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章 裂开的脸

作者:公子麟钰  发布时间:2017-04-20 22:13  字数:3104 

  窗外雷雨大作,雨声敲打着窗户,杂乱无章。原本这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但是宿舍内的伞个人都能够清晰的听到夹杂在雨滴声中,更为明显的声音。
  大学的课堂总是无聊的,三个人心里都藏着些事情,所以感觉时间过得十分的缓慢。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节课下课,沉闷的教师终于响起了欢呼声。
  “这是你们的新舍友,你们互相认识一下,以后要好好相处。”舍管留下这么一句话,也没有管其他人是什么反应,就昂着头出去了。
  当灯再一次亮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或发出任何惊叫,大概是吓得发不出声音了。
  大学的课堂总是无聊的,三个人心里都藏着些事情,所以感觉时间过得十分的缓慢。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节课下课,沉闷的教师终于响起了欢呼声。
  大学的课堂总是无聊的,三个人心里都藏着些事情,所以感觉时间过得十分的缓慢。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节课下课,沉闷的教师终于响起了欢呼声。
  王清霖扁了扁嘴,没有反驳,但是心里却也不怎么高兴。因为她并没有说谎。每夜的梦里,都会有一件红色的长裙在空中飘荡,最后不知怎么就套到了自己身上。而与此相伴的是那熟悉的滴水声。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不过这几天还是不要穿红色的衣服了,省的晦气。她在心里想着...不过,事情却远远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当灯再一次亮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或发出任何惊叫,大概是吓得发不出声音了。
  “看错了吧!”正当她对自己进行心里暗示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门外竟然是舍管老师,只见她身后跟着一个没有见过的女生,看不清模样。
  “这是乔欣,以后就正式转到我们系了。”大学转系生远远没有像初高中介绍的那样隆重,所以老师只是稍稍提了一句,就继续上课了。
  三个人打量了一下那个新来的女生: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苍白的半个脸,唇色也是淡淡的,仿佛没有任何血色。双眼无神注视着宿舍的一切,注视着每一个人,但是又仿佛只是在发呆。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不过这几天还是不要穿红色的衣服了,省的晦气。她在心里想着...不过,事情却远远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门外竟然是舍管老师,只见她身后跟着一个没有见过的女生,看不清模样。
  “你看...”不知为何,屈夕洋觉得王清霖说话的语气中,有一丝恐惧。
  在王清霖焦急的拿去修理店的时候,不知有没有想过,她或许再也没有机会来取它了。
  三个人打量了一下那个新来的女生: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苍白的半个脸,唇色也是淡淡的,仿佛没有任何血色。双眼无神注视着宿舍的一切,注视着每一个人,但是又仿佛只是在发呆。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同学们,我们占用晚自习的时间来把物理实验做一下吧!”老师在同学们哀嚎声中,将实验器材放在讲台。
  由于手机拿去修理了,所以王清霖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无所事事。
  “在学校明目张胆的找法师,不是找抽么!”屈夕洋翻了一个白眼反驳道,但是语气似乎也不是那么轻松。
  奇怪的笑声从她的喉咙里发出,在窗外暗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诡异。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不过这几天还是不要穿红色的衣服了,省的晦气。她在心里想着...不过,事情却远远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看错了吧!”正当她对自己进行心里暗示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一夜无话,三个人表面上都在安静的睡着,可是他们心里所想的,只有自己知道。而此时的窗外也同样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我的手机怎么了?”一清早,王清霖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起来,就大叫一声。
  可是她的穿着不属于班里的任何一个人,因为她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裙...
  脸上的五官血肉模糊,像是脸皮被生生撕扯下来。本应该是嘴巴的地方,裂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直至后脑,只靠一点头皮堪堪连着,没让山半部分的脑袋掉下来。勉强可以算是嘴角的地方向上勾起,好像在笑。粘稠的液体顺着那里流下,留下了一路印记。
  不知从何时起,H大六楼的一个宿舍,每夜都会响起若有若无的滴水声。每一个声音都像是如一曲无言的镇魂歌,安抚着枉死的生灵。
  “同学们,我们占用晚自习的时间来把物理实验做一下吧!”老师在同学们哀嚎声中,将实验器材放在讲台。
  脸上的五官血肉模糊,像是脸皮被生生撕扯下来。本应该是嘴巴的地方,裂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直至后脑,只靠一点头皮堪堪连着,没让山半部分的脑袋掉下来。勉强可以算是嘴角的地方向上勾起,好像在笑。粘稠的液体顺着那里流下,留下了一路印记。
  由于手机拿去修理了,所以王清霖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无所事事。
  “看错了吧!”正当她对自己进行心里暗示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我的手机怎么了?”一清早,王清霖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起来,就大叫一声。
  眼皮已经完全不见,露出黑漆漆的眼眶和一颗黑白分明的眼球在眼眶中随着尸体的摇晃的幅度颤动,仿佛随时可能掉下来。另一只眼球被腐蚀脱落,掉落在了嘴里。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了不知名的红色液体。
  “啊!”在嘈杂声中,一个垂死尖叫的声音,显得分外明显。紧接着就是“咯咯咯咯”的类似笑声的。
  “这是乔欣,以后就正式转到我们系了。”大学转系生远远没有像初高中介绍的那样隆重,所以老师只是稍稍提了一句,就继续上课了。
  由于手机拿去修理了,所以王清霖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无所事事。
  可是,当舍管老师刚迈出宿舍门,又返回来对她们说“对了,她身体不太好,麻烦你们多照顾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虽说不上恐怖,但还是带着些丝丝的恐惧。
  “你看...”不知为何,屈夕洋觉得王清霖说话的语气中,有一丝恐惧。
  “在学校明目张胆的找法师,不是找抽么!”屈夕洋翻了一个白眼反驳道,但是语气似乎也不是那么轻松。
  眼皮已经完全不见,露出黑漆漆的眼眶和一颗黑白分明的眼球在眼眶中随着尸体的摇晃的幅度颤动,仿佛随时可能掉下来。另一只眼球被腐蚀脱落,掉落在了嘴里。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了不知名的红色液体。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啊!”在嘈杂声中,一个垂死尖叫的声音,显得分外明显。紧接着就是“咯咯咯咯”的类似笑声的。
  “这是你们的新舍友,你们互相认识一下,以后要好好相处。”舍管留下这么一句话,也没有管其他人是什么反应,就昂着头出去了。
  在王清霖焦急的拿去修理店的时候,不知有没有想过,她或许再也没有机会来取它了。
  在教室的窗户上,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不知靠什么力量被挂在那里在随风摇晃。斑驳的影子由于教室中的学生和书桌而显得四分五裂。
  乔欣是后来的,所以并没有坐在另外三个人的附近,而是自己坐在教室的角落。他们三个人的声音很小,并没有打扰到别人,不知道是因为礼貌还是谈话的内容。
  “可是,那该怎么办啊?”王清霖刚说完,屈夕洋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宿舍的两个人就听到窗外滴水声骤然停止,只剩下了不间断的滴水声,宿舍一瞬间寂静的可怕。
  “这是乔欣,以后就正式转到我们系了。”大学转系生远远没有像初高中介绍的那样隆重,所以老师只是稍稍提了一句,就继续上课了。
  可是,当舍管老师刚迈出宿舍门,又返回来对她们说“对了,她身体不太好,麻烦你们多照顾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虽说不上恐怖,但还是带着些丝丝的恐惧。
  “怎么办,最近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条红裙,就和...”接下来的话,王清霖没有说出,不过他相信其他的两个人清楚。
  在王清霖焦急的拿去修理店的时候,不知有没有想过,她或许再也没有机会来取它了。
  可是,当舍管老师刚迈出宿舍门,又返回来对她们说“对了,她身体不太好,麻烦你们多照顾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虽说不上恐怖,但还是带着些丝丝的恐惧。
  可是她的穿着不属于班里的任何一个人,因为她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裙...
  “乔欣。”空灵的声音从毫无血色的嘴唇里散开,触碰着每个人的神经。
  “这是乔欣,以后就正式转到我们系了。”大学转系生远远没有像初高中介绍的那样隆重,所以老师只是稍稍提了一句,就继续上课了。
  当灯再一次亮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或发出任何惊叫,大概是吓得发不出声音了。
  恍惚间,她看到了厕所的门前,有一抹红色身影闪过,但等她揉揉眼睛后,又无影无踪。
  可是她的穿着不属于班里的任何一个人,因为她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裙...
  “啊!”在嘈杂声中,一个垂死尖叫的声音,显得分外明显。紧接着就是“咯咯咯咯”的类似笑声的。
  “你...你别胡说...”白丽媛结巴了一下,但是还是强硬的说道,成功的阻止了王清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当灯再一次亮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或发出任何惊叫,大概是吓得发不出声音了。
  班级里新来了一个女生,这个郁律也注意到了。他心里清楚,他和这个女生并没有见过面,但是却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莫名的熟悉感,或者说是熟悉的恐惧...
  乔欣是后来的,所以并没有坐在另外三个人的附近,而是自己坐在教室的角落。他们三个人的声音很小,并没有打扰到别人,不知道是因为礼貌还是谈话的内容。
  三个人打量了一下那个新来的女生: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苍白的半个脸,唇色也是淡淡的,仿佛没有任何血色。双眼无神注视着宿舍的一切,注视着每一个人,但是又仿佛只是在发呆。
  三个人强颜欢笑的应付着其他的同学,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
  “可是,那该怎么办啊?”王清霖刚说完,屈夕洋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宿舍的两个人就听到窗外滴水声骤然停止,只剩下了不间断的滴水声,宿舍一瞬间寂静的可怕。
  乔欣是后来的,所以并没有坐在另外三个人的附近,而是自己坐在教室的角落。他们三个人的声音很小,并没有打扰到别人,不知道是因为礼貌还是谈话的内容。
  眼皮已经完全不见,露出黑漆漆的眼眶和一颗黑白分明的眼球在眼眶中随着尸体的摇晃的幅度颤动,仿佛随时可能掉下来。另一只眼球被腐蚀脱落,掉落在了嘴里。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了不知名的红色液体。
  “怎么办,最近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条红裙,就和...”接下来的话,王清霖没有说出,不过他相信其他的两个人清楚。
  “乔欣。”空灵的声音从毫无血色的嘴唇里散开,触碰着每个人的神经。
  “可是,那该怎么办啊?”王清霖刚说完,屈夕洋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宿舍的两个人就听到窗外滴水声骤然停止,只剩下了不间断的滴水声,宿舍一瞬间寂静的可怕。
  由于乔欣是新转来的,之前她们没有见过一面,所以可以说是一个陌生人。而且她那苍白的脸色带个她们的印象实在不算好,所以那天晚上,屈夕洋,王清霖,白丽媛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床上开卧谈会,而是在在滴水声来之前,就早早的睡了。
  由于乔欣是新转来的,之前她们没有见过一面,所以可以说是一个陌生人。而且她那苍白的脸色带个她们的印象实在不算好,所以那天晚上,屈夕洋,王清霖,白丽媛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床上开卧谈会,而是在在滴水声来之前,就早早的睡了。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在教室的窗户上,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不知靠什么力量被挂在那里在随风摇晃。斑驳的影子由于教室中的学生和书桌而显得四分五裂。
  “这是乔欣,以后就正式转到我们系了。”大学转系生远远没有像初高中介绍的那样隆重,所以老师只是稍稍提了一句,就继续上课了。
  “嗞嗞嗞”的声音和焦糊的气味,充斥着每个人的神经。而它们的主人,就是窗户上的她。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而这时每当一抹红色的身影,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一个宿舍的外面,隔着窗帘,静静的看着里面的三个人。仅存的一只眼睛,满是混浊,无喜无悲。
  “啊!”在嘈杂声中,一个垂死尖叫的声音,显得分外明显。紧接着就是“咯咯咯咯”的类似笑声的。
  “同学们,我们占用晚自习的时间来把物理实验做一下吧!”老师在同学们哀嚎声中,将实验器材放在讲台。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我的手机怎么了?”一清早,王清霖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起来,就大叫一声。
  “啊!”在嘈杂声中,一个垂死尖叫的声音,显得分外明显。紧接着就是“咯咯咯咯”的类似笑声的。
  一张面无表情苍白的脸,配上她红色的睡裙,显得说不出的诡异。吓得白丽媛向后退了一步,还差点叫出声。
  在教室的窗户上,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不知靠什么力量被挂在那里在随风摇晃。斑驳的影子由于教室中的学生和书桌而显得四分五裂。
  窗外雷雨大作,雨声敲打着窗户,杂乱无章。原本这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但是宿舍内的伞个人都能够清晰的听到夹杂在雨滴声中,更为明显的声音。
  “怎么了?”疑惑的接过手机,只见手机屏幕上没有了任何功能,能看到的,只有血红的一片,似乎还在流动。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不过这几天还是不要穿红色的衣服了,省的晦气。她在心里想着...不过,事情却远远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你看...”不知为何,屈夕洋觉得王清霖说话的语气中,有一丝恐惧。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我的手机怎么了?”一清早,王清霖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起来,就大叫一声。
  “还是床上舒服啊!”不知是谁嘟囔了一句,但紧接着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大白,你听,这是什么声音?”一床屈夕洋战战兢兢的说。
  眼皮已经完全不见,露出黑漆漆的眼眶和一颗黑白分明的眼球在眼眶中随着尸体的摇晃的幅度颤动,仿佛随时可能掉下来。另一只眼球被腐蚀脱落,掉落在了嘴里。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了不知名的红色液体。
  在教室的窗户上,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不知靠什么力量被挂在那里在随风摇晃。斑驳的影子由于教室中的学生和书桌而显得四分五裂。
  当灯再一次亮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或发出任何惊叫,大概是吓得发不出声音了。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不过这几天还是不要穿红色的衣服了,省的晦气。她在心里想着...不过,事情却远远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王清霖扁了扁嘴,没有反驳,但是心里却也不怎么高兴。因为她并没有说谎。每夜的梦里,都会有一件红色的长裙在空中飘荡,最后不知怎么就套到了自己身上。而与此相伴的是那熟悉的滴水声。
  “还是床上舒服啊!”不知是谁嘟囔了一句,但紧接着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哪,哪里有什么声音?没事憋瞎BB,自己吓唬自己,快睡觉。”被称为大白的是此时宿舍的二床,她听到同伴的叫声之后,不是畏惧,也不是安慰,而是逃避似的愤怒,然后也不等对方的反应就翻了个身,用被子将头蒙住。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诡异的声音,但黑暗中无法看清。
  “可是,那该怎么办啊?”王清霖刚说完,屈夕洋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宿舍的两个人就听到窗外滴水声骤然停止,只剩下了不间断的滴水声,宿舍一瞬间寂静的可怕。
  在王清霖焦急的拿去修理店的时候,不知有没有想过,她或许再也没有机会来取它了。
  一夜无话,三个人表面上都在安静的睡着,可是他们心里所想的,只有自己知道。而此时的窗外也同样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当灯再一次亮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或发出任何惊叫,大概是吓得发不出声音了。
  而这时每当一抹红色的身影,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一个宿舍的外面,隔着窗帘,静静的看着里面的三个人。仅存的一只眼睛,满是混浊,无喜无悲。
  “这是乔欣,以后就正式转到我们系了。”大学转系生远远没有像初高中介绍的那样隆重,所以老师只是稍稍提了一句,就继续上课了。
  “还是床上舒服啊!”不知是谁嘟囔了一句,但紧接着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怎么办,最近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条红裙,就和...”接下来的话,王清霖没有说出,不过他相信其他的两个人清楚。
  “可是,那该怎么办啊?”王清霖刚说完,屈夕洋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宿舍的两个人就听到窗外滴水声骤然停止,只剩下了不间断的滴水声,宿舍一瞬间寂静的可怕。
  由于手机拿去修理了,所以王清霖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无所事事。
  由于乔欣是新转来的,之前她们没有见过一面,所以可以说是一个陌生人。而且她那苍白的脸色带个她们的印象实在不算好,所以那天晚上,屈夕洋,王清霖,白丽媛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床上开卧谈会,而是在在滴水声来之前,就早早的睡了。
  “这是你们的新舍友,你们互相认识一下,以后要好好相处。”舍管留下这么一句话,也没有管其他人是什么反应,就昂着头出去了。
  “同学们,我们占用晚自习的时间来把物理实验做一下吧!”老师在同学们哀嚎声中,将实验器材放在讲台。
  “这是乔欣,以后就正式转到我们系了。”大学转系生远远没有像初高中介绍的那样隆重,所以老师只是稍稍提了一句,就继续上课了。
  可是,当舍管老师刚迈出宿舍门,又返回来对她们说“对了,她身体不太好,麻烦你们多照顾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虽说不上恐怖,但还是带着些丝丝的恐惧。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脸上的五官血肉模糊,像是脸皮被生生撕扯下来。本应该是嘴巴的地方,裂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直至后脑,只靠一点头皮堪堪连着,没让山半部分的脑袋掉下来。勉强可以算是嘴角的地方向上勾起,好像在笑。粘稠的液体顺着那里流下,留下了一路印记。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诡异的声音,但黑暗中无法看清。
  “在学校明目张胆的找法师,不是找抽么!”屈夕洋翻了一个白眼反驳道,但是语气似乎也不是那么轻松。
  可是,当舍管老师刚迈出宿舍门,又返回来对她们说“对了,她身体不太好,麻烦你们多照顾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虽说不上恐怖,但还是带着些丝丝的恐惧。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当灯再一次亮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或发出任何惊叫,大概是吓得发不出声音了。

  不知从何时起,H大六楼的一个宿舍,每夜都会响起若有若无的滴水声。每一个声音都像是如一曲无言的镇魂歌,安抚着枉死的生灵。

  而这时每当一抹红色的身影,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一个宿舍的外面,隔着窗帘,静静的看着里面的三个人。仅存的一只眼睛,满是混浊,无喜无悲。

  “大白,你听,这是什么声音?”一床屈夕洋战战兢兢的说。

  “哪,哪里有什么声音?没事憋瞎BB,自己吓唬自己,快睡觉。”被称为大白的是此时宿舍的二床,她听到同伴的叫声之后,不是畏惧,也不是安慰,而是逃避似的愤怒,然后也不等对方的反应就翻了个身,用被子将头蒙住。

  窗外雷雨大作,雨声敲打着窗户,杂乱无章。原本这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但是宿舍内的伞个人都能够清晰的听到夹杂在雨滴声中,更为明显的声音。

  王清霖扁了扁嘴,没有反驳,但是心里却也不怎么高兴。因为她并没有说谎。每夜的梦里,都会有一件红色的长裙在空中飘荡,最后不知怎么就套到了自己身上。而与此相伴的是那熟悉的滴水声。

  “你们说,我们要不要找一个大法师...”三床的王清霖萎缩在床角,战战兢兢的说道。因为,现在的状况,实在是不得不让他们想起宿舍的第四个人。

  “在学校明目张胆的找法师,不是找抽么!”屈夕洋翻了一个白眼反驳道,但是语气似乎也不是那么轻松。

  “可是,那该怎么办啊?”王清霖刚说完,屈夕洋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宿舍的两个人就听到窗外滴水声骤然停止,只剩下了不间断的滴水声,宿舍一瞬间寂静的可怕。

  “不管了,睡吧!明天还有课。”突然地寂静让屈夕洋凭空打了个冷颤。可是,两个人也不敢再说什么。

  一夜无话,三个人表面上都在安静的睡着,可是他们心里所想的,只有自己知道。而此时的窗外也同样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大学的课堂总是无聊的,三个人心里都藏着些事情,所以感觉时间过得十分的缓慢。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节课下课,沉闷的教师终于响起了欢呼声。

  三个人强颜欢笑的应付着其他的同学,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

  “还是床上舒服啊!”不知是谁嘟囔了一句,但紧接着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谁阿!”真是的。屈夕洋离门最近,所以她也就自觉地下床,开门。

  门外竟然是舍管老师,只见她身后跟着一个没有见过的女生,看不清模样。

  “啊!”在嘈杂声中,一个垂死尖叫的声音,显得分外明显。紧接着就是“咯咯咯咯”的类似笑声的。

  舍管老师是一个半老徐娘,平时自命清高,对学生也是趾高气昂。所以她们对这个老师并不感冒。可是碍于她是老师的身份,也只能勉强应付。

  “这是你们的新舍友,你们互相认识一下,以后要好好相处。”舍管留下这么一句话,也没有管其他人是什么反应,就昂着头出去了。

  “谁阿!”真是的。屈夕洋离门最近,所以她也就自觉地下床,开门。

  可是,当舍管老师刚迈出宿舍门,又返回来对她们说“对了,她身体不太好,麻烦你们多照顾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虽说不上恐怖,但还是带着些丝丝的恐惧。

  “这是乔欣,以后就正式转到我们系了。”大学转系生远远没有像初高中介绍的那样隆重,所以老师只是稍稍提了一句,就继续上课了。

  三个人打量了一下那个新来的女生: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苍白的半个脸,唇色也是淡淡的,仿佛没有任何血色。双眼无神注视着宿舍的一切,注视着每一个人,但是又仿佛只是在发呆。

  “乔欣。”空灵的声音从毫无血色的嘴唇里散开,触碰着每个人的神经。

  “额,欢迎,欢迎!”三个人客套了两句,为了面上能过得去,然后就各自做各自的事了。

  “你看...”不知为何,屈夕洋觉得王清霖说话的语气中,有一丝恐惧。

  由于乔欣是新转来的,之前她们没有见过一面,所以可以说是一个陌生人。而且她那苍白的脸色带个她们的印象实在不算好,所以那天晚上,屈夕洋,王清霖,白丽媛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床上开卧谈会,而是在在滴水声来之前,就早早的睡了。

  眼皮已经完全不见,露出黑漆漆的眼眶和一颗黑白分明的眼球在眼眶中随着尸体的摇晃的幅度颤动,仿佛随时可能掉下来。另一只眼球被腐蚀脱落,掉落在了嘴里。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了不知名的红色液体。

  “真是的,好不容易能好好睡一觉,晚上还闹肚子。”白丽媛迷迷糊糊的醒来,嘴里嘟囔着。

  恍惚间,她看到了厕所的门前,有一抹红色身影闪过,但等她揉揉眼睛后,又无影无踪。

  “看错了吧!”正当她对自己进行心里暗示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在教室的窗户上,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不知靠什么力量被挂在那里在随风摇晃。斑驳的影子由于教室中的学生和书桌而显得四分五裂。

  可是,当舍管老师刚迈出宿舍门,又返回来对她们说“对了,她身体不太好,麻烦你们多照顾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虽说不上恐怖,但还是带着些丝丝的恐惧。

  一张面无表情苍白的脸,配上她红色的睡裙,显得说不出的诡异。吓得白丽媛向后退了一步,还差点叫出声。

  大学的课堂总是无聊的,三个人心里都藏着些事情,所以感觉时间过得十分的缓慢。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节课下课,沉闷的教师终于响起了欢呼声。

  在王清霖焦急的拿去修理店的时候,不知有没有想过,她或许再也没有机会来取它了。

  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乔欣。“你啊,吓我一跳。”虽然是室友,可是还没有熟到攀谈的地步,只是略带玩笑色抱怨了一下,就进了厕所。

  由于手机拿去修理了,所以王清霖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无所事事。

  所以,她错过了,在她转过头的那一瞬间,乔欣的嘴以不正常的角度向耳根裂开。并且一只眼直直的看着她,眼里溢满了狠戾,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她撕的粉碎。而另一只眼的瞳孔却四处张望,忽然眼白处渐渐渗出血色,布满这个眼球,顺着眼眶流至不能称为嘴角的伤口处。血色的瞳孔四处张望,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还是床上舒服啊!”不知是谁嘟囔了一句,但紧接着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班级里新来了一个女生,这个郁律也注意到了。他心里清楚,他和这个女生并没有见过面,但是却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莫名的熟悉感,或者说是熟悉的恐惧...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这是乔欣,以后就正式转到我们系了。”大学转系生远远没有像初高中介绍的那样隆重,所以老师只是稍稍提了一句,就继续上课了。

  郁律趁着老师讲课的空档,悄悄地往后看去,发现乔欣的身上穿着一条黑红交错的长裙,虽然颜色很诡异,但是乔欣穿上却有一种莫名的和谐。

  “怎么办,最近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条红裙,就和...”接下来的话,王清霖没有说出,不过他相信其他的两个人清楚。

  “怎么办,最近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条红裙,就和...”接下来的话,王清霖没有说出,不过他相信其他的两个人清楚。

  乔欣是后来的,所以并没有坐在另外三个人的附近,而是自己坐在教室的角落。他们三个人的声音很小,并没有打扰到别人,不知道是因为礼貌还是谈话的内容。

  “你...你别胡说...”白丽媛结巴了一下,但是还是强硬的说道,成功的阻止了王清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王清霖扁了扁嘴,没有反驳,但是心里却也不怎么高兴。因为她并没有说谎。每夜的梦里,都会有一件红色的长裙在空中飘荡,最后不知怎么就套到了自己身上。而与此相伴的是那熟悉的滴水声。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不过这几天还是不要穿红色的衣服了,省的晦气。她在心里想着...不过,事情却远远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我的手机怎么了?”一清早,王清霖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起来,就大叫一声。

  “你tmd干什么?大早上就发神经。”屈夕洋和她比较熟,说话也不是那么注意,直接一个粗口就爆了出去。

  “你看...”不知为何,屈夕洋觉得王清霖说话的语气中,有一丝恐惧。

  “我的手机怎么了?”一清早,王清霖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起来,就大叫一声。

  “怎么了?”疑惑的接过手机,只见手机屏幕上没有了任何功能,能看到的,只有血红的一片,似乎还在流动。

  在王清霖焦急的拿去修理店的时候,不知有没有想过,她或许再也没有机会来取它了。

  由于手机拿去修理了,所以王清霖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无所事事。

  “同学们,我们占用晚自习的时间来把物理实验做一下吧!”老师在同学们哀嚎声中,将实验器材放在讲台。

  王清霖原本就因为手机去修理了,无所事事,所以只能盯着黑板发呆,心里也是幸灾乐祸。这下你们都不能玩了吧!而郁律却是急忙将手中的手机掩饰,因为此时他正在和沈恕通话。

  ‘你等一下。’这句话还没有对沈恕说出口,就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的手机怎么了?”一清早,王清霖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起来,就大叫一声。

  门外竟然是舍管老师,只见她身后跟着一个没有见过的女生,看不清模样。

  正当老师把浓硫酸倒如烧杯中准备让它起反应的时候。教室的灯泡,突然‘崩’的一声,灭掉了。

  教室瞬间陷入到黑暗当中,同学们发出惊恐的叫声,甚至出现女生的啜泣。

  “啊!”在嘈杂声中,一个垂死尖叫的声音,显得分外明显。紧接着就是“咯咯咯咯”的类似笑声的。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诡异的声音,但黑暗中无法看清。

  当灯再一次亮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惊悚的一幕,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或发出任何惊叫,大概是吓得发不出声音了。

  在教室的窗户上,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不知靠什么力量被挂在那里在随风摇晃。斑驳的影子由于教室中的学生和书桌而显得四分五裂。

  “嗞嗞嗞”的声音和焦糊的气味,充斥着每个人的神经。而它们的主人,就是窗户上的她。

  脸上的五官血肉模糊,像是脸皮被生生撕扯下来。本应该是嘴巴的地方,裂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直至后脑,只靠一点头皮堪堪连着,没让山半部分的脑袋掉下来。勉强可以算是嘴角的地方向上勾起,好像在笑。粘稠的液体顺着那里流下,留下了一路印记。

  眼皮已经完全不见,露出黑漆漆的眼眶和一颗黑白分明的眼球在眼眶中随着尸体的摇晃的幅度颤动,仿佛随时可能掉下来。另一只眼球被腐蚀脱落,掉落在了嘴里。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了不知名的红色液体。

  奇怪的笑声从她的喉咙里发出,在窗外暗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诡异。

  可是她的穿着不属于班里的任何一个人,因为她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裙...
  门外竟然是舍管老师,只见她身后跟着一个没有见过的女生,看不清模样。
  “还是床上舒服啊!”不知是谁嘟囔了一句,但紧接着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可是,当舍管老师刚迈出宿舍门,又返回来对她们说“对了,她身体不太好,麻烦你们多照顾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虽说不上恐怖,但还是带着些丝丝的恐惧。
  三个人强颜欢笑的应付着其他的同学,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
  “额,欢迎,欢迎!”三个人客套了两句,为了面上能过得去,然后就各自做各自的事了。
  “谁阿!”真是的。屈夕洋离门最近,所以她也就自觉地下床,开门。
  三个人打量了一下那个新来的女生: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苍白的半个脸,唇色也是淡淡的,仿佛没有任何血色。双眼无神注视着宿舍的一切,注视着每一个人,但是又仿佛只是在发呆。
  “大白,你听,这是什么声音?”一床屈夕洋战战兢兢的说。
  一张面无表情苍白的脸,配上她红色的睡裙,显得说不出的诡异。吓得白丽媛向后退了一步,还差点叫出声。
  可是,当舍管老师刚迈出宿舍门,又返回来对她们说“对了,她身体不太好,麻烦你们多照顾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虽说不上恐怖,但还是带着些丝丝的恐惧。
  “大白,你听,这是什么声音?”一床屈夕洋战战兢兢的说。
  “我的手机怎么了?”一清早,王清霖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起来,就大叫一声。
  门外竟然是舍管老师,只见她身后跟着一个没有见过的女生,看不清模样。
  “我的手机怎么了?”一清早,王清霖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起来,就大叫一声。
  “你看...”不知为何,屈夕洋觉得王清霖说话的语气中,有一丝恐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绑架全人类

在危急时刻吴清晨的每一秒,就是整个地球的下一秒……

作者:小雨清晨
标签:科幻

苗疆蛊事2

苗疆青年陆言,回乡途中,误被人害,下了恐怖之蛊……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标签:悬疑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蛊夫

我大二那年暑假回校,因赶时间坐错车,竟流落到小山村……

作者:月蓉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特种兵以文艺兵的身份退伍,大学里邂逅美女老师……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尸姐请留步

奇异生物降临,地球变成丧尸世界,人类危机爆发……

作者:竹筒夫子
标签:科幻

隐藏