎在男子身后发问。
  百姓们围着叶萧和昔琳狂舞,两人也嗨了起来,一起扭动着身躯,好不快活,享受着这年轻人的夜生活。
  尚炎微转动剑,剑芒散出直冲过来,叶萧原地放出黑翼全部煞气,周遭包裹深黑。
  
  尚炎开车一路飙回警局,直奔局长室。
  “据说那人有个右边黑翼,只是未曾见过,不过在翁德镇中心处有他的雕像,雕像就是有单边翅膀的!”那人回到。
  “在我这,都用得上伪装啦?”叶萧无奈的笑了。那人额头渗出冷汗。
  尚炎停顿,看着屋顶上的两排人影,“挡我者,一并处死!”
  举良笑着撤了回去。
  郑商听后,露出阴冷的笑容。
  自从叶萧飞走之后,尚炎就魂牵梦绕的一直找寻他的下落,看着自己的同伴在眼前惨死的他愈加暴躁,回到A市后,执法更加严苛,A市帮派中人因惧怕他的剑,小动作明显减少,避免与他有任何摩擦。
  郑商想得脑袋都快大了,一直在思考,“那叶萧,到底什么来历,翁德三国交界,向来是连一个国家都不敢管的地儿,他不仅管了,而且还独霸一方,软硬不吃,做事决绝。”
  镇中百姓们也来到路上大喊,“叶萧加油,打败他,我们需要你!”
  尚炎的气息逐渐加重,他头顶上空渐渐出现七彩边缘的空洞,尚炎吃力的控制着一切。
  叶萧和昔琳在镇上闲逛,夜幕降临,叶萧领着昔琳进入了一家酒吧,听着摇摆的音乐,叶萧和昔琳也喝了点酒,叶萧没敢让昔琳多喝怕她受不了。
  尚炎开车一路飙回警局,直奔局长室。
  百姓们围着叶萧和昔琳狂舞,两人也嗨了起来,一起扭动着身躯,好不快活,享受着这年轻人的夜生活。
  “在我这,都用得上伪装啦?”叶萧无奈的笑了。那人额头渗出冷汗。
  尚炎的气息逐渐加重,他头顶上空渐渐出现七彩边缘的空洞,尚炎吃力的控制着一切。
  举良:“嗯,咱们的这个尚国也是!”
  昔琳始终不肯离去,在叶萧的身后的远处看着。
  听到喊声,在附近收费的四个兄弟,提着棒子赶了过来。
  听到喊声,在附近收费的四个兄弟,提着棒子赶了过来。
  举良淡笑,“也许吧。”
  叶萧怜爱的看着低头咯咯直笑的昔琳,忍不住吻了下她披肩的秀发。
  “我擦,砸场子!兄弟们,上!”
  “在我这,都用得上伪装啦?”叶萧无奈的笑了。那人额头渗出冷汗。
  叶萧警惕了起来,平时镇中人不会这么结队在道上横行的。
  叶萧:“听话!”
  那人连忙拦住,“不必验了,不必验了!”
  叶萧虽不知这是何物,但本能反应对方来势汹汹,心头惊诧,“你们快跑,越远越好!”叶萧赶快喊走民众。
  叶萧:“扔过来一个,我看看。”
  尚炎的气息逐渐加重,他头顶上空渐渐出现七彩边缘的空洞,尚炎吃力的控制着一切。
  那人带着两个人回到了国内,他们正是郑老大的手下。
  “在我这,都用得上伪装啦?”叶萧无奈的笑了。那人额头渗出冷汗。
  那人一惊连忙跪下,“饶命呀,饶命呀,再也不敢了!”
  那队人的领头人摆了下手,众人停下,自语道,“九龙剑?哼,有点意思。”
  “鱼罐头!”一人回头喊道。
  郑老大正和从S市过来的举良谈事,三人在秘书的引领下惺惺进了屋。
  尚炎:“这次,我一个人去!”
  尚炎挥舞九龙剑向屋顶划出一道可见的黄色剑气,剑气刚出,叶萧绽出翅膀,抽出幽冥剑朝黄色剑气砍去,抵挡了剑气。
  叶萧转过身盯着他的眼睛,举起右手,往前一指,“验一验,这次有多正经!”
  忽的,身后一声巨响,叶萧的雕像被劈两半掉落地上,听到响声的人们相继探出头来,查看情况。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举良:“不太会有巧合,那东西,天底下就那么一个,有巧合也得是左边的呀!”
  那人拿起棒球棍向尚炎抡来。尚炎近处一个眼雷,又一个眼雷,一脚踹飞。
  强大吸力并未轻易吸走叶萧,尚炎一波一波的放出剑气,叶萧被缓缓拖向尚炎,脚却未离地面半分。
  室内平静了下来。
  郑商突然想到什么,张口问道,“你之前说那人什么特点?”
  叶萧右手撑地,左手擦了下嘴角的血丝。
  “怎么?”那人瞪眼。
  那队人的领头人摆了下手,众人停下,自语道,“九龙剑?哼,有点意思。”
  那人连忙拦住,“不必验了,不必验了!”
  此时又响起了民众的欢呼,“打倒他,赶走他,守护神!”
  郑商突然想到什么,张口问道,“你之前说那人什么特点?”
  叶萧呆呆的看着向其走来的尚炎,似是疯癫。
  叶萧摆手走掉,“别让我再看见你,全部烧掉!”
  叶萧警惕了起来,平时镇中人不会这么结队在道上横行的。
  尚炎:“我是A市干警,尚炎。王波,你本罪恶逃犯,却在此立像歌颂,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你看,这,保护费也交了,以后可得好好保护这里呀!”
                                                            (第一卷,完)
  举良:“嗯,咱们的这个尚国也是!”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叶萧:“听话!”
  “也是,我说郑商呀,要不,咱们就换个路吧,增加点成本就增加点,也省心不是。”举良看着手中的杯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尚炎阴乐:“呵呵,王波,我就让你今夜覆灭!”
  扔掉棍子,尚炎蹲在那男子身旁,“大哥,你这,也没保护了呀!哎呀,这么废物呢!”
  “站住!再往前一步,我们就开枪了!”护卫队队长大喊警告。
  尚炎:“王波,今日必除!”
  话音刚落,提剑向尚炎劈来,尚炎横剑挡住,反手横扫一剑向叶萧下身划来,叶萧后撤躲闪。
  “郑老大,举老大,别提了,还是不行呀!货又被截住了,还警告我们不要再从翁德走了。”那人哭诉。
  “既然是正经商品,就不怕验,之前咱们也打过交道,你知道规矩,枪支没收,毒品摧毁,正常商品留下过路费后即可通过。”叶萧义正言辞,“让我的人去看看!”
  叶萧转过身盯着他的眼睛,举起右手,往前一指,“验一验,这次有多正经!”
  “鱼罐头!”一人回头喊道。
  尚炎双手握剑,弯膝重重插进地上。
  尚炎:“王波,今日必除!”
  “据说那人有个右边黑翼,只是未曾见过,不过在翁德镇中心处有他的雕像,雕像就是有单边翅膀的!”那人回到。
  叶萧:“昔琳,你也快走!”
  叶萧靠近尚炎,猛的一拳打破光芒,抓起尚炎的衣领,呵呵笑出,猛然收起煞气,两人直吸上去。在叶萧和尚炎刚起之时,余波剑气扫到远处哭泣的昔琳,在七彩空洞渐离之刻,昔琳也被吸了进去,地上的九龙剑和幽冥剑亦随主而去。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叶萧:“听话!”
  出来后,两个人的耳朵还都嗡嗡作响,彼此大声调侃耳膜的承受能力。
  扔掉棍子,尚炎蹲在那男子身旁,“大哥,你这,也没保护了呀!哎呀,这么废物呢!”
  叶萧:“尚炎,天下那么多不平事,何必对我如此执着?”
  举良淡笑,“也许吧。”
  那人:“呵呵,这回肯定是正经商品!”
  尚炎牙根直痒痒,心想,“两年了,终于找到了!”
  叶萧右手撑地,左手擦了下嘴角的血丝。
  尚炎双手握剑,弯膝重重插进地上。
  叶萧怜爱的看着低头咯咯直笑的昔琳,忍不住吻了下她披肩的秀发。
  叶萧:“扔过来一个,我看看。”
  那人一惊连忙跪下,“饶命呀,饶命呀,再也不敢了!”
  出来后,两个人的耳朵还都嗡嗡作响,彼此大声调侃耳膜的承受能力。
  尚炎:“怎么了,局长?”
  “哼,长进不少,会用拳头了!”尚炎冷嘲。
  “站住!再往前一步,我们就开枪了!”护卫队队长大喊警告。
  随后,尚炎拳脚相加叶萧,叶萧防,反击;尚炎防,后踹脚。
  五个人挨个摊位走,叫嚣收钱。“拿钱,要不给你的摊儿给掀了!”一人手中拿着棒球棍拍打在摊位上。“我这刚出摊不久,着实没有钱交保护费呀!”商贩求饶。
  尚炎双手握剑,弯膝重重插进地上。
  此时又响起了民众的欢呼,“打倒他,赶走他,守护神!”
  郑老大:“老良,你说会不会是,之前咱们追杀过的那个王波呀,我记得追杀王波时也听手下人说过,王波后背有个诡异黒翅。”
  话音刚落,提剑向尚炎劈来,尚炎横剑挡住,反手横扫一剑向叶萧下身划来,叶萧后撤躲闪。
  尚炎的气息逐渐加重,他头顶上空渐渐出现七彩边缘的空洞,尚炎吃力的控制着一切。
  尚炎停顿,看着屋顶上的两排人影,“挡我者,一并处死!”
  尚炎给过钱,那人刚要走,尚炎叫住他,“大哥,等等。”
  路灯下的昔琳,夜风撩拨着她的秀发。
  在百姓心中,他不仅是英雄,更是守护这里的神!
  那队人的领头人摆了下手,众人停下,自语道,“九龙剑?哼,有点意思。”
  那人紧张的心弦终于松了口气,刚才叶萧的怒气着实将他吓得不轻。这两年间,他们尝试了各种办法:贿赂,叶萧不吃这一套;硬拼,又打不过他。
  郑商突然想到什么,张口问道,“你之前说那人什么特点?”
  叶萧:“昔琳,你也快走!”
  尚炎越听越气,“你们特么都是疯了吗?”
  “在我这,都用得上伪装啦?”叶萧无奈的笑了。那人额头渗出冷汗。
  那人连忙拦住,“不必验了,不必验了!”
  尚炎:“王波,今日必除!”
  那队人的领头人摆了下手,众人停下,自语道,“九龙剑?哼,有点意思。”
  叶萧突然收笑,抬头看到前方走来一队人,凌乱整齐,缓缓逼近。
  “怎么?”那人瞪眼。
  叶萧:“尚炎,天下那么多不平事,何必对我如此执着?”
  
  那人带着两个人回到了国内,他们正是郑老大的手下。
  叶萧转过身盯着他的眼睛,举起右手,往前一指,“验一验,这次有多正经!”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惊悚直播

欢迎大家来到超级惊悚直播间,只能给你们一个忠告——小心身后!

作者:宇文长弓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特种兵秦剑锋以文艺兵吹箫手的身份退伍,他是个命犯桃花的人。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教父

血,在沸腾!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破烂王

就因为你是收破烂的,我才被人看不起,我恨你!

作者:牛肉米粉
标签:都市

枭雄

我有个白富美老婆,但我的生活过的一点都不好……

作者:万道光芒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